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中心
以剑之名,愿你喧嚣罔闻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03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03

 

*娱乐圈paro永远不嫌多

*关于荣耀网游的部分私设如山基本胡扯,极端bug请和我说,尽力修改

*叶黄单一西皮,HE,其他西皮即使有也一句话带过


*前篇请点:01 02


03

 

“不不不不不是啊!你们听我说!误会!这都是误会!”黄少天反应过来后有点尴尬。他并不是有意玩女号的,之前操作角色甚至是打文字泡的时候也该怎么说话就怎么说话,没特别装作是女的,以至于他自己脑海里“人妖”这个概念都只剩薄薄一层,风一吹就没了,现在被人一说才想起来。

不过他觉得自己行得端做得正。玩女号又怎么了,他内心百分百纯爷们,于是特别义正言辞慷慨激昂地把自己建号时的乌龙风波吧啦吧啦给另外两人说了听。

索克萨尔听后问:“这是系统的问题吧?你联系GM了吗?”非常平静和自然,没有任何其他意味。

这种平静自然让黄少天顿时对索克萨尔有了好感,于是又把他和客服联系的过程吧啦吧啦说给索克萨尔听。

最后索克萨尔很认真地安慰道:“别放心上,等你满级后去做任务就好。”

黄少天心里索克萨尔那一栏好感度开始春风过境的野草一样蹭蹭蹭往上冒。

黄少天真心实意地道歉:“不好意思啦,我真不是故意瞒着你们的。”

刚刚一直保持沉默的君莫笑却接话:“我就知道我感觉肯定没错,你就不像个女的。女孩子家像你这么多话,谁还敢要。不过是个男的还这么多话,更没人要了吧。”

君莫笑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十分准确地戳中了黄少天的痛处——长这么大,黄少天还真没谈过恋爱。出道前刻苦训练时间紧张,出道后公司有规定不能谈恋爱。黄少天自己当然有和女孩子表白过,无一例外被发卡。这些卡片上写得话还和同一个百度网页上打印下来的一样:你很好,就是话有点多。

就是话有点多!

黄少天像朵烟花一样在电脑前炸开了。都是玩游戏的,怎么这个君莫笑三句话非要三句话都是嘲讽他,就不能和别人索克萨尔学学吗?他深吸一口气,垃圾话已经在舌尖就位,就等着锁定目标定点攻击。君莫笑像是觉察了什么一样呵呵笑起来:“哥关耳机了,有事打字。进本后跟着哥跑,听指挥。”然后就拖着队伍一起进了一线峡谷。

峡谷里重岩叠嶂,危机百出。君莫笑在前面跑得特别快,一点也没为跟在后面的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考虑。黄少天全心全力跟跑,愣是没分出一点功夫打字去喷君莫笑。

 

一趟副本跑下来整个人气得和下了火锅被七上八下地涮一样。退出游戏后黄少天还有点气,一觉睡起来仍然余气未消,郑轩打电话过来时炸起来的毛也没服帖下来。

郑轩有点诧异:“黄少,你早餐是吃的炮仗吗?”黄少天在床上打个滚,把脸埋在枕头里哼哼唧唧:“滚滚滚,郑轩是兄弟就别这个时候折腾我。又出什么事了?”郑轩说:“晚上有个聚会,喻总吩咐了你得出席。”

黄少天一下子坐起来:“聚会?什么聚会?”

“雷霆的戴妍琦你知道吧?她这段时间刚好一直在G市活动,喻总和肖时钦熟,就提出来替戴妍琦接风。”

黄少天啧啧了一声。当艺人的成天天南地北四处飞,哪里需要接风,需要的只是个理由大家聚在一起联络感情互通有无谈谈合作。戴妍琦是雷霆新的当家小花旦,B市舞蹈学院音乐剧系专业在读中,被肖时钦相中,上半年才出演了电视剧《红袖》出道,人气却已然有了赶追苏沐橙,和唐柔并驾齐驱的气势。不过黄少天没想到的是喻文州能和肖时钦搭上线,而喻文州为什么要让还在空窗期的他出席,这用意他也不好猜。

他又躺回枕头上心不在焉地问:“蓝雨这边肯定不止我去吧?”郑轩点头:“于锋也会去。”他嗯了一声最后和郑轩约好了晚上出发的时间,挂电话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闭上眼睛继续睡。

