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中心
以剑之名,愿你喧嚣罔闻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04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04

 

*娱乐圈paro永远不嫌多

*关于荣耀网游的部分私设如山基本胡扯,极端bug请和我说,尽力修改

*叶黄单一西皮HE,其他西皮即使有也一句话带过


前篇请点: 01 02 03


04

 

七月最后一点时日拖曳着长尾在天边坠落,满载着盛夏的八月在天空里扬起金色的风帆。炽热的风趴在灰白的水泥马路上吐着舌头,温度计的指数煮沸了似的上冒。一切都在太阳热切的注视中融化了,化成蜂蜜一样,黏稠温热,透不过气来。

八月三日上午十点,嘉世召开新闻发布会,陶轩对着一片白花花的闪光灯面无表情地宣布,叶秋还有苏沐橙正式离开嘉世,同时还替一如既往不愿在媒体前露面的叶秋公布了他近年将不再执导任何电影的消息。下午网上就开始有媒体先后爆料叶秋退隐实为江郎才尽,苏沐橙整过容耍大牌等等。

那天白天里训练的时候苏沐橙什么都没表现出来,和戴妍琦一起在练功房里对着镜子,照着老师的指导,如寻常一样认真的练习舞步。长发在脑后盘成一个高高的发髻,旋转、抬腿、手臂升起又落下,每一分动作都灌注着认真。而黄少天在另一边的练功房里进行着单人特训,什么也不知道。

晚上十点半黄少天颤颤巍巍爬进郑轩开过来的保姆车,缩在后座上,脑袋挨着窗户,正对着空调出气口。他半阖着眼睛打开一天没碰的手机,刷了下新闻,眼睛顿时瞪大,烧着流量把陶轩宣布消息的那段视频给打开。看完后他又把视频倒回去,再看一遍。然后又倒回去,再看一遍。

叶秋退隐了。

叶秋不再拍电影了。

看了好多遍,黄少天才慢慢确信自己并没有听错。然后他关上手机,突然浑身上下难受得厉害。郑轩从后视镜里看到他在后座上驴打滚般折腾,忙问怎么了。黄少天郁闷:“不知道啊。”然后他又不高兴地挪动了一下,“我不知道。”

叶秋退隐本来和黄少天一点关系都没有。他连叶秋的粉丝都算不上。作为演员黄少天对叶秋身为导演的才华是绝对打心里敬服,但是叶秋的风格对黄少天来说过于诡谲和怪诞,也过于冷漠。真论国内的导演,黄少天还是更喜欢关榕飞那样的风格,每一个镜头都透着讲究和精细,以及一种对镜头里所见之物的狂热和喜爱。

但是现在叶秋退隐,黄少天心里却没有由来的一阵空洞。他看着车窗外在夜空里连绵成一条白线的路灯灯光,心想这大概和看星星是一个道理。在空中被人瞻望已久,不见得真的喜欢,但是天天抬头就能见到也成了习惯。一旦真的陨落了,眼里的夜空也有点黯淡。

 

《大象在巴黎》对三个主演的针对性特训终于结束,要开始合练。戴妍琦音乐剧专业在读,演唱和表演都有底子,但是舞蹈颇有点临阵磨枪。苏沐橙和戴妍琦相比,唱歌上还要多下功夫。黄少天唱跳演都能上,但是担着的演出部分最重,这段时间一直在超负荷运转,大脑里塞满了台词曲调舞步,颅骨都要被挤压成薄薄一张纸。

第一天合练,一个上午连开场第一幕都没有啃下来。

肖时钦不是那种容易发脾气和急躁的导演,在年轻一代导演里他的耐心是出了名的好。但是一直被人用沉重的目光死死盯着,黄少天不由得缩缩脖子,觉得还不如被人痛痛快快骂一顿。现在中午休息,戴妍琦被肖时钦叫去开小灶,黄少天难得偷闲,靠着练功房的镜子盘腿坐在地上刷微博,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按按按,速度飞快。正打字打得酣畅淋漓,突然有人伸手过来硬抢他手机,一个不留神松了手,手机便落入那人手里。

“哎哎哎!干什么干什么啊?”黄少天一下子跳起来,伸手想夺回手机。

苏沐橙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他伸过来的手,正大光明看起了他手机上的内容:“怎么啦?看你看什么这么投入。微博上又有什么了吗——嗯?你这是,你这是——”说着说着苏沐橙停住了,睁大了眼睛认真看起来。黄少天一看自己在干什么已经暴露了,干脆又坐回地上等苏沐橙看个够。

苏沐橙看完后开始哈哈大笑:“哎呀笑死我了,没看出来黄少有披着小马甲和人撕逼的爱好。这个是你微博小号吗?夜雨声烦?回头加一下我。”

