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中心
以剑之名,愿你喧嚣罔闻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01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01

 

*娱乐圈paro永远不嫌多,文章已设置tag,欢迎订阅方便追更新

*关于荣耀网游的部分私设如山基本胡扯,极端bug请和我说,尽力修改

*叶黄单一西皮,HE,其他西皮即使有也一句话带过


 

01

 

黄少天七点还不到的时候被手机铃声吵醒了一次。他闭着眼睛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一边按下接听键一边睁开一只眼睛往窗户外面瞥了眼。现在已经入夏,天早该大白,但此刻仍然灰不溜秋黏着一层不透光的膜似的,一看就知道是个阴天。

不是喜欢的天,不起了。

于是黄少天特大爷的眼睛一闭,脑袋一歪,又睡了过去。手机里他的经纪人郑轩唠唠叨叨的一席话也干脆的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他这个回笼觉睡得特别舒坦,还做了个梦。兴许是昨天才结束了给荣耀这个游戏拍代言的工作,梦里他还手执长剑,打马从那江南烟雨里穿梭而过。有姑娘从雕了画的黒木窗格后偷偷探出脸看他,明眸如春水,而他毫不留恋,策马哒哒从那青石板路上潇洒绝尘而去,落花满衣袖,好不自在。

等从梦里悠悠醒过来,已经快中午。户外的天气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嘴脸,黄少天又在床上磨蹭了半晌,终于脑海里清明起来,拿过手机开始琢磨郑轩一大早给他打电话到底要说啥。而郑轩不愧是从黄少天进蓝雨开始就一直跟在黄少天身后没换过地方的人才,早把黄少天那点花花肠子给摸了个遍。估计他也想到了先前那通电话黄少天没有认真听,所以直接发了个短信,言简意赅的一个网址。黄少天眨眨眼,手指一动点开一看,顿时气得差点没眼前一黑晕过去。

“郑轩你大爷爷爷爷爷!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早告诉我啊啊啊啊!”

 

黄少天十分钟后就出门了,反正头上戴帽,下半边脸将衣领竖起来,再鼻梁上挂一个大墨镜,饶是郑轩都不一定能认出来,更不怕被路人粉丝狗仔队看到指指点点说他形象不好。此刻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若是再不快,那他在粉丝心里的形象可真要一败涂地了。上了出租报了蓝雨总部的地址,黄少天又把手机掏出来,气呼呼地看起来。

出事情的原因是上一部电视剧里和他合作的女演员,抓着他开始炒丑闻。是丑闻,不是绯闻。绯闻是粉红色的那种,炒得好鲜花漫天眼球和人气都能赚。但是丑闻,那真是一桶脏水从头泼到脚,一黑到底了。唐柔不知道怎么想的,在前天接受一个主流媒体的采访时暗示了黄少天在和她合作《遥远的车站》这部剧时对她有些“不尊重”。消息一放出来,网络上顿时炸了一个鞭炮一样,炸出来的烟花都是黑的,还个个黑的都是黄少天。

这种消息的应对就是要兵贵神速,在媒体花样还没翻滚起来群众口径还没一致的时候一口反咬到底。但是不巧的是黄少天这个星期都在穷乡蔽野给荣耀拍代言视频,消息刚出来的时候他还在青山绿水间吊着威亚挥着泡沫剑。昨天才坐飞机回到G市的家里开始休息,头一沾枕头就睡,根本不知道出了这样一件事。而现在,网络上已经一片“黄少渣贱,滚出娱乐圈”的口号,整齐得阅兵方队一样,黄少天自己那点粉早就消失在群众口号的汪洋大海里。

黄少天越看微博热点和各门户网站娱乐版的头条,心里越不是滋味。他内心的化学反应已经从一开始的震惊,经历了愤怒到迷茫到委屈的一系列渐变。他往车后座上一躺,头靠上车窗玻璃,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唐柔。