这转头一睡干脆睡到了下午。虽然醒来后胃里空空的,但是整个脸终于摆脱蜡黄呈现出一种注了水的桃子般白粉白粉的色泽,对着镜子左右看了两下,黄少天咂嘴,相当满意。最后敷完面膜挑了身还不错的行头,就下楼去和郑轩汇合。

黄少天的住处是蓝雨安排的,小区人不多,安全性和私密性有保证,就是离总部远。在楼下戴着墨镜站了会儿,没看到自己的保姆车,倒是一辆黑色的捷豹慢慢靠了过来。车窗摇下来后喻文州在车里对黄少天笑了笑:“郑轩临时有事,我顺路过来一趟,上车吧。”

黄少天一愣,倒退一步。他最讨厌和公司上面的人同行。于是他也对喻文州笑了笑:“啊喻总,我突然想起来我手机没带要上去拿。不好意思麻烦你等你先走吧。”

喻文州说:“没事,电梯上下也就五分钟,我等等就好。”说着就把车子熄了火。

黄少天还不死心:“不不不我这栋楼电梯坏了,我得走楼梯上二十二楼再下二十二楼,这没有十五分钟下不来,时间就是金钱喻总你还是先走吧。”

喻文州听后看了黄少天一眼,掏出手机拨了个号。“嘟嘟嘟嘟嘟嘟”,黄少天的裤兜开始振动。喻文州挂了拨号,黄少天裤兜里的动静就停了。

“哈哈你看我这记性。”黄少天干咳了两声。

“上车吧。”喻文州还是对黄少天笑眯眯的,一脸云淡风轻。

 

这趟车坐得黄少天像被放在煎锅上滋滋慢烤的带鱼一样。不知道为什么他脑袋里一直在循环君莫笑那句“话这么多”,所以在喻文州车上他一直紧闭着嘴,喻文州问他什么,他也一改本性十分精简的回答。不是他不想趁机和喻文州多套近乎,但是他和喻文州又不熟,话越多错越多就坏事了,还没爬出雪窟就又得被打回去。下车的时候黄少天浑身上下一轻,如同在岸上翻腾了半天的鱼终于跳进了水里。

聚会目的地是一个小型私人会所,服务生非常专业,见他靠近,主动上前确认身份后把他带进去。聚会已经开始,不少人已经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话了。

这种时候要相互引见一般是由经纪人牵头的,但是郑轩不在,喻文州把他丢下车后现在也没了踪影,黄少天左右环顾了一周,只有自己上。他之前被唐柔牵扯到而刷出来的负面新闻虽然很快就被叶秋和苏沐橙解约嘉世的风闻给顶下了头条,但是官方一直没澄清,外界已经有蓝雨想雪藏他的传言。从进门开始,一路都有人用眼睛斜他。

黄少天全不理会,悠哉自在,真正面撞上有谁给他脸色看,心里呵呵一笑,毫不留情给瞪回去。

在场内转了一圈,该打过招呼的已经打过招呼,虽然没有公司的后盾他自己根本谈不到什么合作机会,好歹不失了礼数。黄少天最后找个人少的时候塞给戴妍琦一张有安德鲁·韦伯亲笔签名的《猫》的百老汇原卡CD,意思一下尽地主之谊。戴妍琦把CD翻过来一看,激动之情溢于言表,高兴得似乎能脑袋上开出花来。小姑娘抬起头来盯着黄少天,两眼亮晶晶的,说:“黄少,你真舍得把这个给我啊?真舍得?”

说实话黄少天现在开始有点肉疼。他笑:“我要是说我其实舍不得你能把CD还给我吗?”

戴妍琦瞬间就把CD塞进了小手袋里,然后对着黄少天嘿嘿笑。黄少天本来想和戴妍琦多说几句话,但是眼角瞥到于锋走了过来,就走开了。

 

解决完该做的场面工作,黄少天退到场地边上的餐桌上,开始专心致志地做一件事——吃。早午饭都给跳了过去,他就指望着这顿晚餐能够补回来。一边迅速用夹子往盘子里以反重力的形式堆东西,黄少天还要一边念叨:“浪费,真浪费。这个看上去好吃,这个也好吃……”他夹到一半的时候旁边有喧闹,抬头一看,居然是苏沐橙到场了。苏沐橙不是应该在H市解决和嘉世的合约问题吗?她什么时候来的G市,叶秋呢?眼看着一大堆人朝着苏沐橙涌过去,黄少天摇摇脑袋,低下头咬了一大口蛋糕,眯起眼哼哧哼哧咀嚼起来。吃完后他伸出夹子想再去切一块,夹子却和另外一个夹子一撞。他扭过头,才发现身边站着另一个和自己一样正埋头大吃的人。

