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中心
以剑之名,愿你喧嚣罔闻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02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02

 

*娱乐圈paro永远不嫌多

*关于荣耀网游的部分私设如山基本胡扯,极端bug请和我说,尽力修改

*叶黄单一西皮,HE,其他西皮即使有也一句话带过


*前篇请点:01


02

 

黄少天怕君莫笑蹲点击杀他,特意跑回了空积城再下线——主城不许玩家相互攻击,这样第二天上线就不怕君莫笑埋伏了。瞄了眼时间,已经凌晨四点多,之前为了报仇而燃烧起的火焰一灭,黄少天顿时觉得整个人被抽空了一样萎顿起来。他胡乱刷了牙抹了脸,倒在床上,就和石头沉海一样陷入睡眠。

谁知道梦里也不安稳。这次梦里的他一席红袍,骑在高头大马上,背后锣鼓声喧天,俨然一副即将娶亲的公子哥模样。结果到了地下了马落了轿,他笑容满面去掀轿子的门帘想把新娘子给迎出来,才发现轿子里坐的不是美娇娘,而是个陌生男人。那男人看到他,嘴角慵懒地勾起来,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搭在一根长烟管上,用烟管挑起他的下巴,说:“你就这么稀罕哥啊。”

黄少天顿时被吓醒了。他瞪着天花板,被子一半被踢下了地,简直要哭出来。这梦里的惊吓比他过去一年里看过的所有恐怖片加起来还要多。窗外隐约传来鸟鸣,晨光毛绒绒的金色羽翼般从窗帘的缝隙间轻轻落下。黄少天看了眼手机,才八点多,他只睡了四个小时不到,却是再没心情继续睡了。

 

例行和郑轩通了次电话,报个平安并探了探蓝雨的口风后,黄少天又坐到电脑前打开了荣耀。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左眼皮跳得厉害。左右寻思着不对头,他又没和张佳乐接触不至于被传染幸运E,黄少天有点自欺欺人地强压下内心翻腾着的不详的预感,上了线。

屏幕上夜雨声烦就停在他凌晨登出时特意选的药铺旁。黄少天探头探脑地把视角上下左右拖动,确定了视线里没有疑似散人的身影,又想起什么一样打开仇人名单,看到君莫笑那里是灰色的,这才放下心。

保险起见黄少天还是在空积城里多呆了一会儿,把之前城里留下的几个送信任务给跑完,顺利升到二十五级。恰好又碰到有人摆摊卖二十五级的橙武,经历一番激烈砍价后顺利拿下。晃荡了好几圈都没看到可疑对象,他便让夜雨声烦背着新到手的橙武兴高采烈地出了空积城。

结果一踏出城门,夜雨声烦就躺平了。躺得十分迅速让人没有一点防备,黄少天的手还停留在前进键上。还没等黄少天反应过来,一个散人从一边的树上跳下来,穿得还是犀利哥一样,背着把伞,头顶一个大大的文字泡懒洋洋地晃荡。

“哟。”

黄少天反应过来了。然后黄少天盛怒了。

哟你妹啊靠!居然还玩隐身!说好的互不纠缠呢!

黄少天真想怒掀键盘。他差点就十指一动,把一连串问候甩鞭炮一样甩君莫笑一脸。不过真摸到了键盘,他反而停住了,啧啧两声又收回手,盯着灰白色的画面,让夜雨声烦躺在地上一言不发装死。

他只是想当个生活玩家看看风景而已。一开始他就不应该去找君莫笑麻烦。这样下去,他砍君莫笑一下,君莫笑砍他一下,他再砍君莫笑一下,君莫笑再砍回来,没意思。看着复活时间差不多了,黄少天移了移鼠标想去点回城。大不了他今天明天还有后天都呆在城里不出来,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他就不信君莫笑有时间一直缠着他。

鼠标移到“回城”上面的那刻,黄少天最后扫了眼画面,这一眼就让他呆在了原地。他刚刚花了重金入手的橙武,被爆出去了,此刻寂寞地躺在夜雨声烦手边。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蹲在一边的君莫笑,捡起了他的橙武。

“原地复活。听话哥就把橙武还你。”君莫笑掂量着橙武发来消息。

黄少天气得喉头一紧。他非常想有气魄有担当地回城了事,但他在橙武上面砸了太多钱,没了橙武后期升级有点麻烦。思量再三,黄少天还是点了原地复活。

 

夜雨声烦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裙子上的灰瞪着君莫笑。一层血皮挂着,也不喝药。黄少天怕一会儿君莫笑又要砍他,喝药和白喝一样,索性就干站着,看君莫笑还要玩什么花样。

结果君莫笑发过来一个加好友的邀请。

黄少天愣了愣,毫不犹豫点了拒绝,然后手指一动,心里的疑问就发了出去。

“什么意思?什么什么什么意思?”