黄少天苏沐橙他们的微博大号都是公司给注册的加V号,平时的发言都在公司的监管之下。公司是禁止他们再开小号的,怕他们说些不该说的被人扒皮。不过真偷偷开小号开始玩,藏好点有谁管呢。这几天黄少天有空就披着自己的小马甲和网上的叶秋黑以及苏沐橙黑撕,杀得天昏地暗那叫个痛快。

苏沐橙把手机还过来,也坐到地上,继续笑:“你呀,说起话来叽里呱啦吵得厉害,掐起架来更吵,还真有几个人活生生被掐灭了。”笑完又认真地说了句,“谢谢你帮我说话。不过我都不介意,你真没必要这么做。”

黄少天摸摸鼻子,挥挥手:“别别别,谁说是为了你,我看不惯这些人,和你又没关系。再说多掐架,活跃思维锻炼手速保持状态,那是多多益善。”

其实黄少天自己被人黑的时候都没这么上心过。可他现在的状况比苏沐橙还不如,根本帮不上忙,只能微博上捡几个黑黑往死里胖揍。这些他不说,苏沐橙不点破,大家搁在心里,都知道。

那边苏沐橙眨眨眼,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又不怀好意笑了:“和我没关系,那怎么和叶秋有关系了?你不是对他一直不感兴趣吗?我之前推荐你去他那里试镜你都没去。”

“那个试镜魏老大给我推了,过了好久才告诉我好吗!”黄少天开始叫嚷,“再说怎么又和叶秋有关系?他是顺便,我主要帮你,他沾你的光。”

苏沐橙笑得更像一只狐狸,黄少天脑袋里把刚才自己说的话一转,意识到刚才他是在啪啪啪给自己打脸。他皱皱鼻子,想继续装下去,结果装不下去了,索性耷拉下肩膀:“好吧和他是有一点点关系,就一点点啊。不过你说这奇怪不奇怪,叶秋还在拍电影的时候我对他不感兴趣,现在他不拍了,我这几天还总想着把他的电影全部再看一遍。”

苏沐橙笑得眼睛弯成两枚月牙:“让你之前不喜欢他,现在栽了?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怎么还和轮回扯上关系了!啊不要说轮回,一说轮回我就想到周泽楷。而且我还没栽,没呢!”黄少天觉得不能再让苏沐橙乱说下去,爬到练功房另一端坐下。苏沐橙只是继续看着他,一脸“我什么都懂”。黄少天对苏沐橙做个鬼脸。他一点都不想知道苏沐橙懂了什么。

 

肖时钦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一脸阴沉,眼睛被镜片一挡,更显得眼神捉摸不定。窗外黑云压城,老树在风里摇摆,年迈的骨骼咯吱作响。

黄少天努力让全部心神集中在脚下的舞步上。他和戴妍琦以及苏沐橙对视了一下,三人交换着队形,点地、旋转、大跨步,定住身位念完最后一句台词,音乐停下,这一幕终于演完。所有人喘着气看向肖时钦。

肖时钦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一手托着下巴,对着放音乐的助理打个手势,简单的两个字:“再来。”

训练室里响起拖拖拉拉的脚步声和嗡嗡的低声议论。今天加入的第二幕群舞演员往后退,重新排队形,相互间低声抱怨。站在一旁的助理和舞蹈老师们也交头接耳,对着黄少天、苏沐橙、戴妍琦三人指指点点。

郑轩给黄少天递来毛巾,指了指黄少天被汗水打湿后纠结成一缕一缕贴在额上的刘海。黄少天只觉得整个气管起火皲裂了一般,一呼吸就泛起细微的疼痛,差点连“谢谢”都没说出来。在他旁边戴妍琦和苏沐橙脸色也不好看。今天早上开始排练前,戴妍琦还和苏沐橙抱怨说做了一晚上噩梦,一早起来发现额头上都急起了痘,吓了她一跳。

合练了快一周,一共十四幕的话剧在练功房里才排到第二幕,而且完全达不到肖时钦的要求。一开始是他们中间总有人忘词,舞步不熟,交换走位的时候还撞到一起过。现在一幕拉下来基本不会出错,肖时钦皱起的眉头却始终没松开。

黄少天咬了咬下唇。不用肖时钦和他明说,他自己心里也有数。现在光是保证不出差错就用了他们三人的全部力气,更别提表现出肖时钦想要的那种严丝密缝的默契美感。他和苏沐橙之前没正式在舞台上亮相过,镜头前表演和舞台上表演的差距,让他们无所适从。

