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中心
以剑之名,愿你喧嚣罔闻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05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05

 

*娱乐圈paro永远不嫌多

*关于荣耀网游的部分私设如山基本胡扯,极端bug请和我说,尽力修改

*叶黄单一西皮HE,其他西皮即使有也一句话带过

前篇请点:01 02 03 04

05

 

次日早上黄少天出门,刚好碰到叶修出来,两人一起进了电梯。黄少天晚上因为背上的淤青不能平躺,睡得不安稳没什么精神,打起招呼来也没精打采,字数特少:“哟,老叶。”话音未落,眼睛闭上了一半。

叶修只是抬眼瞥他一眼,说:“给你喂个汉堡就开始叫老叶,是不是昨天晚上给你吃虾饺,你就叫我老爷?”

得,被刺激一下精神就来了。

黄少天不想睡觉了,深吸一口气想发作。这时电梯停在21楼,苏沐橙走了进来。她看到黄少天两个胳膊肘还是黄橙橙的敷着药,底下的淤青连厚厚的药膏都遮不住,垂下眼睛低声问:“你这真没事?”

黄少天顿时忘了喷叶修,整个人一哆嗦,特真诚地说:“苏大爷,你别这么和我说话,怪吓人我不习惯。”苏沐橙听后反手往黄少天肚子又是一抽。

黄少天被抽得一跳,开始叫嚷:“哎呦苏沐橙!我就和你客气一下你还真动手。我这是伤患啊!伤患!对了你问问你旁边这个人,昨天晚上给伤患吃的什么!”说到底还是把矛头又对回叶修身上。

叶修笑了:“昨天晚上是谁硬吃了两个巨无霸喊肚子疼?”

听他这么一说,黄少天胃里又隐隐传来昨晚吃多后那股徘徊不去的疼痛感,咂咂嘴,不说话。

 

叶修开车送两人去在市郊的练功房。前几天叶修不在,苏沐橙都和黄少天一起坐郑轩的车走。就车上这会儿功夫,两人都争分夺秒地对台词。对戏这种事他们上大学的时候没少干过,头次舞台表演,压力一样大,更是同仇敌忾一致对外,于是后排上一路都飘来台词和歌声。苏沐橙唱歌一开始总是有点摸不着调,黄少天给她“哆-哆-哆”定音,领着她一起唱。一开始两段音律杂乱如乱石落地,渐渐便飞鸟一般滑入缓缓流淌的旋律。叶修把车窗摇下来,风浪潮般涌进来,落在后排两个年轻人的歌声里,静静盛开。

车上面练得好好的,一进练功房里就走了样。

“停!”肖时钦一把把握在手里的剧本拍在座椅扶手上,行进到一半的音乐戛然而止。三个年轻主演偏过脸来,汗水涔涔,满面迷茫。肖时钦一个一个盯过去,张开嘴似乎终于忍不住要开始骂人,目光最后落在戴妍琦已经隐隐有些发红湿润的眼角,半晌还是只发出来一声叹息:“再来!群演今天不用练了,回去休息,再等通知。”

一阵低低的议论、收拾声后,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苏沐橙、黄少天、戴妍琦三人在中间,一遍遍单调地重复着第二幕的表演。

叶修站在走廊里用力抽了最后一口烟,掐灭烟头后静悄悄地走进练功房里。肖时钦看到他进来,先是一愣,然后立刻站起来说:“叶——”话音未落,叶修就给他打了个手势让他别出声,坐下。于是肖时钦坐下,注意力又回到中央的三个人身上。等这一遍演完,叶修给了肖时钦一个眼色,肖时钦会意,喊了声:“休息。”两个姑娘立刻坐到地上。黄少天坐的时候慢悠悠地扶着腰——他背部其实动一下就疼得厉害,不过一直忍着,额上都是汗,脸却不像两个姑娘一样红红的,而是发白。

肖时钦跟着叶修出门到走廊里,很是尊敬地喊了声:“叶神。”

叶修挥挥手,说:“哥都退出江湖了,别再这么叫。哦对了,以后叫我叶修。”说着习惯性地伸手到口袋里想摸支烟,摸个空后才想起来把烟盒落在了家里的玄关上。他看到肖时钦在旁边还是站得笔直,笑了笑:“你看上的那个姑娘,叫小戴吧?是个好苗子,好眼光。”

肖时钦被这么一说,面上先是一红,随后却变成了苦笑:“叶神刚刚看了里面的情况,有什么指教吗?”

