黄少天中心
以剑之名,愿你喧嚣罔闻
 

【叶黄】小妖精

【叶黄】小妖精

 

*内容提要:叶修第一次见黄少天的时候黄少天就戴着cosplay的毛耳朵和毛尾巴。叶修心想,好一个中二少年。

 

魏琛一开始挤眉弄眼、满目猥琐说要介绍“小朋友”给叶修认识,异常热心于帮叶修解决人生大事的时候,叶修是拒绝的。

就魏琛?他哪里会好心介绍什么小朋友,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小妖怪整人看笑话还差不多。更何况叶修一点没有脱单的想法,单着就单着吧,有什么不好的。

于是不怎么理睬。

没想到魏琛这次是用生命在卖安利。叶修遛狗碰到他的时候他叨叨,上下班瞧见了也跑过来叨叨,没事微信上叨叨,有事大晚上上门来叨叨。日叨叨夜叨叨,如此坚持不懈持之以恒,弹棉花似的砰砰把叶修一开始的“十动然拒”给弹松动了。

“不是我说,你们就先见一面又怎么了,多大点事儿?”魏琛搓搓手如是说。

和魏琛日夜猥琐骚扰相比,见个小朋友确实不算个事儿。叶修半被迫地同意了。

 

是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煦。魏琛约的那家烤肉店叶修之前没去过,找地方耽误了点儿时间,赶到的时候远远瞧见魏琛和一个年轻男人已经站在门口等位子。那年轻男人抬起头,顺着叶修的方向看过来。

叶修和男人看对眼。然后叶修一愣。

魏琛说给他介绍一个小朋友认识,和俩奔三叔叔相比这人还真称得上一个小朋友。

浓眉大眼,唇红齿白,嫩生生的和一锅豆腐似的,整个人瞧上去既水灵又光鲜,二十出头的模样。那青春洋溢的劲头跟拉开窗户陡然落入眼睛的阳光一般,终日只能见到魏琛之流的叶修被闪了一下。

叶修看着可口的小鲜肉内心感概魏琛真难得靠谱了一回,点赞。

然后他才注意到小鲜肉脑袋上顶着一对毛绒绒的耳朵,以及腰后面绑着一个似乎充当尾巴的毛枕头。

一瞬间叶修以为自己被小鲜肉的鲜活气息冲击到眼花。他闭上眼睛默数三秒,睁开眼。毛耳朵还在那,毛枕头也还在那。

叶修沉默,取消内心给魏琛点的那个赞,暗道魏琛从哪个漫展上拖来一个cos行头都没换下来的中二少年。

他停下脚步,想转身就走装作不认识这俩,结果中二少年突然冲他咧嘴笑了一下,露出一对小虎牙。那小小的白尖看得叶修心头一痒痒。

一失足成千古恨,一错念结万古愁。叶修就一不小心被俩小尖牙勾的春心萌动了一下,没有经受住上天给他清心寡欲的考验。然后他就被魏琛看到了。

魏琛将他强行拖进店里,拍着他的肩膀对小鲜肉说今天烤肉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叶老板来买单。

叶修想说不我不是魏琛你在说谁,就见对面小鲜肉露出俩虎牙笑嘻嘻地说:“真的假的?那谢谢叶老板了。”

于是叶修硬生生把心头上涌的一口老血给咽了回去,暗中摸摸钱包厚度,冷淡道:“嗯,随便点。”

 

小鲜肉拿了菜单开始随便点,点完了叶修拿过来菜单一看:

鸡心二十串。鸡翅二十串。鸡腿二十串。鸡胸肉二十串。凤爪二十个。麻辣鸡杂两碗。

一连串烤鸡相关的东西看得叶修眼睛发花,好似一群老母鸡在面前咯咯咯地飞奔而过。

他对小鲜肉委婉道:“这点的都是荤的,咱叫炒两个素菜吧。”

就见小鲜肉眨眨圆溜溜亮晶晶的眼睛,说:“叶老板给自己和老魏也叫两荤的吧。不然你们只吃素,多可怜啊。”