演员们都就位后,音乐响起,第二幕从头再来。第二幕的故事背景在威尼斯,正式出演时道具组会做一个迷你叹息桥,现在在排练室里就先用两个箱子架了宽木板代替一下。苏沐橙站到宽木板上表演自己的部分,一个旋转转到一半,脚下一崴,竟是直接从一米多高的板子上面摔下来。

黄少天离苏沐橙近,忙过去接,结果被摔下来的苏沐橙给压到地上。

“哎呦我的背!苏妹子你真的只有百度百科上写的50公斤吗!重死了……”

众人见苏沐橙摔下来,脸都吓白了。现在听见仰躺在地上的黄少天大声嚷嚷,不少人又笑起来。苏沐橙没什么事,回过神来后就拉着戴妍琦的手站起来。在站起来前还不忘在黄少天肚子上抽了一巴掌:“我现在只有49公斤!”黄少天又捂着肚子哇哇叫了声。

肖时钦坐得最远,却第一个站到了两人身边,看到两人有说有笑,铁青着的脸色终于缓和了点,轻斥道:“胡闹!两个人都小心点!没事的话就继续排练。”

黄少天听话,撑住地板想自己站起来,手肘和背部一疼,没撑住,又倒回地上。

在场人脸色都变了。

“哎我没事没事没事!真没事!就刚刚摔地上的时候可能磕了下。”黄少天还躺在地上,却先开始大声叫。郑轩过去把黄少天小心地扶起来,一看肘部,已经有些红肿,又想去掀黄少天的T恤看看背部的情况,还没掀起来就被黄少天疼得龇牙咧嘴地挥开手。

肖时钦脸现在黑得像块碳,直接吩咐郑轩道:“送黄少天去医院看看。”

黄少天想抗议,嘴巴一张,还未出口的话被肖时钦的目光扼杀在嘴巴里。

 

去医院的路上刚好赶上伴晚的下班车潮,堵车堵得饭点直接在马路中央度了过去。等到达医院的时候,黄少天肘部的红肿已经开始发青。医生捞起他T恤一看,背上也是青了一大片。不过好在骨头没事,就是会疼上好一段日子。开了点跌打损伤药医生就把黄少天打发走了。黄少天出房间前,医生追问了句:“你这是拍武打片弄的吗?”黄少天一愣,回头一看,那医生正埋头在桌上填表格,头也没抬。他咧嘴笑:“不是,拍别的出了点事。”“哦,这样。”医生抬起头,五十岁左右的年纪,“我和我内人都挺喜欢看《郭菲菲结婚记》,我们觉得郭菲菲应该和你在一起。”

《郭菲菲结婚记》是黄少天以前演的一部都市剧,女主角郭菲菲是舒家姐妹里的舒可欣演的,黄少天演的是被女主备胎了的男二。黄少天嘿嘿了两下,说声谢谢,笑嘻嘻地出了房门。

走廊里郑轩正等着在,一直听着诊室里的动静,见黄少天出来忙拿出副墨镜要往黄少天鼻子上戴。

“干什么呀?又没人认出来?”黄少天伸手去挡。

“怎么没人认出来!刚刚不就被认出来了?”郑轩和他急。

黄少天想到刚刚那个医生说的话,咳嗽两声:“咳,人家那哪是认出我了,是认出了我在结婚记演的男二,不作数。你信不信他连我名字都不记得。”

这下郑轩不说话了。一直跟在黄少天身边,黄少天发展路上碰到的瓶颈他很清楚。于是收起墨镜,郑轩的注意力又转移到黄少天的手肘和背上。刚刚涂了消肿的药,黄少天肘部和背部都黄橙橙一层软膏敷着,看着郑轩直弹舌头。

“这疼不疼啊?怎么就看这么一下就出来了,要不再回去拍个片子什么的?”

“医生都说没事了,还是你什么时候考了行医执照?”黄少天推了郑轩一把,“再说大老爷们皮糙肉厚能有多金贵。”

“金贵啊,怎么不金贵!我的饭碗可是系在你身上!”郑轩掂量猪肉一样捏了捏黄少天的胳膊,“虽然现在这身肉被冷藏冻得硬邦邦,不过马上解冻了还是好肉。”

“哈!哈!哈!”黄少天翻个白眼,不再理会郑轩,大步流星走出医院,“不知道现在回去还赶不赶得上和苏妹子、戴妹子再排几遍。”

“肖时钦让你今天直接回去休息,沐橙和妍琦晚上先练她们的solo,用不上你。”突然旁边有人插话进来。黄少天停下脚步扭头一看,一个男人斜靠在医院门口的墙上,见他们过来,把手里的烟掐灭在一边的垃圾桶上后走上前来。黄少天眨眨眼,一拍脑门叫道:“叶修!”