《遥远的车站》是一部没有什么爆点的现代青春剧,主角是一对北漂的小情侣,故事讲的就是这对年轻人在异乡相互支持共同打拼中经历的点点滴滴。在北漂这个话题早就已经失去了新鲜度的时候,剧组也没有特别大的制作,剧本也不深刻没什么好挖掘的,开播后也反响平平,收视率不垫底,可离上面也隔得有些远。真要在这部剧里找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存在,那只能是演女主的新晋演员唐柔。唐柔并非科班出身,目前来看演技和表演也没有特别值得称赞的地方。但是唐柔她爹叫唐书森,唐氏集团的老总。而唐氏集团的名号,街上随便抓一个人来问,三个里面三个点头说知道。据说唐书森早就把集团内部的一切为唐柔打点好了,只要唐柔愿意,她这个海归名校毕业生随时可以进公司直接当二把手。出来演戏,都是唐柔回国后一时兴起想要发展发展培养培养的兴趣。

当初黄少天决定接下这部话题度并不高片酬也一般的剧,说实话也是有点想通过唐柔这条线看看能不能搭上唐氏集团这条线——唐氏在娱乐业也有产业。不过现在看起来,他这是搭上了一条黑心船。

又回想起早上那个少年意气逍遥江湖的梦,黄少天心里有点哀怨。都说梦和现实是相反的,怎么这么准。现在别说少年意气风发,黄少天觉得自己简直一夜憔悴十岁。

 

蓝雨现在的总部是栋新修的大楼,三年前才完全完工,造型据说还是找某知名设计师设计的。大楼高耸入云,下部两侧线条笔直而坚硬,楼顶却别出心裁是个三面往里凹进去的弧形。楼房刚竣工,造型初显的时候也有过一阵话题度。网友们纷纷调侃,北方B市有个大裤衩,现在南方G市有了个大背心,南北呼应,简直不能更好。

黄少天下车的时候怕大楼正门口有记者坐守,特意从地下停车场的内部电梯升上去。一出电梯口,就看到郑轩张着双臂冲他扑过来。

“哎呦黄少!你可算舍得上朝了!”

黄少天拍开郑轩的咸猪手,笑骂:“滚滚滚!人性何在人性何在!我凌晨一点才进家门啊郑轩大大!七点就打电话我还接了已经很给面子了!”笑骂完,黄少天的神色也严肃了,问道:“在哪个办公室里开会呢?”

郑轩收回手,顿了下,有点不自然地移开视线,说:“已经开完了。”

黄少天听后愣了愣:“已经开完了?我这个当事人都还没到,就开完了?”他见郑轩没说话,又接着问了句:“那结果呢?公关会怎么处理?”

这下郑轩的头彻底垂了下去,研究起自己的鞋带,说:“不处理,说是没什么好处理的,过几天就会过去。黄少你才拍完广告回来,刚好休息几天。”

听完郑轩的话,黄少天心里一冷,脸上却是笑了起来。不处理,这是打算放着他自生自灭,趁机把他给雪藏起来了。魏琛这才离开多久啊,天已经变得他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郑轩看黄少天那样笑,心里堵得慌,开口结巴了两句:“黄少啊,你看,你这早饭午饭还没吃,我请你去吃虾饺吧?”

黄少天打量了一下郑轩的两个熊猫眼和布满血丝的眼睛,知道在他蒙头大睡的时候,郑轩肯定已经忙得脚不沾地了,于是笑嘻嘻地推了郑轩一把:“嘿嘿郑轩大大难得舍得放一次血,怎么能虾饺了事,要鲍鱼啊鲍鱼!这比先记在你账上利滚利,今天一个鲍鱼明天两个大后天就是四个,一个星期后你再来请我好不好?”

郑轩倒抽一口冷气,配合地捂住自己的心脏踉跄着倒退了几步,伸出颤抖的手指指着黄少天,哀叹:“你是谁?还我那个善解人意、冰雪可人、聪明伶俐、贤良淑德的黄——”“啊呸!”黄少天看郑轩越说越没型,又是拳头招呼上去,蹂躏一通后把郑轩赶回去休息了。

 

看着郑轩进了电梯下楼去,黄少天等了会,却是手兜在裤兜里,摇摇晃晃上了上行的另一部电梯,在二十八楼下了下来。现在二十五楼到三十楼都是蓝雨给艺人安排的各种训练室,新人培训、请老师上门特训、突击集训什么的都非常方便。现在二十八楼的舞蹈室里一群才十几岁的训练生正在练步法,一个个鲜嫩水灵的豆芽菜一样蹦蹦跳跳,青春活力小星星似的从身上嗖嗖往外冒,黄少天光是看着就觉得眼睛有点疼。他找了个不起眼的地方坐下来,开始发呆。

