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中心
以剑之名,愿你喧嚣罔闻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06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06

 

*娱乐圈paro永远不嫌多

*关于荣耀网游的部分私设如山基本胡扯,极端bug请和我说,尽力修改

*叶黄单一西皮HE,其他西皮即使有也一句话带过 

 

前篇请点:01 02 03 04 05


06

 

如果说之前在练功房里,舞台表演和镜头前表演的差距已经让人无所适从。现在真正站在了剧院的大舞台上,看着台下黑压压一片观众席位从视线上端一路挤到下端,鲜明的压迫感更是潮汐般打着旋儿,一波一波震荡下来,贴在皮肤上形成一层无形的膜。

黄少天演完自己的部分,听肖时钦吩咐从台上下来休息,换苏沐橙和戴妍琦上台去继续。坐在前排椅子上,他抓过毛巾一擦脸,毛巾几乎汗湿了一半,一拧一把水,坐下来的时候感觉脸颊上热意未褪,一动不动像个持续燃烧的火炉似的,索性不坐了,干脆地站着。他打开手机扫了眼,屏幕上好几个来电提醒,居然是来自一个久未联系的人——唐柔。于是他冲肖时钦挥手示意了一下,躲到观众紧急出口去,回拨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就通了。黄少天还没来得及说话,唐柔先在电话那头笑起来:“我还以为黄少生我气,再也不接我电话了。”

“哎哎哎唐妹子这话我可不爱听了,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我?再说我气你什么呀?”说着黄少天擦了擦额上被热意新催出来的汗。

唐柔在电话那边却是沉默。

黄少天听着那边唐柔浅浅的呼吸,眼睛转了转。外界都道唐柔大小姐脾气,风风火火执拗得和小牛犊一样,谁能想到她也有三番两次因为愧疚而默默无言的时候。这姑娘本性挺好,自然又通透,不像很多圈内人早就混成了泥鳅般滑溜溜的人精。所以黄少天对她怎么也讨厌不起来,此刻自然也是舍不得让一个女孩子家在电话另一头尴尬,自己接过了话。

“如果是上次那事的话,我知道唐氏的事情你做不了主。如果你爸不消气,你再想帮我也没办法。而且你爸没再拿这件事继续压你,让你回公司吧?”

唐柔听后在电话那头轻轻叹气。

“黄少,我有时候真觉得,你比我还不像圈里人。你对谁都这么好,哪天真被人卖了怎么办?”

黄少天想到自己被蓝雨雪藏,又在争所谓的“一哥”时输给了于锋,嘴角抽搐了一下。他现在这种状况,被人卖得次数还少吗?想归想,开口说话的时候仍然神采奕奕听不出一点破绽。

“嘿看你越说越不像话!我是图样图森破的人嘛?我让着你还不是看你是妹子。是汉子谁对你好,不过有时候你和汉子也没多大区别就是了。”

电话那头一声响,听上去像是唐柔一拳头砸到了沙发上。黄少天胳膊条件反射地一疼。他和唐柔一起拍戏那段时间了解得可清楚了,唐柔最烦别人说她是女汉子。如果不是在电话的两端,中间隔着虚无的信号,这一拳头毫无疑问就落在了自己身上。

他哈哈笑起来:“不过你现在给我打电话,就是有好消息了吧?我终于要沉冤得雪了?”

“嗯对,蓝雨和唐氏联系过了,再过几天正式的声明就会出来。”唐柔的肯定让黄少天心里悬着的大石落了地,但紧接着唐柔话锋一转,黄少天刚稳稳落下去的心又被提到了嗓子眼。

唐柔问:“黄少,你有得罪你们喻总吗?”

黄少天一愣:“得罪喻文州?什么啊,我吗?没有呀。你这么说什么意思,你不是说我要被平反了吗?”

“对,这次的公关处理主要是你们喻总安排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肯定能重新开始正常活动。不过这个方案,我觉得你肯定不会喜欢……”越说到关键地方,唐柔声音反而越小,到后来干脆支支吾吾了几句,在黄少天能继续追问前挂了电话。黄少天电话还举在耳边,听着一连串忙音,满脸茫然。

他终于要白回来了,可喜可贺。但喻文州给他安排了怎样一条白回来的路线,能不能说清楚一点,弄得他现在和被吊在空中的大白鹅一样,扑腾上扑腾下,难受得厉害。

黄少天叹口气,把手机放回裤兜里,靠在墙壁上深呼吸,阴影羽毛一样飘在他身上。他拍拍脸,想要集中注意力,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把《大象在巴黎》给演好。来,深呼吸。一,二,三——

“刚刚给你打电话的是唐氏的唐柔?”