那人年纪看上去比自己大,长得还行,但黄少天不认识,不像是艺人。黄少天眨眨眼,夹子一动,把一块鸡翅拨过去,说:“来来来,这个好吃。”那人笑了,夹过鸡翅,边吃边自我介绍说:“你是黄少天吧?我是苏沐橙的新助理,叫叶修。”

大家都知道苏沐橙和黄少天是大学同学,私交不错。苏沐橙以前的经纪人或者助理和黄少天也多少有接触,所以这个新助理现在搭话黄少天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还自己接话:“看你这样子是苏沐橙自己减肥还拖着员工一起吃减肥餐吧?唉,可怜,真可怜,想以前大学的时候是谁一顿三两饭还加个包子,比我吃得还多。”

叶修呵呵笑了,抹抹嘴巴说:“你和苏沐橙关系那么好,现在怎么不去找她叙叙旧?”

黄少天探头看了眼快被人堆挤没影的苏沐橙,摇摇头:“现在去的都是想探听叶秋消息的,她肯定正烦,我干什么去凑热闹。”

叶修挑起眉:“你不想知道叶秋的消息吗?”

黄少天挑起一块叉烧塞嘴里,说:“该知道的时候总能知道。现在别人不想说,成天八卦着去问,几个意思?”

叶修呵呵了两声:“难道你不想去演他的电影?”

这个问题黄少天思索了一会儿,吞下嘴里的叉烧,认真道:“想当然想。但是先不说我能不能演,叶秋的镜头太冷漠无情了,演起来肯定难受。”

回答的时候黄少天脑子里想的是苏沐橙在《风声乱》里的扮相。苏沐橙那么一个大美女,在《风声乱》里演一个破了相的孤苦女人沈暗秋。叶秋还特别喜欢拍沈暗秋带着疤痕的左脸。火红蛛网一样的痕迹盘踞在那张脸上,就像悲剧的命运缠绕这个可怜女人一生。电影最后一个镜头是沈暗秋站在荒漠里,红日悬空,血色潮汐般从天空中落下,落满大地,落满沈暗秋的肩膀,淹没了整个镜头。直到沈暗秋不存在了,苏沐橙也不存在,只留下了《风声乱》。

那个时候黄少天就想,叶秋对苏沐橙尚且如此,对其他演员呢?他心里有配得上他镜头的演员吗?别的导演的镜头是表达、展示、挖掘演员、角色、故事、深意,但是叶秋的镜头带着挑剔、冷酷和残暴,目的是破坏。把美好的东西撕裂给人看,叶秋可是直接把所有美好给蹂躏成一地灰。

黄少天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他警惕地看了正勾着嘴角看着自己的叶修一眼,压低声音威胁道:“哎刚刚那话你可不能和别人说啊,苏沐橙也不能说,说出去没面子,太没面子。我演技无敌英俊非凡什么都能演,叶秋不找我是他的损失。”

对此叶修只是几不可闻地哼了声,专注于自己的鸡翅,不再和黄少天说话。

 

聚会要结束的时候喻文州终于出现了,身后还跟着肖时钦和戴妍琦。苏沐橙也摆脱了人群走了过来。肖时钦走过来对黄少天笑了笑,又分别对苏沐橙、叶修笑笑,说:“合作愉快。”然后带着戴妍琦离开。黄少天愣了愣神,不知道肖时钦在说什么。他想去问喻文州,还没张口,却被叶修毫不客气地打断:“我和沐橙没开车过来,回去时我们挤挤啊。”

怎么这么嚣张。黄少天扭过头瞪着叶修,但是叶修完全没理他。于是回去的时候变成了喻文州开车,苏沐橙在副驾,黄少天和叶修坐在后座的诡异格局。

没有了外人的注视,苏沐橙便恢复成大大咧咧的样子,她在副驾上回过头来看黄少天,咧嘴笑:“马上要和本影后合作了,黄少开不开心,激不激动?”黄少天本来想问我怎么就要和你合作了,脑袋里一转肖时钦的话和喻文州让他今晚出席的用意,便猜了个七八分。

于是他嘻嘻哈哈和苏沐橙闹开来:“走开走开走开,应该是你高兴激动能和本少合作才对。我也是一集几十万的身价不比你差太多吧?”然后嘻嘻哈哈间,他便从苏沐橙那里套出来事情的原委。