他能进这行全是魏琛一手提携上来。魏琛当年去孤儿院参加一次公益活动,在那么多表演的小萝卜头里一眼看中了他,后来几乎是把他当半个儿子养。那个时候蓝雨还没这么风光,全靠魏琛和方世镜两个无冕影帝在支撑。他十四岁遇到魏琛后先打的声乐舞蹈基础,文化课一路念到高中毕业,最后考进在B市的电影学院,科班表演又是正儿八经的四年,都是魏琛自己掏的腰包供他念。等他好不容易毕业出来接戏了,魏琛却突然隐退,就给他留了个“老夫走了,勿念”的短信,让他咬牙切齿抓耳挠腮。还“走了,勿念”,魏老大您多大岁数了还来说走就走的旅程,装嫩,打脸!而没了魏琛在上面带他,蓝雨高层又换了一批,他就被留在了这个空档上面。他是那温水,当初憧憬魏琛想要像魏琛一样崭露头角的愿望是温水里的青蛙,装在瓷盆里被他抱在怀里。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从十四岁到二十三岁,那青蛙始终没煮熟,也没能跳出盆里。

发了会呆,黄少天肚子咕咕叫了几声,于是他揉揉脸打算就去蓝雨内部的食堂解决一下温饱大事。才起身,手机又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提示上“唐柔”两个字闪烁不停。他只犹豫了一下,就接通了电话,声音爽朗又轻快:“小唐啊你是不是又被杜明纠缠啦我和你说我才看了部韩国的电影叫完美分手守则看完后那是相当有心得——”等他巴拉拉把那部电影都给扯完了,唐柔在电话那头还静悄悄的没说话。于是黄少天摸摸鼻子,寻思了半天还是自己把话头给接了上去:“小唐啊,我还是挺乐意帮你继续防杜明的——”

这下一直静如死水的电话那端,终于传来了点声响。唐柔并没哭,声音一如印象里那般果决和坚定,但是黄少天总感觉自己能听到泪水涟漪般激起细碎的纹路。“黄少,那些话,我一个字都没说,从没那样说过。是我爸想逼我回公司,我和他吵的时候提了一下你,然后他就以为我是为了、为了你——”说到这唐柔狠狠吸了口气,不知道是气急了还是哭狠了,也许两者都有。

知道了真相的黄少天感觉内心都要崩溃成河了,他这是躺着也中枪啊,他还躺的十万八千里远都没能幸免。这也是上头没爹的娃可怜,奋斗这么久,别人的爹一迁怒,一误怪,就跟个苍蝇一样被碾死了。他嘴巴张张合合几下,难得的想不出什么话来。

“黄少,你生气了吗?”唐柔在那头没听到黄少天回话,情绪藏不住了。黄少天回想当时和这个大小姐一起拍戏的情景,他和唐柔演的角色一起去菜场买菜,唐柔私下里问他,菜场里的鸡能摸吗,于是他背着道具组偷抓来一只鸡,揪着鸡的翅膀,给唐柔摸鸡脑袋玩。就是普通的母鸡而已,但是唐柔看到母鸡咯咯哒时两眼闪闪发光,满是好奇和单纯的愉悦。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幽幽道:“小唐啊,你这次可欠我欠大了,我给你记着了以后一定还我啊。”

唐柔在电话那头轻轻笑了,低声说:“一定。”

黄少天说:“我信你。”

 

黄少天回家后足不出户,过起了百分百纯正的宅男生活。从他电影学院大二时开始跑龙套算是出道了开始,至今没大红过,类似的风波倒是经历过不少。虽然蓝雨这次的态度是历史以来最冰点,他还是每天窝在家里饭照吃,觉照睡,没事就在跑步机上跑两下,或者把收藏的电影DVD翻出来琢磨琢磨。郑轩每次打电话过来问候的时候,他不是正吃着泡面,淅沥呼噜的汤汁声溅了郑轩一耳朵,就是刚从跑步机上下来,喘得郑轩一个劲怪叫“黄少注意你的肾”。在他闭关谢绝一切访客的期间,也就张佳乐给他打过电话。

张佳乐知道他每天吃得香睡得好后,一本正经地教训:“出息!就吃和睡这点追求!你是猪吗?”