突然有人声从头顶上飘下来,黄少天吓得原地一大跳:“哎呀我去!是人是鬼啊忽然说话!”大喊完他抬起头,看到有个人影正坐在他上方的消防楼梯上,蓊郁的黑暗里只有一点橙红色的光点忽明忽暗,犹如闪烁的萤火一般。这人不是叶修又是谁。

黄少天摸摸胸口还兔子般乱蹦跶地心脏,轻轻踢了消防梯一脚:“你这人还能不能更没下限点?居然偷听别人打电话。老实交代,偷听了多少?”

叶修悄无声息地从消防梯上跳下来,指尖还夹着烟,斜了黄少天一眼:“明明是我先到这抽烟的,是谁后闯进来打电话,扰人清净,不长眼。”

黄少天眼皮一跳,心想这人分明是从头偷听到尾,还有脸把错怪到别人身上,想开口嘱咐几句别把偷听到的内容随便和别人说,又回想这人跟苏沐橙分外熟稔,算半个自己人,这种事情应该心里有谱,便放到一边,一心想回去继续排练。结果他大人有大量想把这件事放过去,另一人却扯出不放,偏要刺激他。

“不愧是少天大大,沐橙和小戴,现在加上唐柔,你这一根枝上开了三朵桃花了。”叶修嘴上说,还要伸出手掰着手指装模作样地数。

黄少天听后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眼神一动不动盯着叶修看,说:“你明明知道我和她们不是那么回事。”语气难得的有些冲,眼看着就要和河豚似的气鼓鼓地涨成一个球。

叶修瞥他脸色不好,放下手,再开口却是突兀地问道:“今天郑轩又没来?”

啪,充气充到一半的黄河豚漏了气,扁下去,垂下脑袋。

何止是今天没来。昨天前天大前天,他连郑轩的影儿都没见着。这个他名义上的经纪人,感觉已经一朵红杏出墙头,跟着别家跑了。

黄少天盯着地面一言不发好一会儿,叶修忍不住伸手在他面前晃晃,说:“怎么?这就魂都没了?”黄少天抬起头,抽抽鼻子,说:“我饿了,要吃饭。”他眼睛色泽天生比一般人浅,此刻睁得大大的,湿漉漉的,像极了刚出生的小羊羔眨巴着眼睛看人。

叶修抬了抬眉毛,说:“饿了自己去买盒饭。”

黄少天眼睛睁得更大,里面水汽更重:“可你刚刚给苏沐橙买盒饭。”

叶修笑了:“沐橙是妹子我才对她好,你个汉子谁对你好啊。再说我是沐橙助理,你又是我什么人?”

“靠靠靠!叶修你大爷!偷听人电话!一盒盒饭都不给买!”小羊羔终于装不下去破了功,露出羊羔皮下张牙舞爪的本来模样。

看眼前人终于又恢复了正常,叶修掏掏口袋,摸出来一根火腿肠递过去:“喏,昨天晚上泡面剩下的,要不要?”

黄少天一巴掌挥开火腿肠,对着叶修狠狠比了个中指,自己推门出去买盒饭。

 

黄少天苦逼地过了几天提心吊胆的日子。一有空隙,就紧张兮兮地抓过手机飞快地浏览各大网站的娱乐版,生怕没有准备,喻文州给他准备的那个炸弹就砰一下炸得他晕头转向。

不过他提心吊胆等来的不过是两条正儿八经的官方声明。一条来自最开始爆出来他负面新闻的那家娱乐周刊。周刊最新一期杂志和门户网站都刊登了正式的道歉信,承认当时报道并不属实,撰写那条新闻的记者对黄少天心有不满,以公谋私进行了诽谤。这名记者已经受到了杂志社内部的处分,杂志社还表示接受蓝雨和黄少天方面走法律渠道获得自己应得的赔偿。而另一条官方声明则来自《大象在巴黎》的官方认证微博。这个微博是剧组宣传工作开始正式运作的标志之一,会发布一些剧照、巡演信息等等。而该账号发布的最新一张照片就是黄少天、苏沐橙、戴妍琦、肖时钦四个人一起吃面的完整版。照片是叶修用苏沐橙手机照的,所以他不在照片里。不过有肖时钦在,也足够说明那天晚上不止他和苏戴二人独处。