叶修对他点点头,先转过去和郑轩说话:“文州让你现在回蓝雨一趟,有事情吩咐。”看到郑轩的目光转向黄少天,又补充道,“这家伙我送他回去。沐橙不放心他,让我替她来照顾一下。”

郑轩迟疑:“黄少还没吃晚饭——”

“再喂一顿饭。”叶修叹口气,好像吃了什么大亏。

又抓着叶修的手托孤般絮絮叨叨了几句,郑轩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叶修这次开的自己的车过来,一辆很普通的大众。黄少天背部有药不能靠着椅背,干脆坐到了后排,身子前倾树袋熊一样牢牢抱住副驾的椅子,下巴搁在椅背顶端,一侧头就能盯着叶修的侧脸看。

叶修一边打方向盘出库一边问:“少天大大一直盯着我看干什么,难不成被帅到了?”

黄少天顿时一脸嫌弃:“哎呀我靠!要帅也是你被我帅到好吗?你这个助理怎么这么嚣张,你到底是谁啊?和苏沐橙那样说话,和喻文州也那样说话,什么来头。叶修,叶修……都姓叶,你不会和叶秋有什么关系吧?”

叶修握在方向盘上的手微乎其微地一颤,通过后视镜看了黄少天一眼,又移回路面上。

“呵呵,我要是真和叶秋有关系,现在能在这里给你开车跑腿吗?”

“也是。”黄少天本来就是胡诌,眼神一转,突然又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啊,那个,那天晚上是你叫醒我让我去床上睡的吧,谢谢啊。”

“没事。今天沐橙的事情也谢谢你了。你后来还有在玄关门口睡着过吗?”

“没,哪能呢!唯一一次就被你撞上了!”黄少天立刻矢口否认,虽然后来又有一次他躺在客厅地毯上睡着了。不过这种事情不足为外人道也。为了转移叶修的注意力,黄少天信手拈来许多话题,一个人吧啦吧啦就开始说个不停。从他和苏沐橙大学时候的事情一路说到这次合演话剧。于是叶修被迫从黄少天的视角把不少以前苏沐橙就给他讲过的事情又听了一遍。说到最后黄少天开始打听叶修这段时间去哪了为什么没随时跟在苏沐橙身边,在知道叶修是回H市替苏沐橙和嘉世谈妥解约的事情时,他又把话题转回了叶秋身上。

“哎,你这次去H市有见到叶秋吗?他到底为什么不拍电影了呀?”

叶修注意看着红绿灯,说:“上次你不是还说自己不八卦吗?”

黄少天皱眉:“这哪能一样?解约不算个事,但是彻底不拍电影了,叶秋靠什么吃饭?如果这么轻易就能不拍了,他当初为什么要入这行?”

“那你呢,你为什么又要演戏?”

黄少天没有丝毫犹豫,斩钉截铁地说:“我想出名。”

叶修又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你这也回答的太直白了,一般装也要装成说什么热爱表演啊,献身艺术吧。”

黄少天斜他:“我当然也喜欢表演想献身艺术,不然这圈子心脏脏的人一堆,压力大幸福感低动不动被黑被雪藏,忙起来一天睡三小时,谁受得了。不过我一开始跟着魏老大出来,就是想出名啊。这点我不会藏,没什么好藏的。”说着他紧了紧环在椅背上的手臂,“我不想哪天我死的时候一声不吭的,就像世界上从来没有我这个人一样。”

这时对面一辆车行驶过来,雪白的远光漫进来,流荡过黄少天的脸庞,让他的眼神在黑暗和白光交映间闪烁明灭。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模糊一片的前方,既不迷离也不动摇。

叶修最后看了黄少天一眼,降低车速方向盘一拐,停在一家M记的外卖专用车道里。

黄少天一看M记的招牌,伸手挠叶修的肩膀:“我不吃这个,我要吃虾饺。”

叶修对服务员竖起两根手指:“两个巨无霸。”

黄少天怒,手上挠得更用力:“不吃不吃不吃!我要吃虾饺!”

叶修对服务员竖起一根手指:“再加个儿童套餐。”

买好餐后叶修把外卖袋子丢到后座上,吩咐说:“两个巨无霸是我的,你吃儿童套餐,乖。”


——TBC——


后记:谢谢月亮帮我捉虫,然后陪着我一起琢磨文章的各种细节,真的非常感谢(ಥ_ಥ)!感觉后面的路好漫长看不到头【大哭.gif…


评论(25)
热度(282)
  1. 琰羽东将阡陌 转载了此文字
© 东将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