黄少天便怒了:“张佳乐你大爷的!有你这么损猪的么!猪又怎么了猪也是很认真地过自己的猪生的还不快点给猪道歉!”对此张佳乐只有特高冷的两个字:“呵呵。”

和张佳乐你来我往又胡扯海塞地唠了会儿嗑,黄少天就把张佳乐赶走安心做他自己的新专辑去。他坐在沙发上抛了会儿手机玩,手腕上下活动,脑子里还在回放张佳乐刚刚的话。

他当然有更高的追求。如果当年没有遇到魏琛,他也能安心当一个无名的路人,一辈子就这样庸庸碌碌,背影黯淡,融入茫茫人海就再也看不见。但是魏琛把他从孤儿院里带出来了。即使是再低下的野草,也会拼进全力向着天上的光伸出自己的枝叶。魏琛能走多远,黄少天就能走多远。魏琛拿不到的东西,他一定要拿到。

只是现在时候不对,天不对地不对人也不对,举目皆黑,黄少天只能在黑暗里团成一团休养生息。但是他的眼睛始终明亮和警醒,现在的困局只要打开一丝缺口,他能比任何人更快地出击,突破重围。

 

对黄少天来说,比无聊更可怕的是孤独。连续几天唯一联络对象只有郑轩后,他的舌头缩在口腔里都要像冬蝉一样蜕化成薄薄一层空壳。他想说话啊。他想和活生生的人说话。在跟着经典电影念对白足足念了两位数的电影后,黄少天不乐意了,把遥控器往旁边一丢,搓搓手坐到电脑前。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他要颓废,要放纵。这样想着,他登陆了荣耀的官网开始下载游戏客户端。荣耀作为国内第一大网游,至今已经发展到了第十年。之前黄少天给荣耀拍的广告是为荣耀新区第十区开放造势。上一次玩这个游戏还是高中的时候,他翻了学校的院墙趁午休去玩。几次被魏琛抓到狠狠打一顿后就偃旗息鼓屈服于魏琛的淫威。现在魏琛不在了,而他又有时间,年轻时没有满足的游戏欲顿时气泡一样汩汩地往上冒。

客户端下好后黄少天直奔第十区。以前的那个号他早忘干净了,不如趁着十区新开凑个热闹。选职业的时候他也没有犹豫,直接选了剑客。之前他拍广告的时候扮得也是剑客。江湖子弟江湖老,青锋在手,仗剑恩仇,这才是男人的浪漫嘛。选好了职业和性别,捏好了角色,输入了角色名“夜雨声烦”,只差确定就可以进入游戏。在黄少天喜滋滋地就要点下鼠标左键的时候,放在电脑桌上的手机突然一个鲤鱼打挺,扑通扑通翻滚起来显示有来电。

黄少天吓了一跳,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手忙脚乱抓过手机,放到耳边接听的时候声音都有点虚:“喂郑轩大大啊?我今天一如既往吃好睡好,也有好好琢磨演技自我提升呀?”尾音一个没收好,抖得都要翘上天了。

理论上来讲黄少天是没必要心虚的,公司合约里没规定艺人不能玩游戏,他现在也是成人了,为什么不能玩。但兴许是小时候被魏琛揍出心理阴影了,被人抓到玩游戏,黄少天还是条件反射地后背一凉。

郑轩在那头没理黄少天抽疯,他已经见怪不怪非常麻木了。他还是老样子,开口声音懒洋洋没干劲,透着压力山大的气息:“黄少,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一个?”

黄少天转转眼睛,问:“我能只听好消息吗?”

郑轩说:“不行。好消息是你从头条上下来了。”

“喂喂我还没选先听好的还是坏的你怎么就告诉我了?”黄少天听到郑轩的话立刻开始抱怨,但是手腕一动,飞快地抓过鼠标把游戏登陆界面最小化,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开了娱乐新闻。一看现在最新的头条,黄少天眨眨眼。

叶秋冲冠一怒为红颜!痛殴记者!解约嘉世!