这两个声明都中规中矩,效果非常一般。那家杂志社属于唐氏,最开始放出假消息是经过了唐书森授意,所以只要唐书森松口,出个声明推翻之前的报道并不难。只是这个声明出的太晚,隔了快两个月才放出来,一时间难免有各种阴谋论苍蝇般嗡嗡嗡,说蓝雨花钱给黄少天买清白等等。至于那张照片,有人说是四个人作秀另挑时间重新去拍的假照片,还有人说是P图,甚至有模有样给出了肖时钦眼镜反光不自然等证据,看得肖时钦自己都哭笑不得。

这种状态离黄少天的理想结果差的有点远,不过比起当初清一色的黑泥翻滚,他自己的真爱粉有了点底气,开始奋力冒泡,在一堆黑泥里咕噜咕噜不停维护他,让他很是感动。他一面腹诽唐柔小题大做,一面嘀咕喻文州公关水平不过如此,到底还是放松了下来,不再那么关注舆论的动向,一心想靠在《大象在巴黎》里的表现打个翻身仗,用实力说话。

结果在他放下手机的第二个早上,苏沐橙刷微博刷着刷着,噗一笑,一口豆浆喷了出来。黄少天嫌弃地看了苏沐橙一眼,用拿红酒杯的姿势端起装豆浆的纸杯,向苏沐橙示范何为真正的优雅。苏沐橙忍着笑把手机凑到黄少天眼前,黄少天一看最新热搜话题:#信唐哥,摸黄少#,也是一口豆浆喷了出来。

“靠!什么玩意!”

 

唐柔在跟着一个新剧组参加综艺节目进行宣传时玩游戏,真心话大冒险里她选了大冒险,主持人要求她把手机里的相册放到大屏幕上给观众分享。一般人想想都知道这种涉及隐私的要求节目组之前肯定和唐柔通过风声,不会放出什么真正的私人照片。果不其然,唐柔的手机相册分享到大屏幕上后,里面都是些新剧组剧照,显得主演们在剧组团结又和谐,机智又逗比。结果照片刷刷刷得往前翻,突然有一张画风不一样的照片出现在屏幕上。唐柔夸张地大叫一声,要去夺主持人手机:“哎呀这张照片不能给大家看!”她这样一叫,现场观众哪里还肯放过去,纷纷起哄。主持人更是笑眯眯地举高了手机不让唐柔拿到,火上浇油地把那张照片放得更大,说:“唐柔你这么一说,大家的好奇心只会更高。让我们仔细看看这张照片有什么小秘密——咦,这位是?这位莫不是黄少?”

照片上两个人正是唐柔和黄少天,只不过两人脸上都敷着绿色的海泥面膜,对着镜头做着傻乎乎的剪刀手,第一眼看过去还真认不出来。唐柔看上去有点尴尬,拨了拨自己挑染成蓝色的利落发梢,有些不好意思:“这种照片都给大家看到了,感觉好丢脸呀。”她难得示弱一回,现场发出理解的笑声。

主持人挥挥手:“女人都要敷面膜保养的,这个很正常。不过你这是和黄少一起敷面膜啊?你们关系很好吗?他一个大男人怎么还敷面膜呀?”

这一下问到了现在正是风尖浪口上的话题,现场的观众还有电视机前看直播的人,都竖起了耳朵。

唐柔挥挥手:“我和你说,黄少在这方面比我还讲究,这个牌子的面膜还是他推荐给我的。他一个男人的皮肤保养的比我还好,又软又嫩,摸上去还滑溜溜的,各种羡慕嫉妒恨。”

主持人惊讶:“唐柔你摸过黄少的脸?他让你摸吗?”