苏沐橙说的合作机会,是指她、黄少天还有戴妍琦将要同台搭档演一出话剧,肖时钦亲自导演。巡演九月末开始,要持续到十一月才结束。

问出来的信息越多,黄少天心里的怒火也烧得越旺。这些事情应该由喻文州来告诉他,决定之前应该要过问他的意见,但是喻文州一个人独裁把所有事情安排妥当了。面上带笑,可黄少天瞪着喻文州后脑勺的目光几乎起火。

坐在一旁的叶修突然凑过身来,低声笑:“有人不高兴了?”他靠过来的距离极近,温热的呼吸蝶翼般拂过黄少天的脸颊。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叶修又收了笑意吩咐道:“这件事听你们喻总安排,对你好。”

黄少天回过神来,瞪叶修一眼:“还用你提醒我。”

喻文州独裁的理由黄少天不难理解。魏琛离开前他参演的本子都是魏琛一手挑选,走得是根正苗红路线,清一色各大卫视八点档的剧里男一男二或者男三,对打演技基础和保证曝光率绝对有益,但缺点也一目了然。很多人,尤其是年龄层较大的人一看到黄少天的脸就能认出来:这是个演员。可是喜欢吧,谈不上,就是个演员而已。真正有追星热情的年轻人又把黄少天和乏味划上了等号。所以黄少天的人气一直停在那不上不下的位置。魏琛当年为他定下的发展路线,到底还是有点不适合现在的时代了,他需要另辟蹊径寻找出路。而肖时钦这次的话剧是个极好的机会。

可是话剧巡演耗时长,曝光率和电视剧电影没法比,现在但凡在一线活跃的演员没有人愿意接话剧活的。黄少天虽说只混到了一点五线还落到快被雪藏的下场,没人能保证他耐得住话剧的寂寞。所以喻文州只手遮天的行事风格也情有可原。

不过这不代表能原谅。黄少天想得可比别人以为得远。上面那些弯弯折折,他自己脑袋里一转,看得通通透透和揣了个明镜一样。甚至在喻文州进入蓝雨前,黄少天自己已经开始尝试转型。

想到自己从头到尾被蒙在鼓里,黄少天开始磨牙。一直盯着他的叶修呵呵了一声,身子前倾去和喻文州悄悄说话,不过与其说是和喻文州说,倒是更像说给他自己听:“到底是老魏费了番心思的小子,之前倒是小瞧他了。”

 

喻文州把车在小区的地下车库停好后,黄少天爬下车准备回家。结果他走了几步路,一回头,发现喻文州苏沐橙还有叶修三个人都跟在后面,顿时“咦”了起来。

“你们三个这是想干什么?跟着我回家吗?我家只有一张床即使是苏妹子也只能睡地板啊?”

苏沐橙翻了个白眼,直接按下电梯上21楼的键,喻文州按了23楼,叶修则不慌不忙地按了22楼。

22楼,黄少天也住22楼。

喻文州说:“这栋楼二十层以上都是蓝雨的房产。沐橙和叶修之后的工作重心暂时转移到G市来,我也刚到G市,大家住得近有个照应。”

叶修手插在裤兜里,靠在电梯一侧眯起眼笑了:“现在这么多人和少天大大做伴了,大大是不是特别有安全感?”

有个毛线的安全感啊!黄少天心里咆哮了。他现在楼上住着公司老总,楼下住着从大学开始专门克他的女人,旁边住着一个来路不明的可疑人士。

三面受限,四面楚歌,这还不如他当初一个人住这里寂寞如雪呢。

 

七月份剩下的时间所剩无几,要赶在九月底顺利开始巡演,压力非常大。黄少天一拿到剧本就开始头疼。肖时钦这次选的剧本《大象在巴黎》是个充满了浪漫主义气息和文艺范儿的本。两个女孩穷游欧洲的路上结实了一个男孩,三人一路上玩玩闹闹,不断经历相遇和分别,其中有欢笑、有泪水,也有感动和收获。剧里还穿插了大量舞蹈,十一首原创歌曲。仔细一看作曲作词人,王杰希张佳乐,黄少天左眼皮一跳。再一看舞蹈编排,方锐,黄少天右眼皮一跳。再看了看台词和歌曲的分配量,苏沐橙和戴妍琦因为交替上场歌曲舞蹈各学会一半就行,黄少天要十一首歌从头唱到尾全程蹦蹦跳跳,加上其他角色两倍的台词量。

这叫什么事!