叶修见他称呼没改,也不强求了,慢慢说:“你是这个剧的导演,所以一切还是你自己拿主意。一点建议,听就听,不听也随你。”说着递给肖时钦一本剧本。看样子是苏沐橙平时拿在手里那本,被叶修临时拿去翻了翻。剧本的第二幕被做了不少记号,肖时钦一边看,一边眉头慢慢皱起,然后又慢慢松开,瞳孔收缩了一下。

叶修说:“陆光皖老师是话剧老艺术家,这次写的本子很有意思。你本子拿到手就没改过吧?不止台词没改,演员的情绪也都是按陆老的要求来,舞蹈的走位全听方锐的,歌曲全是由着王杰希安排。”

肖时钦点点头:“他们三位在话剧表演、舞蹈还有音乐上都比我有造诣,我觉得他们的创作已经很完美了。”

叶修往训练室里瞧了一眼:“那叫完美?”

肖时钦又皱起眉,低下头去再看被叶修记满了记号的剧本,眼神越发动摇。

叶修拍拍肖时钦的肩膀:“你才是导演。”

过了会儿肖时钦走回训练室里,招呼三个主演凑过来,让他们看几段修改过的剧本,按着修改过后的版本临时来一段。黄少天伸着脑袋倒着看剧本,一边看一边小声念叨:“现在改剧本来得及吗——诶这句念白被提到插入歌前面了?这个好,之前唱歌唱一半还要停下来说话怪别扭……第一句起头改成由戴妍琦唱?棒,省得第一句苏沐橙唱总是跑调……”

苏沐橙也低头看着剧本,手肘往后面用力捅了一下:“闭嘴!吵死了!我们都有眼睛能自己看,不用你播报,你就不能安静点吗?”

黄少天“哎呦”一声:“你就是不想别人说你唱歌走调——别捅了别捅了,再捅肚子也要青了……”

等把修改过的几段台词各自背熟,三个人就位,随着肖时钦的指令开始又一次排演。在整个剧组开始运行了近一个月后,肖时钦终于第一次感受到《大象在巴黎》里那个世界出现在眼前。他看到的不再是戴妍琦、苏沐橙和黄少天三个人,看到的不再是拼凑出的一个颜色斑驳的仿制品。

他看到的是安雅和纪如,两个抛弃一切来到欧洲的女孩站在叹息桥上大笑,一路追逐着金色阳光在古老石面上刻下的斑驳纹路,裙裾在身侧白鸽般展翅而飞。她们新认识的朋友林小凡站在桥底下,手里攥着从街边男童手里买来的鲜花,扭着头好像不想和两个疯疯癫癫的姑娘扯上关系,嘴角却情不自禁地上翘。

临时背下来的台词也就几小段,一会儿就演完了。戴妍琦、苏沐橙还有黄少天站在原地微微喘气,都瞪大了眼睛看肖时钦的反应。肖时钦沉默半晌,取下眼镜,擦了擦镜片。

 

肖时钦决定把剧本从头到尾自己改一遍,他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不少人都大吃一惊。且不说排练进度来不来得及,以肖时钦的性格做出如此大胆的决定,实在是罕见。戴妍琦送黄少天和苏沐橙出门的时候也是一脸不解,不解之下还有着隐隐的担忧。苏沐橙见状拉着她的手多说了几句话:“交给肖导总是没错的,再说我们多了三天假,总归是件高兴事。”戴妍琦笑笑,没有说话。肖时钦闭门改剧本的三天对剧组其他人是假期,对她可不是,她才不会让肖时钦自己面对一切。她最开始演戏卡戏卡得哭鼻子的时候,是肖时钦拿纸巾给她把一张花脸擦干净,再一点点给她讲戏。现在轮到她来帮肖时钦的忙。

苏沐橙看到戴妍琦的表情,鼓励地捏了捏她的手。叶修把车开过来停在路边按了按喇叭,黄少天和苏沐橙便爬上车去。回到小区里,等苏沐橙到了21楼出了电梯后,黄少天扭过头去一瞥叶修,说:“你说了什么让肖导决定改剧本?”