君莫笑又把好友邀请发了过来,说:“给你一条大腿抱,哥收你做徒弟。”

黄少天笑了:“你也就三十级!收二十三级的做徒弟!呵!呵呵!”

君莫笑摇摇头:“这是小号。我大号在一区,一叶之秋。”

这下黄少天是真正地哈哈大笑起来。一区,荣耀第一服,时间上的第一,也是实力上的第一。回回跨服战都在前列。黄少天高中那会儿在第四区玩,一叶之秋已经是一区大神,名号响彻全服。现在荣耀都开到第十区,最早一批玩家早就没了踪影,就一叶之秋还在一区的神坛上继续活跃着。

眼前这人说自己是一叶之秋,逗谁玩呢!黄少天冷笑着又点了一次拒绝。

屏幕上散人身形一动,夜雨声烦被打趴了。

这下黄少天说不出话来。

君莫笑第三次发来好友申请的时候,黄少天点了接受。

 

加完好友君莫笑还真把橙武交易给了夜雨声烦,然后打个招呼说要下线了,去睡觉。黄少天一看表,都上午九点了,这人是熬了一通宵?立刻发消息问:“你在国外还是国内?”君莫笑说:“国内。”一看回答,黄少天就要喜滋滋地酸人:“哈!大好年华不务正业天天打游戏!好意思好意思好意思!”

散人只是笑:“四点下线八点又上线,你务正业啊?”

“靠我能和你一样嘛!”黄少天回击,“我一直勤勤勉勉努力工作!这是被卷入同事的私人恩怨被人诬了,才在家里等着平反!”黄少天当然不会对游戏里的人说自己的真实情况,不过因唐柔而起的这次丑闻被这样说出来,也算不上撒谎。

君莫笑说:“哥也是有正经工作的人,干了三年想跳槽,这不才给自己放个假吗。不说了下线了,你准备好耳机和麦,晚上哥带你下本。”说完君莫笑的身影就消失了。

黄少天操作着夜雨声烦在原地转了几圈,这才想起来猛灌药,把红蓝都给加满,以防野外遇怪。喝药读条的时候他把通讯录打开。之前加好友的时候仇人关系已经被解除了,好友列表里就君莫笑的头像排在第一栏。看着看着,黄少天突然就高兴起来,没什么理由。

他让夜雨声烦继续踏上升级之路,被君莫笑连着砍三次的事情早就忘干净了。

 

一路做任务做到了中午,吃过外卖后黄少天实在是有点扛不住,又趴回床上补觉。感觉脸颊刚刚碰到枕头,手机又响了起来。黄少天捞过电话一瞧,是郑轩,便接通电话拖长了音调问:“郑轩大大,何事上奏啊?”

郑轩这次却没接他的玩笑,一本正经说地说:“黄少,快点来公司,有人找。”

黄少天听后皱眉。有人找?早上他和郑轩联络的时候公司不是还没动静吗。他一边迅速坐起来收拾整理,一边也严肃了语气问:“放晴了?还是要下雪了?”郑轩的回答没让他安下心来:“不知道啊。你来了才知道。”

说起来都有一个多星期没去蓝雨总部了。对普通人来说不长的一段假期,却足够让黄少天生出了点时过境迁的迷茫感。艺人就是靠曝光率过活,灯光就这么一盏,一个人走下台,有千万个人挤破了头抢上去。一个多星期的空白,足以让街边的广告牌换上一圈。广告上巧笑倩兮的美人在黄少天眼里已然有些陌生。

黄少天到蓝雨后直接上了郑轩报给他的十七层。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十七层应该只有一间很大的会议室才对。出了电梯门,黄少天就被眼前的阵仗给惊讶了一下,走廊里或坐或站了不少人。他一眼望过去,看到了好些熟悉的面孔。于峰、徐景熙、宋晓和他差不多算同期,卢瀚文等训练生也在。还有些人他也不是非常熟悉,相互点头致意便算打过招呼了。

