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中心
以剑之名,愿你喧嚣罔闻
 

【叶黄】天欲雪(《藏器待时》番外)

【叶黄】天欲雪(《藏器待时》番外)

 

*叶黄娱乐圈paro,演员叶x金主黄,《藏器待时》番外

 

正文请点:《藏器待时》 


叶修初冬的时候跟着《铁马冰河》剧组进到东北大山里拍戏,归期一拖再拖,眼见着遥遥没了边际。恰好黄少天在电视里看到那片区域大雪封山,千山万仞尽裹银装,人迹难觅,雁雀飞绝,心里按捺不住,拖起行李箱就想往山里跑。

喻文州在门口拦住他,也不多说,递给黄少天一张纸。黄少天一看,未至东北,已遍体身寒。纸上的照片分明是有人偷拍到叶修在车里亲吻他,所幸角度不好,叶修的后脑把他的脸给遮得严严实实。但旁边配着的字也足够让人肝胆一颤:叶神夜会蓝雨高层,包养之说并非空穴来风?

他用力把纸揉成一团,手有点发颤,看向喻文州,问:“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被拍到?叶修他——”

喻文州拍拍他肩膀先稳住他,说:“叶修还不知道,目前没其他人知道,报道被我压下来了。但是压得了一时,你们如果不小心点,总有被捅出去的一天。”

黄少天沉默半天,点点头。他知道喻文州是不想他现在在风尖浪口上跑去找叶修,落人把柄。他握紧手里的行李箱,说:“我不去找他,我就远远看一眼,然后就走。你知道我说到做到。”喻文州到底是心软,又拍了拍他肩膀,说:“我也不是逼你做到这样,但是万事总归小心一点,好吗?”

 

剧组为了避免外界干扰,特意走到了林区最里面。黄少天下了飞机,上了大巴,转乘小三轮。最后路况太差,机动车没有人愿意走,便蹭了一个村民回村的驴车,缩在车厢的一堆苞谷里跟着驴子深一脚浅一脚的摇晃。他把手脚往身体中心拼命缩,眯着眼看车外。黑漆漆的夜淹没了上来,除了驴车前头挂着的一盏灯,伸手不见五指。他模模糊糊想自己要是一头栽进这黑暗里,根本没人能把他从其间打捞上来。

好不容易回了村里,他把行李箱随便往哪个剧组人员的房间里一丢,撒开腿就往那头的剧组跑。

即使天黑了剧组仍在赶进度,黑压压山头一片,就那小小一角挂满了灯生足了火还亮堂着,围满了人。黄少天就冲着那片光跑。雪漫到小腿,他看不清楚,跑起来东倒西歪,如同没断奶的羔羊。一个不稳,他脸朝下栽进了雪堆里。

冰冷的雪贴着他的脸,他之前的兴致突然被戳破的气球似的消失了,干脆就躺在雪里不动弹。然后就有人伸手往他腋下一夹,把他从雪堆里抱了出来。

“多大了跑步都不会?怎么跑着跑着就没影了?”

一听到这声音,黄少天又活了过来,抱着来人树袋熊一样不撒手,在黑暗里摸索着对方的脸,不断念叨着对方的名字:“老叶老叶老叶……”好像多念一次就多一份心安。

叶修只是觉得他好笑,隔着厚厚的棉衣往他大概是屁股的地方拍了拍,说:“走吧,到那边去,让你见识一下我拍戏。”

黄少天被牵着走了几步路,突然想到喻文州的话,自己扯回了手。

叶修回头看他:“怎么了?”

他往后又退了一步,想了想说:“你那边拍戏我这个闲杂人等去看着总归是不太好,要是被人看到了说些有的没的你不要脸我还要脸……”

叶修呵呵笑了:“你是演员家属,怎么就成闲杂人等?别人不说,你是家属,难道别人说,你就不是了吗?”说着又牵起黄少天的手。

这次黄少天没再挣开。

在到达灯火明亮的剧组驻地之前,叶修牵着他从雪夜里穿过。落雪簌簌,风过戚戚,夜色加身,黑暗无波地翻滚。他更紧地握住牵着的手,仰起脸,让雪花落在额前。


—— The End——


后记:和正文画风又不一样,所以单独发一下ˊ_>ˋ。

评论(7)
热度(302)
© 东将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