叶修看着电梯的楼层数,笑:“黄少说笑了,我一个小助理哪有这么大能耐。”

黄少天瞪起眼睛:“别装傻!我看到你把肖导叫出去了。肖导回来后就决定改剧本,这难道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叶修终于扭过头看了黄少天一眼。电梯里光线暗,他本是漫不经心一脸慵懒,但漆黑瞳孔里的神色看得黄少天联想到盯着田鼠摇头摆尾的水蛇。黄少天脖子后面的汗毛一竖——他之前怎么就没注意到叶修的眼睛颜色这么深,乌漆墨黑能吃人似的。

“有功夫看我干了什么,黄少还是把自己的背赶紧养好,实在受不了也没必要硬抗。你看看你的脸,白得都不用涂粉了。”悠哉说完这么一句,叶修就自顾自进家门。看着对面紧闭的门,黄少天眨眨眼。这人到底是在关心他,还是在挖苦他?他想发脾气,却跟踩高跷一样找不到着力点,最后垂头丧气进了自家门。进了门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剧本,一页一页翻起来,琢磨着如果要他来改,这剧本怎么改才好。

 

好不容易休假,黄少天本来应该早点休息,把之前落下的睡眠给补回来。但是研究完剧本人都爬上床,一抬头看到摆在桌上的笔记本电脑,银色外壳映着荡漾的月光,看得他的心神也荡漾起来。于是他又从床上爬起来开了电脑,登陆荣耀。不一会儿夜雨声烦出现在屏幕中央。她正站在一线峡谷的一座山头上,背后云卷云舒,翻滚如千军策马飞驰,金光阵阵,四海升腾。这景象看得黄少天心情大好。

要是夜雨声烦穿的不是裙子,而是劲装轻铠就更完美了。

欣赏完美景,黄少天打开通讯录一看,索克萨尔的头像是灰的,等级只比最后一次见面时高了一点,估计也不常上。君莫笑头像也是灰的,不知道是真离线还是隐身中。让黄少天惊讶的是君莫笑还没有和他解除师徒关系,这让他心里有点小感动,于是发了一串“在吗在吗在吗”过去,结果半天没有回应,刚涌出来的那点小感动又缩了回去。他鼠标一晃,让夜雨声烦沿着山崖一侧灵巧地跳下,继续去做任务。

一边做任务他一边看世界频道,看着看着,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在一堆求组队求交易的普通信息里,几个非常奇怪的ID一直在不停蹦跶。

叶不溜秋:《破军》当年拿奖,叶秋指不定塞了多少钱。

破烂军:就是,早特么看他不顺眼了,拍得什么玩意还那么多人捧。

卸甲种田:现在没钱了看谁还捧他哦。

黄少天拖动了一下窗口,发现上下好多类似的言论。

这都什么玩意!好好的世界频道怎么刷起这种东西来了!

黄少天知道叶秋和苏沐橙解约嘉世后网上一批黑子找存在感找得别提多欢快,但是苏沐橙不介意,后来又忙,黄少天也就没怎么关注舆论动向。看这势头,过去这么久黑子们没有偃旗息鼓,反而是越战越勇眼看就要一统江湖了。黄少天手指一动,就在世界频道发了言。

夜雨声烦:我靠靠靠你们几个看过叶秋的电影吗在这里胡说八道!你行你拍一个去拿金花奖啊!你行吗行吗不行能不瞎BB么!

然后果不其然,黄少天成了集火对象,原本在喷叶修的几个人开始针对他。

破烂军:哟哪来一个傻逼。

叶不溜秋:叶秋是你男人么傻逼。

卸甲种田:脑残不去医院看病来打游戏大丈夫?

再往后面,说得话也越来越难听。

但黄少天是谁,他怕什么,都不会怕和人吵架。所以他操作着夜雨声烦坐到一棵树的树枝上,翻了翻自己的金库,一咬牙,豁出去了,把所有的钱财拿去买了在世界频道喊话的大喇叭。然后他一撸袖子,精神为之一振,敞开双手,在世界频道上开始战个痛快。

他噼里啪啦舌战群黑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私信递了过来。

君莫笑:你是叶秋粉丝?

黄少天看到后呵呵了。这家伙果然是隐身在。他一边继续全面碾压黑子们,一边还有空回君莫笑的话。

夜雨声烦:不是啊我什么时候成叶秋粉丝了。

君莫笑:……那你在世界频道上干什么。你要是闲得蛋疼,可以找棵树,爬上去,跳下来,再爬上去,再跳下来。

夜雨声烦:滚滚滚啊!我现在不是粉丝但是我在成为粉丝的路上!我回头就把叶秋的电影都看一遍,看完叶秋说不定就是我男神呢!