看上去蓝雨是把现在正在G市的艺人都招了回来。

郑轩终于从人群里突破重围,泥鳅一样挤了出来。但是他抬头一看见黄少天,顿时有点想跪下去的冲动:“我的祖宗哦!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黄少天有点心虚地笑了笑。一直对着电脑屏幕还只睡了四个小时,想也知道他现在看上去肯定面色蜡黄眼圈青黑。本来出门前是想自己拿粉盖一下,但是听郑轩口气催得急,便直接过来了。

他摸摸脸对郑轩说:“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呀?现在再去化个妆来得及吗?”

郑轩一脸视死如归:“来不及了。”说着就拉住黄少天的手臂,把他拽过人群拽到会议室门口,用力拍拍他肩膀嘱咐道:“保重。”然后一把把黄少天推了进去。

 

会议室里喻文州抬起头,看到新进来的艺人,微笑着自我介绍道:“你是黄少天吧?你好,我是今天刚到任的演艺总监喻文州,临时叫你过来,麻烦了。”说完他继续微笑着看着黄少天。不过黄少天没什么特别的反应,看上去有点呆,礼貌地打个招呼后就站在那不动了,一点不像之前进来的艺人急着表现自己。

坐在一旁的方世镜咳咳了两声,圆场道:“文州可能不知道,少天这段时间工作有点忙,状态不是很好。少天也别紧张,放轻松,随意表演一段让文州看看就好。”

喻文州看过艺人们的资料,当然知道黄少天现在处于半雪藏状态,不过他也不戳破方世镜的话。

而“表演”二字似乎终于引起了黄少天兴趣。他整个人脸上一亮,像是终于睡醒了的小孩似的,连珠炮般发问:“表演?随便演什么都可以吗?有时间限制吗?”越问眼睛瞪得越大,看上去像两个小灯泡。

喻文州一下子笑出来。他终于明白方世镜和魏琛之前提醒他包涵一下黄少天“话有点多”是什么意思。而且一般人不是会先问把他叫来是为什么吗?黄少天的焦点直接就猫扑耗子般扑到了表演上。

他笑着说:“随便演什么都行,但是得让人看明白前因后果,得是完整的故事。我说停就停。”黄少天听后歪了歪脑袋,似乎是沉思了一下,然后没有任何预兆地开始他的表演。

自然地像是潮汐归海,倦鸟入林。顷刻间房间里的光影似乎都旋转了角度,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面前站着的人身形有些佝偻,看上去年纪有点大了,手臂费力地垂在身侧,两截朽木一样。凉凉的秋意流水般在地面流淌,让他不由得跺跺脚,瑟缩了一下。他心不在焉地看着一旁,手在裤兜里摸索了半天,什么都没摸到,有些泄气地又垂下手。然后他抬起头,似乎才发现面前还有其他人一样,笑了下:“兄弟,有烟吗?”声音粗哑。

喻文州愣了愣,本能地为那笑容里的丑陋和谄媚皱起眉,但还是礼貌地回答:“抱歉,我不抽烟。”

那人似乎是觉察到了喻文州的厌恶,又嘿嘿了两声,哂笑:“是啊,小年轻不抽烟,没故事。”说完他偏过头,但喻文州还是捕捉到了他的眼睛。两潭干涸的死水般毫无生气。阴影落在里面,让沧桑杂草般参差不齐地生长。

喻文州一呆,说:“够了。”

于是一切被戳破的泡泡似的消失了。站在房间里的是黄少天,眼角微微上挑的双目亮晶晶的猫眼一样,得意又自信地看着他们,身后是从窗玻璃外透进来的七月炽热的阳光。

喻文州笑:“你这可没有前因后果啊。”

黄少天眨眨眼,说:“但是你看懂了。”

 

黄少天走出会议室,呆站了两秒,才回味过来自己刚刚在里面干了些什么,头上有点冒冷汗。他刚刚是在冲喻文州卖萌么。郑轩见他出来了连忙挤过来,问:“怎么样?里面发生了什么?你表现得怎么样?”黄少天一抹脸,说:“别提了,我觉得我刚刚像个神经病。话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喻文州是谁?我们进去是干什么的?”郑轩看上去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你什么都不知道?那你进去干了什么?”