唐柔笑:“他哪里肯让我摸,但是他打不过我呀。”说着挥了挥拳头。台下又是一阵爆笑。“而且说实话,虽然他年纪比我大,但我总觉得他像我弟弟一样,天天咋咋呼呼的,又软又好欺负。”

主持人接嘴:“重点是好欺负。”

唐柔点头:“好欺负。”

主持人也捂着嘴笑了:“那下次请黄少上节目,我也要摸摸他的脸,看看是不是真像你说的这么好摸。”然后节目中心就回到了唐柔现在所在的新剧组上面。

 

专门去看了录播的黄少天差点没气绝在自己的平板电脑前。那张照片他隐约有印象。那次敷面膜确实是他先开始敷,唐柔看到了问起这个牌子,就推荐给她,两人便一起敷。男性艺人注重保养在圈内完全不是个大事,他们毕竟也是靠脸吃饭的。怎么没人说说张佳乐家里各种护发产品足足有十多个牌子。敷完面膜后唐柔也确实摸过他脸,他不乐意,唐柔非要摸,他能把一个姑娘家怎么办,只能由着她胡来。再说大男人一个本来被摸摸也没啥,难不成还真扭扭捏捏不让摸吗?那才是真矫情。

这些无比正常且乏味的事情,怎么被唐柔和那个主持人在节目里搅和搅和,完全搅出了另一种意味。

黄少天低头盯着平板看这段录播,苏沐橙和戴妍琦各坐在他两边,一人捏住他一边脸点评:“哎呀这手感,真不错,不错。”黄少天啪啪挥开两只作怪的手,站起来,一人瞪一眼,大骂:“我去啊!我不发脾气你们是不是真当我好欺负!”结果叶修从一边走过来,递给苏沐橙一杯水,顺手就又在他脸上抹了一把,感慨:“不愧是几百块的面膜敷出来的,手感好,真心好。”黄少天给了所有偷笑的人一个悲痛的眼神,孤身窜到最后一排去坐在休息,表示同事爱已经没有了。

而就在他看录播的这点空档,热搜话题榜上又猴子上树一样爬上去几个相关话题:#愿得一蓝颜,一起敷面膜#、#少女之友#、#中国好闺蜜#。在他的官方大号下,喊着“萌萌哒”的真爱粉和喊着“娘娘腔”的黑子们杀成一片。

黄少天算是对唐柔当时那句含糊其辞的“不会喜欢”有了一个无比深刻的认识。何止不喜欢,他都有冲动冲进喻文州的办公室,潇洒英俊地对喻文州那张脸,左手比一个中指加上右手比一个中指,来个double“法克鱿”。甚至double“法克鱿”都不足以表达他内心汹涌咆哮着的憋屈。

这种公关,到底是在捧他,还是在黑他?

 

还有一个多星期《大象在巴黎》就要正式在G市大剧院上演。整个剧组最后抢时间加班加点排练,苏沐橙和戴妍琦甚至带了枕头和毯子来。不上场排练的时候就把枕头往座椅里一塞,一人睡一排椅子。黄少天则是从家里搬过来一张躺椅。不过只要有人还在舞台上排练他的神经就松不下来,宁愿坐到肖时钦边上跟着一起看,躺椅用到的次数反而少。

这天晚餐的时候他们一人端一个盒饭,围着肖时钦听听还有哪些地方要改进,边听边吃。突然戴妍琦在旁边哈哈大笑起来,所有人都扭过头去看她。

“你们看!票已经完售了!这开放售票三个小时都不到啊!”说着她把手机上的售票页面转过来给他们看,自己嘴角还沾着一粒米都没发现。

肖时钦笑了笑,拿纸巾递给戴妍琦:“重复一下我刚刚讲了什么?不认真听我讲戏,关心这些干什么?”

戴妍琦接过纸巾擦了擦嘴,笑意掩都掩不住:“我这不是担心上座率吗?1800张票呀。你们看手速最快那人,三秒钟下单。”

苏沐橙和黄少天对话剧售票速度没概念。黄少天咬着筷子尖含糊地问:“这很厉害吗?”

戴妍琦盒饭都顾不上吃,从地板上爬起来,站在舞台中央转了个圈。

“两个月前英芭在这里演《天鹅湖》,售票时间一个半月。我们半天不到票就卖完了,你说厉不厉害?”