君莫笑:……人叶秋都不拍电影了你才开始看。

夜雨声烦:我不管!我就是看不惯这几个人满嘴泥巴!

君莫笑:呵,这就叫满嘴泥巴了。你没看到之前黄少天被黑的时候世界上多热闹呢。

夜雨声烦:……

黄少天一瞬间都以为自己真实身份暴露了,这人是专门过来气死他的。结果君莫笑又接着发私信。

君莫笑:听哥话好好做任务,别在世界上瞎闹,吵死人。叶秋怎么样和你又没关系。李艺博不都说叶秋江郎才尽么。

夜雨声烦:靠李艺博就是个写影评的说的话就是真理吗?我和你说我看过《风声乱》,从沈暗秋站在城门口那里就开始哭然后一路哭到结尾,第二天眼睛都肿了。我不喜欢叶秋因为看他电影看哭了我觉得好没面子。不过你想我一个看电影从来不哭的人看《风声乱》都看哭了,不正说明叶秋电影拍的好吗。

夜雨声烦:你不要管我。我不替叶秋说说话对不起他赚走的我的眼泪。

这次君莫笑半天没再说话。黄少天继续回头全力战群黑,心不在焉地想该不是他对叶秋表白得太热情把别人给肉麻恶心走了。在他考虑着要不要去解释一下他真还不是叶秋粉丝的时候,君莫笑发过来一个组队邀请。

君莫笑:入队,哥带你刷一线峡谷给你打条漂亮裙子。

黄少天往屏幕正中央一看,一个穿得花里胡哨的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夜雨声烦所在的那棵树下。黄少天让夜雨声烦从树上跳下来,让他意外地是君莫笑在屏幕上做了个“接”的动作,看上去就像君莫笑把夜雨声烦从树上抱了下来。

夜雨声烦:君莫笑你大爷的你刚刚干了什么!别猥琐我家烦烦手往哪摸呢!而且你知道我是男的吧我不要裙子!要裤装!女剑客有裤装的吧!

君莫笑不理他,牵着夜雨声烦奔进了一线峡谷,这次他显得比上次带着索克萨尔一块时耐心多了,照顾着夜雨声烦等级低,前进速度非常慢。看着夜雨声烦经验条刷刷猛涨,黄少天心里一边爽一边疑惑今天君莫笑怎么这么好心。

刷到一半的时候君莫笑停了下来。

君莫笑:你怎么不继续在世界频道上说话了?

夜雨声烦:我大喇叭用完了,金库清空了没钱再买新的。

然后君莫笑就申请和夜雨声烦交易,黄少天点击同意一看,君莫笑送了他三百个大喇叭。

君莫笑:乖,去吧。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你其实是叶秋粉丝对不对?

君莫笑:呵,算是吧。

电脑前黄少天一锤桌子。他就知道,他就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君莫笑这么变态的人怎么可能突然转性子了呢!不过腹诽归腹诽,他接受了三百个大喇叭又继续回世界上去战个痛快。

 

风雨过后不一定有彩虹,但至少会有一段时日平静无波。也许是开头真得太过艰难,《大象在巴黎》的排练在剧本修改后进度可以说是一日千里。黄少天、苏沐橙、戴妍琦三人的配合越发默契,排练效率越来越高。黄少天在单人特训时下的苦功也有了回报,他在身上担子最重的情况下,不仅没有拖累剧组,反而还有余力去帮苏沐橙和戴妍琦一把。而在整体进度有保证后,他也不用再起早贪黑,而是和苏沐橙戴妍琦一样规律地进出剧组。白日里保质保量完成任务,晚上可以回去好好休息,甚至能抽空打打游戏。黄少天找苏沐橙借了叶秋拍的所有东西,从电影到短片甚至连广告的录像都有。他在车上或者午休的时候抽空看,晚上回去上荣耀如果君莫笑有空带着他下本,他就一边跟跑一边和君莫笑哇哇地说他对叶秋的作品有什么看法。他二十四岁的生日也在这样的平静无波里缓缓过去,除了郑轩、苏沐橙、张佳乐几个关系比较近的友人发来了祝福送来了礼物,再没有其他动静。蓝雨给当红艺人办生日盛宴和粉丝聚会这样的排场自然轮不到现在的他。那个晚上他像往常一样温过一遍剧本后上了荣耀,无意中和君莫笑说今天自己生日后,君莫笑居然往天上放了一个烟花。

黄少天一瞬间呆在电脑屏幕前。理智上他知道这不过是一堆闪烁的像素,可是看着一朵朵烟花溯行的流星般在墨蓝夜空里落下大片大片金色糖粉似的光点,他心里某个角落咕噜噜冒起一个温柔的泡泡。

屏幕上君莫笑发来信息。

君莫笑:感动不?