叶修:“……哦。”感情这一百多串各种烤鸡都是小鲜肉给自己点的。他斟酌了一下,叫了两瓶啤酒,一边喝一边看着小鲜肉一串一串接一串,不带停顿,吃出了节奏。

叶修感觉到不对,暗中示意老魏:说好的介绍一下?怎么光吃上了一句话都不讲?小鲜肉姓谁名谁哪里人士速速报上。

哪知道魏琛只是从沉默寡言专心吃串串的小鲜肉手下抢来两烤鸡腿塞进叶修手里,一脸沉痛:“老叶啊,快吃,珍惜此时此刻的宁静。”

叶修没领会到魏琛话里的深意,拿着鸡腿有些呆愣。

就见这时小鲜肉吃饱了,擦擦嘴,冲叶修一抱拳道:“叶老板久仰久仰今日一见果然英俊潇洒神武不凡,鄙人黄少天,黄河之水天上来的黄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少天阶夜色凉如水的天,咱们相聚是缘大餐无以为报我为叶老板讲几个笑话吧。”

然后名为黄少天的小鲜肉开始讲他的十万个冷笑话,从吃饭睡觉打豆豆讲到从前有一只北极熊。

叶修拿着鸡腿看着黄少天开始他的表演,一脸懵逼,觉得自己奔三叔叔式成熟冷静的世界观受到了爆破冲击。

黄少天讲完自己的冷笑话还不够,还问叶修和魏琛:“怎么样好笑不好笑!幽默不幽默!”

魏琛说:“我觉得不行。”

叶修说:“我觉得ok。”

黄少天哈哈大笑:“我还有freestyle!”然后喊起了麦。“锄禾他日当午!汗滴你禾下土!谁知那盘中餐!粒粒呀皆辛苦!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爆灯爆灯。”

 

一局烤肉吃到最后,叶修心态爆炸,面上还要保持微笑。礼貌地把黄少天送上出租回家后,叶修转头就宣布和魏琛断交。

魏琛很委屈:“少天多可爱!多活泼!你就没一点心动吗!”

想到黄少天笑嘻嘻时露出的小虎牙叶修内心结结实实动摇了几秒,但一思及天天看这小虎牙的代价是天天听人喊麦,他最后还是一脸淡漠地发卡:“不他很好,但我们不合适。”

魏琛“哦”了一声,开始低头玩手机:“我把你微信给少天了,回去记得加一下。”

叶修:“……”

晚上黄少天果然来加叶修微信,叶修通过后视奸了一下黄少天的朋友圈。

1号:吃午饭啦啦啦啦啦冲冲冲啊!(配图奔跑的母鸡)

2号:午饭有鸡腿迟到的人吃土啦啦啦啦!(配图飞翔的母鸡)

3号:加油加油加油吃饭吃饭吃饭嗷嗷!(配图狰狞的母鸡)

如此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循环。

叶修十分冷静地关掉了微信,悄悄地走正如他悄悄地来视奸,挥一挥衣袖一个赞都没留下。

 

加了微信黄少天也没怎么主动和叶修说话,叶修倒是后知后觉地发现其实他和黄少天早就在一个微信群里。叶修以前是嘉世游戏的首席设计,后来自己出来开工作室当老板做独立游戏。这个群里都是和他合作过的设计师工程师或者当过他游戏内测测评的职业选手和知名游戏主播。黄少天的ID夜雨声烦是群里的活跃分子。

讲道理,叶修以前对夜雨声烦非常有好感,因为夜雨声烦是地地道道的“叶吹”,每一款有叶修参与制作的游戏,夜雨声烦不仅第一时间购买,抢先更新发布直播与解说,更是见解深刻操作一流。

百闻不如一见,这一见,还真的不如不见。夜雨声烦在叶修心里那种高山流水遇知音的神交之美全败给了十万个冷笑话和锄禾日当午。叶修感慨还好黄少天不在直播解说游戏的时候喊麦和讲冷笑话,不然夜雨声烦怎么会有这么多粉丝。