他一目十行地扫了一下大概内容,说是有狗仔队追拍叶秋和国民女神苏沐橙私会,被叶秋砸了相机,紧接着叶秋和嘉世解约的消息也放了出来,而且目测叶秋要把苏沐橙也一并带走。围观了一下整个过程的黄少天表示,他的感想就是——没有感想。

叶秋那是什么人物,响当当的大神,名导,鬼才,和魏琛一个世代的。即使在同一个行业里,黄少天也不觉得自己和叶秋的距离比普通群众更近。以前魏琛会时不时对他说几句叶秋不要脸什么的,那也是他能得到的娱乐新闻之外仅有的关于叶秋的消息。

关于叶秋的种种稀奇古怪的传闻和报道从没有断过,而与此同时叶秋不停拿大大小小各种奖项也没有断过,这些奖不止国内的,还有国外那些想走黑幕也非常难的大奖。

当一个人有了足够的才能,任性起来也是可爱的。

黄少天利落地关上关于叶秋的网页,问郑轩道:“还有一个坏消息是什么?”

郑轩迟疑了一下,斟酌着回答:“公司说,你再多放几天假。”

黄少天放在鼠标上的食指不经意地颤动了一下。他脑袋里空白了一瞬,不过也就一瞬而已,立刻有一个十万火急的问题窜进他脑海。

“郑轩啊,我问你,你一定要和我说实话。”黄少天对着话筒沉痛道,“荣耀的那个代言游戏方没有和我解约吧?”

听黄少天语气还以为是什么生死攸关大事的郑轩顿时一愣,说:“没有啊?”

“代言的钱到账了吗?”

“到了?”

“切!我还以为有什么咧!走走走,郑爱卿有事继续上奏没事速速消失!”黄少天开心起来,叽里呱啦嘴皮子又开始不安份。

本来还准备了一席话想要安慰一下黄少天的郑轩感受到了心碎,扶着墙挂了电话。看着挂了的电话黄少天呵呵笑了一下。郑轩的心意他领了,但是现在这样的状况,他急得去跳楼也不过另一个黑里透黑的头条。人生得意须尽欢,春风得意马蹄疾啊。这样一想,黄少天回忆起来被自己冷落了一会儿的游戏,恢复成喜滋滋的状态把游戏界面重新最大化。

这一最大化后黄少天看着呆了呆,他之前明明还在角色创建界面,怎么现在已经到新手村里了。等黄少天再定睛一看,喉头涌上来一股腥甜,真是要一口血喷个满屏幕。之前捏人的时候他明明选的是性别男,谁来告诉他现在屏幕上这个顶着“夜雨声烦”ID,黄裙飘飘长发及腰的角色是怎么回事?

 

黄少天想要把角色性别给换回来。他联系客服,客服要求他提供身份证号和手机号,他立刻把客服小窗口给关掉了——身份证号他胡乱百度来的。而且还是翻了好几个页面,试了无数个号才找到这么一个还没被用过的号码。即使他想现在把这号给弃了,重新注册又要一个新的身份证号,他可不愿意再花那大海捞针的功夫。

求助了一圈百度大神后,黄少天知道了要想转换性别,只有满级后去做专门的任务。任务难,还要倒交钱,即使是游戏中通过任务获得的货币,不需也不能用人民币购买也让人觉得贵。啧啧抱怨了一下游戏公司心黑黑以后,黄少天硬着头皮开始操纵夜雨声烦离开新手村。反正他进游戏也就是打发一下时间,看看风景当个生活玩家就够了。性别问题,应该不是个大问题吧。这有被代表、被幸福的,黄少天撞上一次被人妖,也是奇了。

游戏和他几年前刚来的时候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操作更加复杂,画面也精细得完成了好几个质的飞跃。出了新手村就进入了冰霜森林的地界。举目四顾皆是白雪茫茫,连绵的山脉犹如潜伏的巨龙伏翼于天边。黄少天动了动鼠标调整了一下视角,屏幕里夜雨声烦便仰起头,细碎的雪花落在白皙的脸上。黄少天就让夜雨声烦站在雪山之巅静静吹了一会儿风。一时间万籁俱寂天地归一,烦扰纷争都离得远远的了。

不过对黄少天而言,安静也就只能是一刻而已。他进游戏最主要的目的是什么,就是找人说话啊。游戏每十分钟可以免费用一次世界频道喊话,黄少天全都不遗余力地利用上了。于是世界频道里每过十分钟就有类似的话飘过去:

“啊看到冰霜森林的茫茫雪地我就想高歌一曲!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青山脚下花盛开!”