黄少天进训练室第一天就拖过肖时钦身边的一把椅子坐上去,谄媚道:“肖导,肖大导,你看我这个戏份是不是有点重?我应该是一片衬托鲜花的绿叶才对,这么重视我,让戴妹子和苏妹子觉得受冷落,影响我们演员间的团结,这么不好,非常不好。”

肖时钦推了推眼镜,笑道:“怎么?黄少居然还嫌台词多?这可是为你量身定做的角色。”量身定做四个字读得一顿一顿,非常重,听得黄少天嘴角一抽。

黄少天怎么觉得肖时钦笑起来那么像喻文州。果然是相由心生么,心黑黑的人笑起来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于是黄少天每天天不亮就爬起来滚进了训练室饱受摧残。苏沐橙和戴妍琦到的时候他往往已经训练了两三个小时。等苏沐橙和戴妍琦离开了,他还要继续训练,直到踩着满地星光回去。他的休息时间压缩到了平均每天三个小时左右。即使是这三个小时,他梦话里都念叨着台词。

 

一天半夜一点半的时候叶修突然心血来潮想要吃夜宵,便从荣耀里暂时退了出来。今天晚上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的ID又是灰的。喻文州他知道,现在忙得陀螺一样脚不离地,当初来玩荣耀也只是因为他考虑对荣耀公司进行投资,亲身体验一下这个游戏到底如何。至于夜雨声烦,倒是也有好些日子没上线了。叶修当初收夜雨声烦当徒弟也是一时兴起,夜雨声烦一开始每隔十分钟就在世界频道喊话时他就注意到了。

吵啊。当时叶修就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吵,弄得他都想把世界频道给屏蔽了。后来三番五次把夜雨声烦给打趴下多少也有点想让对方闭嘴的意思。虽然他很快就意识到光是把夜雨声烦给打趴下是远不能让他闭嘴的。而现在夜雨声烦好久不上线,叶修生出一种自己还没养熟的鹩哥一声不响飞走了的感觉。

在橱柜里翻箱倒柜找了一通发现自己的泡面库存已经告罄了,叶修穿上外套,开门准备下楼去小区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采购点储备粮。这栋楼每层就两户,他家门和黄少天家的门正对着,中间夹着电梯。所以一出门叶修就看到黄少天家的门没关严,留了一丝缝。

叶修眼睛一眯。这是怎么回事?该不会被闯空门了?于是轻手轻脚走过去往门缝里一瞅,看清楚门内动静后顿时失笑。黄少天躺在玄关的地板上呼呼大睡中。叶修走进门里摸索着开了灯,突然亮起的灯光让黄少天在睡梦里皱起眉,咕叽了一声扭过头把脑袋埋进了胳膊肘里,却还是没醒过来。

叶修听苏沐橙说了他们现在话剧排练中的状况,尤其是黄少天的。不过听说是一回事,看到真人直接累到睡在门口是另一回事。这好歹还是支撑到进了家门,没睡在电梯里。

叶修蹲下去狠狠摇了黄少天一把:“喂!有点出息没有,这就趴了?要趴趴床上去。”过了好一会儿,黄少天才费力地睁开眼睛,慢慢坐起来,一脸迷茫地看着叶修。

半个月没好好互相打照面,黄少天明显瘦了一圈。他本来就不胖,再瘦,下巴尖尖得看着摸上去都扎手,眼睛底下的黑眼圈和有人恶作剧,用毛笔蘸了墨汁画上去似的。此刻没睡醒,两眼泛着水汽,更显得面嫩好欺负。叶修一个没忍住,揉了揉黄少天脑袋,逗小孩一样低声说:“乖,听哥话,进去睡。”棕色的头发软软地蹭着他的手心。

黄少天还真听话地站起来,摇摇晃晃走进卧室,扑通一下倒在床上,立刻团成一团又睡了过去。叶修觉得好笑,见没他什么事了就出了门,留心给黄少天把房门关严了。再低头看表,一点四十五,胃里本就空荡荡的,现在更是饿得厉害。

 

——TBC——


后记:献给亲爱的月亮!三年之别今日于全职重逢,吾甚幸(ಥ_ಥ)!谢谢你不嫌弃我啰里啰嗦,帮我捉虫并提出非常棒的意见!真的非常感谢Orz!

PS:三次元开始忙,更新频率估计下降,尽力保证至少周更_(:з」∠)_。

评论(21)
热度(312)
  1. 琰羽东将阡陌 转载了此文字
© 东将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