君莫笑:感动完给哥10金,白菜价不驴你。[得意得意得意]

啪,泡泡破掉了,翻腾起烧得火热的岩浆。黄少天按下交易键给君莫笑钱的时候嘴角狠狠一抽,心想感情这个烟花相当于他自己给自己放的。

 

就这样一转眼到了八月末,池荷将谢,暑热渐衰。练功房里肖时钦盯着满脸汗水眼巴巴看着自己的众人,笑了笑,说:“过。”一阵沉默后,黄少天欢呼一声抱起左边的苏沐橙转了个圈,转完后又抱起右边的戴妍琦转了个圈。

“哈哈哈哈哈终于把最后一幕给排完了!明天可以去剧院里实地排练了吧!”

苏沐橙和戴妍琦各自在黄少天左右胳膊上掐了一把。

“你这手和背才好几天又开始皮!”

“肖导别听他瞎说!至少休息几天再进剧院吧!”

肖时钦只是看着他们,自顾自笑眯眯的。一个月前这三个人在台上还只是以苏沐橙、戴妍琦、黄少天的身份生搬硬套地跳着舞步、念着台词,而现在他们已经可以随时成为安雅、纪如和林小凡了。其中辛苦,作为导演他都看在眼里。

而这边黄少天、苏沐橙还有戴妍琦已经约起来今天晚上一起狠狠搓一顿,庆祝一下第一轮排练圆满按照进度完成,招呼肖时钦一起去。肖时钦有事要和剧组的工作人员交待,就让他们先走,他一会儿再过去。于是三个主演一起上了叶修的车。

叶修开车找地方吃饭的时候,黄少天拍着椅背抗议:“不能让这个人选地方!他除了M记就是K记!今天晚上至少得找个满记酒家这种级别的地方吧!”

黄少天一般不和比自己年长的人这么没大没小说话,对一般的助理经纪人也都客客气气的。但是叶修不一样,没下限,看他说话就喜欢逗他玩,加上这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郑轩总是被蓝雨给安排到别处工作,黄少天没人管,就蹭着苏沐橙享受一下叶修的助理服务,和叶修打交道多起来。一来二去,两个人比最开始熟稔多了。当然黄少天心里叶修这个服务水平评级是负五星级的。

叶修听他闹腾,索性就在路边一家小店门口一停,一指店招牌说:“这个总归符合黄少要求吧!”其他三人定睛一看,陈记炸酱面,顿时无语,无奈肚子里唱起空城计,也就进去将就一下。

店子小没人认出他们来,等面端上来,呼噜呼噜吸面条的时候不用顾及形象倒也痛快。黄少天习惯把最喜欢的叉烧留在最后吃,就把叉烧堆起来放在一边。他端起杯子喝口水,再低头的时候发现自己碗里的叉烧少了一块,立刻眉一挑,筷子往桌子上用力一拍。

“叶修你妹!把我的叉烧给吐出来!”

“呵,你怎么知道是我吃的呢。”

“你嘴巴还动!还动!我都看见了就在你嘴里!”

旁边苏沐橙和戴妍琦被闹得厉害,想招呼伙计过来给黄少天单独上一盘叉烧好了,回过头恰好看到店里的小电视正在放娱乐新闻,于是拍拍还在喋喋不休的黄少天的肩膀。

“哎黄少,那是于锋吧?也是你们蓝雨的?他什么时候成了《江湖路》的男主角?”

《江湖路》是网络小说改编的电影。小说本身是年度神作,改编电影的消息一放出来,各种消息就没断过。这种不管演得如何都能红的电影,放在谁头上都是个大馅饼。

黄少天也回过头一看,电视上正在接受媒体采访的,不正是于锋吗?而他眼尖,一眼还看到了在于锋身后跟着的,不是郑轩又是谁?