“咦这个哥布林怎么这么丑?这么丑还不经打来追我啊追我啊!”

“呵刚刚从布尔斯镇过来看到一个兄弟带着绿帽子,呵呵呵呵呵呵~”

世界频道刷新速度极快,所以一开始没什么人理会黄少天的发言。但是在一大堆求交易、求组队、工会仇杀和私人恩怨里,这个每十分钟就冒个泡吐一次毫无意义的垃圾话的ID还是显得非常与众不同。到后来当然也有人通过世界频道或者干脆私聊对黄少天喊话,说他话多很烦一类的,黄少天一击脱离也没怎么理睬,自己指挥着夜雨声烦开始跑任务,升级升得不亦乐乎。 

 

一天不到的时间夜雨声烦就突破了二十大关,已经快达到进入埋骨之地的等级要求了。黄少天就在冰霜森林和埋骨之地交界的地方定点刷怪,想在今天晚上睡觉前先进入埋骨之地瞧一瞧。结果在他聚精会神操作着夜雨声烦拿剑戳小怪时,从埋骨之地的入口里突然蹿出来一个散人,一闪就闪到了夜雨声烦背后。还没等黄少天反应过来,刷拉拉,又是一大波人马从埋骨之地的入口涌出来。后涌出来的那波人看到夜雨声烦也是愣了愣,为首一个战斗法师头上立刻冒出来一串文字泡:“男人间的恩怨,女人家让开!”说完就朝着躲在夜雨声烦后面那个散人杀过来。顿时屏幕上一片流光溢彩,各个职业的低阶技能争相打开,好不热闹。而处在热闹中心的黄少天围观了好一会儿,终于看明白了,以那个战斗法师为首的一群人是专门来截杀一开始躲夜雨声烦背后的那个散人君莫笑的。

这么多人围追堵截,散人君莫笑被打得上蹿下跳,却也没立刻躺尸。黄少天纯属无聊,没多想就打了一行字:“这么多人打一个,你们好意思?”还是那个战斗法师回了黄少天一句:“你懂个P!”

他不回还好,一回复黄少天就气笑了。一直站着没动的夜雨声烦突然一个拔刀斩,剑光银色闪电般划过屏幕,结结实实砍在了战斗法师身上。

“我不懂,大大你教教我啊?教我教我教我教我教我啊?”瞬间巨大的文字泡就伴随着剑光布满了屏幕。

一直集火君莫笑的人群顿时炸了,分了一半人马来集火夜雨声烦。于是夜雨声烦也跟着君莫笑一起被打得上蹿下跳。很快两个人就都在地上躺平了。即使躺平了黄少天也没闲着,还在不停刷文字泡。

“三十一级打二十二级,你们好意思吗好意思吗?我都替你们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换成三个字知道是什么吗?不!要!脸!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都不要脸!”反正躺平了不需要其他操作,黄少天文字泡刷得海浪一样一波一波不带停顿的。战斗法师看上去气得七窍生烟,几个技能即使是放空了也要往夜雨声烦身上砸。而夜雨声烦躺在地上就是不起来,甩泼一样不停叫骂。又纠缠了好一会儿,那波人才忿忿不平地离开,留夜雨声烦和君莫笑躺在地上。

目测已经安全后,黄少天点击了原地复活,想要和君莫笑加个好友。虽然他本人是被君莫笑的私人恩怨无辜牵扯到的,但是一起被人围殴了一遭,黄少天还是对君莫笑生出了一种奇异的好感。结果夜雨声烦刚刚站起来,扬起的裙角还没落下,血条突然清空又倒了下去。