黄少天头上冷汗又下来一滴。他抬头发现周围不少人在偷听,忙把郑轩拖进电梯,一路下到大厅坐到角落里,让郑轩从实招来。

郑轩压低声音说:“把你们叫过来具体干些什么我也不知道官方说法。但是听说蓝雨要改变发展方向了,那个喻文州是特调过来的,他背后可不简单。”

黄少天一愣,问:“改发展方向?什么叫改发展方向?”不用郑轩回答,他自言自语起来:“蓝雨从初期到现在,已经算是各个娱乐公司里靠前的了。唱歌电视剧电影综艺都有推人。难不成蓝雨已经不满足于和微草霸图相争了,还想一举取代了嘉世不成?”一联想到网络上爆出的叶秋和苏沐橙即将离开嘉世的消息,黄少天越来越觉得自己猜到了真相。

“这可不止啊。”郑轩撇撇嘴,“你想想,霸图有韩文清,轮回有周泽楷,微草有王杰希,各个都是红爆了全栖国民巨星,蓝雨有谁啊?蓝雨虽然各个方面都有推人,但有谁是真正挤到了最前面的?现在不推一个这样的天王巨星出来,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刚刚会议室里面那段自由表演的目的是什么,简直就不言而喻了。

黄少天枯坐片刻,对郑轩说:“你说,我现在再上去让他们给我第二次机会,还来得及吗?”

郑轩深吸一口气,大义凛然道:“放心吧黄少,你要是喝西北风了,兄弟一定接济你。”

黄少天忍不住指出来:“你是跟着我混饭的。我要是喝西北风了,你不是连西北风都没有,只有二氧化碳?”

郑轩顿时又觉得压力山大起来。

 

在蓝雨多逗留了一阵,没探出什么新的有用消息,晚上黄少天和郑轩就一起找了个私密性强的小酒馆一起搓了顿饭。正常美食的滋味让靠着外卖活了一个多星期的黄少天暂时从烦恼中解脱了出来。但是回到家里,黄少天忍不住开始在客厅里转圈。

黄少天并不觉得自己的表演有问题。也许他选取的内容、表现的方式是有点粗糙,但是在那种场地和条件下进行突发性表演,再来一次黄少天并不觉得自己会表现得更好。

表演上公认的是演老人比演年轻人难,所以他选择了即兴表演一个老人的形象。而他虽然只着力表现了“沧桑”这个点,大量的留白却给看者提供了想象的空间自行补充其间各种故事,即使是投机取巧了点,也算是完成了喻文州“必须是个完整故事”的命题。他已经把自己在表演上的能力尽可能发挥出来了。

但是如果他知道那场表演关系到能否成为今后蓝雨全力主推的天皇巨星,在其他细节上面他肯定会做得更用心一些。比如刚进去时多和喻文州套套近乎,而不是一心想睡觉就站在那里。再比如面对喻文州的问话时表现谦逊点。至少在去之前,往脸上打点粉底啊!

在心里最后啪啪给了自己两个耳光,黄少天决定不要烦恼了。他坐到电脑前登陆荣耀,决心要颓废,要放纵。登陆后他发现君莫笑已经在线了,立刻发消息过去:“下本!下本!下本!下本!下本!”

结果过了半天,君莫笑回了句:“你是谁?”

黄少天嘴角抽搐了一下,鼠标一点,解除了和君莫笑的好友关系,自己进了埋骨之地刷骷髅。

十分钟之后,黄少天让夜雨声烦舞剑似风,十分解气地虐骷髅时,君莫笑发来一个消息。这次不是加好友邀请了,而是直接让夜雨声烦拜君莫笑为师。

黄少天以为自己看错了。只有满级了的号才能这样通过师徒系统正式收徒,所以上午三十级的君莫笑提出收二十三级的夜雨声烦为徒的时候,除了加好友也只能口头说说。但现在君莫笑是怎么把收徒邀请送出来的?

黄少天点开君莫笑的个人信息,眼神凝滞在等级那一栏。90级,满级。

这个人上午也才三十级啊!

黄少天按捺不住心里的咆哮:“靠靠靠你是怎么做到的!十二个小时连升60级而且你中间不是还去睡觉了吗?你绝壁是开挂了吧?”