“《江湖路》什么时候开始选角的,我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郑轩怎么跟着于锋去了?这都是喻文州安排的,他是什么意思……”黄少天念叨着念叨着就闭了嘴。喻文州是什么意思,一看就明白。之前那场关系到是否能成为蓝雨主推人选的考核,他恐怕输给了于锋。蓝雨改革大潮的路上,他将被淹没在那洪流里。

他转过头,发现苏沐橙、戴妍琦和叶修三人都瞪着他。

叶修筷子一动,丢回来一块肉:“喏,还你的叉烧。”

黄少天一看,大怒:“还你妹啊!明明是你不想吃肥肉然后丢给我!叉烧!叉烧!还我的叉烧!”筷子在碗上噼里啪啦敲个不停。

苏沐橙和戴妍琦看他精力旺盛的模样又开始头疼,觉得自己刚刚简直白担心某人。

 

剧院那边还要准备两日才能让剧组入驻,第二天用不着早起,于是黄少天夜战荣耀,杀得眼红。他现在还没满级,装备也不好,去找人PK纯属去送人头,一时间世界频道上放眼望去全是:玩家夜雨声烦被玩家xxx击杀在一线峡谷,玩家夜雨声烦被玩家xxx击杀在冰霜森林,玩家夜雨声烦被玩家xxx击杀在埋骨之地……

他被人击杀得装备耐久度都要掉成0了,君莫笑过来私敲他。

君莫笑:你今晚忘吃药了?

夜雨声烦:滚滚滚滚滚滚滚滚!你才要吃药呢!

君莫笑:不吃药怎么开始想要收人头了?说好的当个安静的生活玩家,专注种菜采药三十年呢?

夜雨声烦:谁专注种菜了!我也是有追求的好么!

夜雨声烦:工作上出了点事。

夜雨声烦:有点烦。

夜雨声烦:不要管我,我一会儿就想通了。

君莫笑:你心烦就找人虐你?这么M?早说啊不孝徒,送人头送师父嘛。

没等黄少天把君莫笑的消息读完,君莫笑就出现在夜雨声烦身边,千机伞一挥把夜雨声烦给打趴了。

世界频道上新刷出来一条:玩家夜雨声烦被玩家君莫笑击杀在一线峡谷。江湖以和为贵,望诸位侠士切磋时点到为止。

黄少天瞪着屏幕陷入深深地无语。

他点击原地复活,君莫笑申请组队,让他开语音。他们两个玩的时候多还是打字,语音开得少,因为君莫笑嫌他话多太吵。一般要语音的时候就是君莫笑有什么重要的话要和他讲。

没想到君莫笑第一句话是:“你到底怎么了?”

有些低沉的男音,尾音拖得缱绻,虽是漫不经心的语调,还是听得黄少天心里捏破一个青杏般浸满了酸涩的汁液。

他平时里总是被人嫌话多,可是谁知道他烂在肚子里的话更多。那些和谁也不能说的话,沉淀了一层又一层,被他一个人扛在肩上,凝固成一个沉重暗色的壳。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他嘻嘻哈哈之后,追着上来问一句,你到底怎么样了。

电脑那边是个什么样的人,黄少天不知道,甚至都可能是个开了变声器的女人。但正因为这份陌生和遥远,有些事情他才能肆无忌惮地说出来。

黄少天揉揉脸,说:“你要是不想听了,随时打断我都成,没事的。”然后他隐去了真实的人名和地点,从他在孤儿院里第一次见到魏琛开始讲。他一直讲一直讲,君莫笑并没有出声喊停。

屏幕上夜雨声烦和君莫笑已经肩并肩坐下了。一朵落花飘到夜雨声烦头发上,君莫笑抬手,把那朵花轻轻摘下。

 

过了二十岁后黄少天就没干过通宵这种事情,这个晚上他久违地又体验了一夜不睡是什么感受。眼睛疼,背疼,大脑重的像石头,手脚不是自己的一样,但是心里终于爽了。和君莫笑语音说完一堆辛酸史又被君莫笑的嘲讽给微妙地治愈后,两人一会儿下本,一会儿去收人头。当然下本还是君莫笑带着夜雨声烦跑,收人头是君莫笑去收,夜雨声烦站在一边看示范。君莫笑开始磨叽要夜雨声烦转职当奶妈给他当绑定奶,对此黄少天只有两个字:呵——————————呵!鏖战了一夜,两人在晨光中互道晚安下了线。