是先一步复活的君莫笑对夜雨声烦发起了攻击。本来原地复活起来就只剩下一层血皮,君莫笑又是三十级,散人拔起伞轻轻一挥,夜雨声烦没防备就倒了。这次倒下去夜雨声烦还被爆出了一点钱掉在地上。屏幕前的黄少天目瞪口呆,看着那个君莫笑偷袭成功之后还猥琐地绕着夜雨声烦转了几圈,把爆出来的那点钱给顺走了。

黄少天在这一刻明白了那个战斗法师的深仇大恨,心里对君莫笑的好感度一落千丈,直接砸穿地心从地球另一端掉出去。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系统问夜雨声烦要不要加君莫笑为仇人,黄少天咬咬牙,毫不犹豫点是。

 

黄少天坚持了不到一个星期的规律作息生活破了功,虽然时间显示已经过了十二点,原本计划升到二十三级进埋骨之地瞄一眼就睡的计划被黄少天抛在脑后。他现在浑身上下都燃烧一股火焰,复仇之火。他回城复活后不惜重金买了一张追踪符,查到君莫笑现在的坐标后直接奔了过去。但是奔到附近后他便停了下来,仔细打量君莫笑动静。经过一段时间观察,他心里对君莫笑无耻程度的认知又是一番刷新。

君莫笑别的不干,专门偷袭刚刚攻略了野图Boss亚葛的玩家。攻略成功的玩家红蓝本来就被Boss虐到很少,急着开箱子也没想到要立刻吃药。结果开出来的战利品还没有捂热,就被君莫笑从背后猥琐地捅死了,刚入手的战利品往往也被爆了出去,由君莫笑顺走了。

这样拉仇恨,估计想捅死君莫笑一百遍的玩家可以塞满整个埋骨之地地图了。

这中间绝对包括了黄少天。

黄少天一琢磨,自己二十三级去直接单挑三十级的君莫笑肯定没胜算。索性继续按兵不动,看君莫笑干尽了猥琐勾当。越看他对君莫笑的无耻越厌恶,但同时也看出了些其他名堂。君莫笑现在虽然才三十级,但是绝对是高玩,那操作的流利程度做不了假。而且他的战斗意识很超前,往往看上去他被打得上蹿下跳,倒下的却是集火他的玩家。而他打不过就跑的技术,也令人叹为观止。

这样远远跟在君莫笑后面一直跟了四个小时,黄少天终于找到了一个报仇的机会。君莫笑在偷袭得逞后被垂死挣扎的玩家也削了一层皮,在他蹲下来开箱子的时候,夜雨声烦离弦的箭一样从侧面冲出,一击必杀。看着倒在自己脚下的君莫笑,黄少天在电脑前仰天大笑。

“哈!哈!哈!”黄少天不仅要在电脑外面笑,还要在电脑里面笑,手指翻飞一串文字泡刷拉拉把屏幕上的君莫笑给遮住了。“你记得我吗?你不记得我没关系,我记得你就行!叫你还偷袭偷袭偷袭!躺地上好玩好玩好玩吗?”一边刷文字泡,黄少天一边让夜雨声烦把君莫笑被爆出来的钱给捡起来。复活冷却时间只有六十秒,不过也够黄少天把君莫笑给羞辱回来。

“你之前偷袭我一次,我偷袭你一次,我们扯平了以后不要来纠缠我知道吗?我时间很紧迫的!你看我也不是故意要杀你,我就是教你做人你懂吗?你上次抢我一百银我就拿一百银回来,多的我都不稀罕。不!稀!罕!”说着夜雨声烦把之前多捡的三十银扔到还躺在地上的君莫笑脸上。扔得那叫一个英姿飒爽器宇不凡。

黄少天现在爽了,非常爽。他想霸道总裁原来就是这个感觉。而一直不声不响的君莫笑终于动弹了一下,头顶冒出来一个文字泡。

“……”

一排省略号,也不知道君莫笑现在在想什么。

黄少天可没心情管君莫笑到底想什么,他估摸了一下君莫笑差不多快复活了,让夜雨声烦转身就跑。他可还忌讳着君莫笑继续来找他麻烦。等君莫笑从地上爬起来,夜雨声烦早就和兔子一样没影了。

 

——TBC——


*后篇请点:02 

后记:新入坑,很寂寞,求小伙伴一起玩(ಥ_ಥ)。

评论(27)
热度(467)
© 东将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