后来他才知道黄少天还有个小号叫流木,专门给他喊麦讲冷笑话和搞吃播自娱自乐用的,粉丝数量不比夜雨声烦少。流木超爱直播吃烤全鸡烤鸡翅烤鸡腿,他就算只是在电脑前呼噜呼噜吃,粉丝给他刷的跑车火箭能撑起一个阅兵大会。

叶修:“……”好嘛,这看脸的世界。

 

如此不温不火了一段时间,叶修和黄少天的交流就仅限在微信群里互相插科打诨。时至盛夏,窗外八月的日头在空中燃烧出滚烫的赤色。叶修带队的一个新项目遇到了瓶颈。他这次花费很多心血想做一个克苏鲁背景的沙盘游戏,却始终说服不了投资人通过企划。带着团队加班加点超负荷工作了一段时间,大魔王叶修累到发烧。

被一并放假休息的团队在群里欢欣鼓舞发红包庆祝来之不易的假期。叶修病怏怏躺床上看着群里歌舞升平下着红包雨,十分想让这群人今晚加班。

结果这时候黄少天突然发来一个私聊:“你怎么样?还好吗?”

这是黄少天第一次私下找叶修聊天,也是叶修生病后得到的第一句真心实意的关心。

叶修有点感动,刚想回复,就发现群里有人点名大骂夜雨声烦。

“喂黄少!你这手速过分了啊!回回红包第一个抢!给兄弟们剩一点行不行啊!”

黄少天还反驳:“别胡说!我就抢了十个而已!我为老叶悲痛不已,哪有心情抢红包!”

叶修见了,觉得自己的感动x了狗。

 

叶修真养了一条狗,中华田园犬,名号小霸王。腿短身肥体浑圆脸超凶,见猫追猫见车嚎车见人吼人见到合适的障碍物就上去嘿嘿嘿,每次遛狗叶修牵着小霸王就感觉自己是驾驭着一支战队。这几天生病,叶修自己都照顾不了,更别提出门溜小霸王。小霸王在家里作天作地要上天。

得知这点后的黄少天抛开抢红包的不愉快,积极主动地提出上门给叶修做饭顺便遛遛狗,以慰藉叶修受到伤害的感情。

叶修一开始并不愿意。他十分怀疑喊麦高手黄少天是否能让小霸王为他转身。

不出他的意外,黄少天才刚按响门铃,闻到陌生人味的小霸王就趴到门口冲着外面狂吠不止。叶修一边一脚把超凶的小霸王挡住,一边给黄少天开门迎他进屋。一看黄少天头上还顶着第一次见面时cosplay的毛耳朵,屁股后面还坠着毛尾巴,更加心累,拿什么拯救你啊中二少年。他疲惫地吩咐到:“你小心点啊,霸王他有点凶……”

嘱咐未落,就见头上有耳朵背后有尾巴的黄少天哈哈哈粲然一笑:“没事没事我不怕!”然后黄少天扭头,对着小霸王吸气,气沉丹田,一气呵成张嘴大喝:“汪汪汪汪汪汪!!!”

小霸王被这串汪吓得尾巴往屁股蛋里一夹,呜呜呜地败走到沙发下面去了。

战胜了小霸王的黄少天头上的耳朵抖动了一下,对叶修得意地笑:“啊哈哈哈我就说了我不怕对吧!”