黄少天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手机却开始“皮卡皮卡丘——”的响,拿起来一看,是郑轩。于是按下接听后酸溜溜地说:“郑轩大大,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郑轩在电话那头和他急:“哎呦黄少,你又上头条了,压力山大压力山大啊——”浓浓的压力似乎能通过信号从听筒那边蔓延过来。

黄少天立刻紧张了起来,飞速重新打开刚关上的电脑,点开新闻,看到头条的那一刻本就缺乏睡眠的大脑差点直接死机。

昨天晚上他、苏沐橙和戴妍琦一起吃面的场景被人偷拍了下来传到了网上,照片里的他坐在国民女神和玉女掌门之间,笑得好不春风得意。配合着对之前和唐柔扯出来的那档子事的回顾,他简直就是一个坐拥后宫三千的无耻花花大少。“黄少渣贱,滚出娱乐圈”的口号是更加整齐响亮起来。

偷拍人是什么眼神啊!他们三个对面明明还坐着叶修和肖时钦!两个大活人就这么活生生被看漏了吗!

黄少天出门的时候恰好叶修也从门里出来,这次的头条事件牵扯到了苏沐橙,他和苏沐橙肯定也要去的。等避开狗仔队耳目进了蓝雨的会议室,喻文州、肖时钦、戴妍琦已经等在里面了。

喻文州招呼众人坐下,先安抚道:“这次事情不用急,应该说来得正好,《大象在巴黎》马上要进入宣传期,现在前期宣传可以说是别人替我们省了。”

黄少天一听有点急。这怎么能叫正好呢?他都被黑成这样了,还要被黑到什么时候?于是咳嗽了一声:“啊喻总,那我之前和唐柔那件事……?”

喻文州这才看过来,说:“和唐氏的接触正在进行中,具体方案还没定。”说完话题又回到《大象在巴黎》的后期宣传工作上,就把黄少天晾在那儿。黄少天原本还想说话,呆了半晌,还是闭上了嘴,一直到会议结束都一句话没再说。

开完会大家各自出去,喻文州却叫黄少天单独留一下。等所有人都走光后喻文州第一句话是:“你玩荣耀吗?”

黄少天听到后一愣,浑身紧张起来,不知道喻文州突然问这个是什么意思。喻文州笑了笑:“公司没规定不能玩游戏。之前你不是给荣耀拍了广告吗?荣耀那边说如果你在玩,可以给你提供免费的高级装备,把区号账号报告给他们就行。”

哦,原来还有这种事。黄少天放松下来,说:“我现在在第十区有号,账号夜雨声烦,一夜急雨声声烦。”

原本低头在整理文件的喻文州刷一声抬起头,看着黄少天的眼神变得有些耐人寻味。

不过头正晕乎乎的黄少天没有注意到喻文州眼神的变化,还心想有这么好的机会,不如把自己心头一患也给解决了。于是吧啦吧啦,把关于夜雨声烦角色性别上闹出的乌龙和喻文州说了一遍。

等他说完,喻文州看他的眼神已经变了几变。

最后喻文州慢慢地说:“嗯,我了解了。荣耀那边我会他们说说你的情况,看看有没有解决办法。今天就先这样吧。”

得了放行令的黄少天转身欲出门,在手搭上门把手的时候,喻文州从后面最后吩咐了一声:“黄少天,你荣耀的游戏账号,一定不能再告诉第三人,知道了吗?”黄少天“嗯”了一声回头一看,喻文州站在背光处,脸一半被隐在阴影里,但是嘴角那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却白晃晃地看得非常清楚,看得黄少天不由自主额上滑下一滴冷汗。

黄少天嗖一声蹿出了门。

让他惊讶的是叶修正站在门口,一边抽烟一边等他,看他出来,眼睛懒懒地抬起来,问:“文州刚刚和你说什么?”

“没什么,让我不要心急而已。”黄少天想到喻文州最后的警告,又是一哆嗦。

“哦。”叶修看了眼门里面,又看了看黄少天,说:“走吧。”

——TBC——

后记:一万字。肾虚中_(:з」∠)_……

PS:评论里好几个姑娘提出来我就在这里统一回答一下,老叶现在还不知道夜雨和少天是一个人。目前就喻总看穿了一切ˊ_>ˋ。 

 

评论(31)
热度(306)
  1. 琰羽东将阡陌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的亲,就去这位太太的主页关怀一下吧,这么可爱的作者
© 东将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