又是半晌,君莫笑慢悠悠回了个:“接受。”

黄少天乖乖点了接受。

时钟又滴滴答答跳了半天,君莫笑终于把原因言简意赅地发了过来。

十区新人玩家在攻略埋骨之地野图Boss亚葛后亚葛会掉落血珠,使用后可以直接吸收大量经验,因此有限制规定每个玩家只能使用一次攻略成功掉落出来的血珠。但是君莫笑蹭了一个系统bug。自己攻略掉落出的血珠只能用一次,可是抢占其他玩家攻略出来的血珠使用次数不受限。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猥琐地专爆其他打亚葛的玩家。现在君莫笑不仅是十区少数满级玩家之一,还是90级副本神之领域记录保持者。

屏幕前的黄少天感受到了深深的震撼。他先前以为君莫笑只是无聊,偶尔去抢其他玩家的箱子玩玩,结果君莫笑是为了升级。这得有多大的毅力和恒心,拉多少仇恨,持之以恒地爆了多少玩家才能凑够直升60级的血珠?黄少天打开悬赏栏,看到挂在上面的名字是清一色的君莫笑,叹息着摇头。

变态,何等的变态。

而这样的变态为什么会收自己为徒?黄少天的眼睛眯了起来。他打开百度,开始查找师徒系统里带给师父的好处。果不其然被他发现了。就在徒弟突破三十级的时候,系统会自动分配给师父一个大礼包,里面有一种九星极品矿石,是打造银武的必备材料,而且需求量很大。

他沉思片刻,给君莫笑送去一条私信:“你该不会是想在我升三十后把我砍回二十九,再让我升三十,再砍回二十九,来刷九星矿石吧?”

这次君莫笑立刻回复了一条“……”。过了会儿又补充了几句:“你想多了。徒弟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砍的。”

呵。黄少天怎么一点都不信呢。

 

说好的带着下本一直没下,君莫笑在收了夜雨声烦为徒弟后就一直没理睬这边了。黄少天哈欠连天,正准备下线的时候,屏幕上弹出来一条系统消息:
索克萨尔申请加您为好友。

黄少天正疑惑这人是谁时,君莫笑来了消息:加一下你师兄。

哦。黄少天点了接受,并顺便加入了君莫笑和索克萨尔的队伍。队伍频道里已经有人说话了。

索克萨尔:对不起,今天工作拖得有点晚,麻烦你们等我了^_^。

这个师兄还挺客气的啊。黄少天心里嘀咕了一下,回复。

夜雨声烦:没事没事没事。现在是怎么样?下本吗?我正准备睡觉。

君莫笑:带你们下一趟本再去。都有麦有耳机吗?开麦开耳机。

索克萨尔:好,请稍等^_^。

夜雨声烦:好啊。

然后黄少天就开始在一边的抽屉里翻找起麦克风。他的电脑直接接的音箱外放,所以不需要耳机。在他和麦克风的一大团连接线搏斗的时候,另外两个人已经准备好了。 

“喂?请问能听见我说话吗?”一个男声从音箱里飘出来,听得黄少天整个人脊柱一酥。艾玛这声音,去当电台主持绝对粉丝爆棚。就是黄少天莫名其妙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而且这人说话太文绉绉了。

另一个人显然也同意黄少天的看法,嗤笑道:“——索克啊,玩游戏而已你还端着架子不累吗?”这声音应该就是君莫笑了,比索克萨尔的声音低沉,也还不错。光听声音也不像个变态嘛。

黄少天这边腹诽,那两人聊了两句,开始催。黄少天终于找到了插头,一把接上电脑对着麦克风开始吼:“怎么样怎么样?听得到我说话吗?”

回应他的是一阵诡异的沉默。黄少天奇怪是不是自己麦克风插头没插好,正要弯腰去摆弄的时候,另外两个人又出声了。

君莫笑:“……呵,原来是个人妖啊。”

索克萨尔:“说好的师妹呢?”

黄少天都忘了现在夜雨声烦是个女号了。


——TBC——


*后篇请点:03


后记:争取每2-3天更新一次。谢谢大家对01的支持!

 

 

 

 

 

 

 

 

 


评论(37)
热度(320)
  1. 琰羽东将阡陌 转载了此文字
    萌死了
© 东将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