叶修:“……你好棒棒哦,为你鼓掌。”

 

战无不胜的小霸王被中二的喊麦高手黄少天一喝就服软,临出门的时候哆哆嗦嗦抖着腿,服服帖帖跟着黄少天走。黄少天让他东他就东,让他西他就西。除了遛狗技术一流,黄少天意外的厨艺也十分了得。除了鸡丝粥白切鸡土豆烧鸡等各种有鸡的料理出现的频率过高之外,叶修吃过后表示他再也不想吃外卖。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有了黄少天的帮助叶修这养病养得不要太舒服。所以即使回回上门黄少天脑袋上的耳朵屁股后的尾巴从没有消失过,叶修也选择了视而不见。

随时随地都在cosplay,这是黄少天的个人爱好,叶修表示尊重,充分地尊重。

这一尊重尊重到叶修病好了,黄少天也时不时上门给叶修做做饭遛遛狗。而叶修项目上有了难点,也很自然地开始和主业其实是原画设计副业才是主播的黄少天商量。

一来一往,叶修偶尔也心猿意马地注意到了一些并不起眼的细节。比如黄少天的瞳孔颜色比一般人要淡,淡淡的如同琉璃一样。比如黄少天的发梢十分柔软。又比如黄少天大概是真的很喜欢他制作的游戏。每次他同黄少天讲解自己的创意时,黄少天就会瞪圆了眼睛投入又专注地看着他,平日嘻嘻哈哈的人一旦认真起来一言不发,那注视像是有重量,沉甸甸地、温暖地落在了叶修身上。

叶修不知道黄少天有没有发现他的改变。他给夜雨声烦的微博设置特殊提醒,关注了夜雨声烦和流木的直播间,披着诸如无敌最俊朗、忧郁小猫猫之类的马甲混在粉丝之间给夜雨声烦还有流木疯狂打call。

他们之间的进展如此自然,如同流水从高处流往低处。并没有谁主动,两个人如同磁石般离彼此越来越近。

虽然即使到了后来两人私下相处,叶修从没见过黄少天脱下cosplay的毛耳朵和毛尾巴,他也觉得这不重要。这不妨碍他和黄少天一起出去约会游玩,不妨碍他在黄少天脸上落下亲吻。而到了最后一步,脱掉黄少天身上的一切衣物(包括cosplay的道具)也算情趣。

叶修这么想,在真和黄少天上三垒的时候也这么做。他一手扶着黄少天的肩膀,一手自然地顺着黄少天的腰线往下滑。黄少天的眼睛湿漉漉地仰望着叶修,一如既往的专注和认真。这视线让叶修喉咙一干,暗骂一声“小妖精”,手一把抓住黄少天的尾巴想要把这碍事的道具给脱掉。

结果本应没有温度的道具尾巴在叶修手里热乎乎的,毛绒绒的,大概是被摸舒服了,还在叶修手心里轻轻抽动了一下。

叶修懵逼了,而黄少天趴在叶修肩膀上哈哈大笑:“哈哈哈老叶惊不惊喜!刺不刺激!”等笑够了黄少天反应过来,也一脸懵逼:“咦你怎么知道我是小妖精来着?不对,你能看到我的尾巴和耳朵???”

两人面面相觑,两张黑人问号脸。最后这第一次吃脐橙的尝试失败,两人,哦不,一人一妖精躺下来盖着被子纯睡觉,聊聊天,压压惊。

 

至于后来,等两个人互相知晓了黄少天是个小狐妖而叶修血脉里参了上古青龙血脉这些玄幻的事实后,该吃的脐橙也就吃了,该谈的恋爱也继续谈。什么都不是问题。

叶修好奇地问过黄少天他这个狐妖多少岁了。

黄少天掐指一算,答到:“大概三百多岁吧。”

叶修一惊:“你这辈分不是和我祖祖祖爷爷一代?”

黄少天顿时不高兴了:“诶别胡说!前两百八十多年都是狐狸不算数的,才修成人呢!还是宝宝!”

 

——The End——

 

后记:哈哈哈就是想写一个老叶以为黄少是重度中二少年,头上有(假)耳朵身后有(假)尾巴,结果临到最后了上手一摸才发现耳朵和尾巴都是真的的故事。

喊麦、freestyle、吃饭心友朋友圈的梗都是来自微博上的段子。

今天是黄少生日紧赶慢赶写了一个小甜饼。少天宝宝是吃可爱多长大的!以后也要永远不缺可爱多!生日快乐!

 

 


评论(45)
热度(797)
© 东将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