肖时钦本来想提醒说这二者根本没有可比性,《大象在巴黎》的话题度炒得非常好,既有解约风波未平的苏沐橙,又有正在风尖浪口上的黄少天,再加上拍电影都可以冲击小金花的制作团队,首演就受到关注没什么好意外的。不过戴妍琦音乐剧出身,对舞台的感情比在场其他人都深厚。此刻她仰头望着还黑洞洞的没有人的座位,像是在看夜空里最美的那片星星。其余人看她这模样,也受了感染,都凝神看往台下。

台下一片寂静,弧形的一排排坐位仿佛一层层凝固不动的暗色浪花。但是这静止和安静下如同潜伏着巨鲸。它在缓缓地上升,等待着汽笛响起时掀起最激昂的浪潮。

这汽笛声还有九天便会响起来,由他们共同吹响。在台上的众人眼神交会,俱是一笑。

“呃,我没有打扰你们排练吧?”郑轩站在后台,探出脑袋来问。黄少天一看是他,当即跳起来:“哎呀郑轩大大你总算良心发现来看我了!带了好东西给我没?交出来不罚!”郑轩晃了晃手里装着虾饺的塑料袋,黄少天冲过去一把把他往外面拉,丝毫不顾苏沐橙在他身后大喊要瓜分了虾饺。

 

郑轩在成为黄少天的专属经纪人兼助理之前,先是黄少天的朋友。他跟在魏琛身边做事,第一次看到黄少天的时候,黄少天才长到魏琛的肩膀。魏琛介绍的时候一把揉乱黄少天的头发,说:“我儿子!”而黄少天立刻被踩了尾巴一般跳起来推开魏琛的手,喋喋不休地骂:“靠魏老大你比我大多少啊尽占人便宜!”那时郑轩比黄少天没大几岁,为人一直小心低调,但是看到黄少天伸着手真和路边捡来的野猫一样拼命挠魏琛,抿得紧紧的嘴不小心“噗嗤”一下,漏出一声偷笑。他连忙把嘴上的拉链重新拉好,可黄少天还是听见了。黄少天趴在魏琛肩膀上瞪着郑轩看,眼睛渐渐眯成两条线,看得郑轩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然后黄少天咧嘴一笑,头发乱蓬蓬似一堆稻草,两颗小虎牙白灿灿闪着光。他从魏琛背上跳下来,一把挠向郑轩腰间,郑轩的哀嚎顿时贯穿了整个片场。

掐指一算,从那时起,他们两个都认识八年了。

黄少天拉着郑轩坐到没什么人的二楼楼梯间里,然后不顾烫手打开包装,把虾饺整个塞进嘴,左右两个腮帮子一边一个,一口咬破饺子皮,鲜美的滋味拂过味蕾,舒服得哼哼唧唧起来。他一边继续往嘴里塞虾饺,一边还要说话:“还是你好,知道我喜欢这家的虾饺……”再塞一个。“天天吃盒饭都腻了……”喝口水。“你真不够意思,成天跑到哪里去了……”继续塞。

而郑轩一直看着他狼吞虎咽,一言不发。

塞着塞着,黄少天突然不说话了。他慢慢放下筷子,把嘴里的虾饺咽下去,看向郑轩,说:“你找我是不是有事?”

郑轩低下头,看着地板:“于锋《江湖路》马上开机,喻总让我跟着他去N市进剧组。”

黄少天一愣,问:“那你什么时候走?”

郑轩捏了捏握在手里的手机,回答:“还有一个小时飞机就起飞。”

黄少天一时没说出话来。

一阵风过,墙角阴影有些摇曳。

“黄少……”郑轩想说些什么,舌头却在嘴巴里打结,只有又夹了一个虾饺放进黄少天碗里。

黄少天看了看碗里的虾饺,笑起来。他用力一拍郑轩肩膀,力度大得和揍人一样,说:“飞机要起飞了,郑轩大大还呆在这里干什么?于锋可不像我一样好说话,走走走,走起。有什么话等你回来说。”

“回来”两个字被他拖得又长又重。他看着郑轩,一脸笑嘻嘻地,两个小虎牙仍然白灿灿,一如两人都还十几岁的时候。

郑轩没由来的鼻子一酸。他摸摸鼻子,站起来,说:“那我走了。”

“走走走。”

“我真走了。”

“去去去。”

“我到了那边后手机号码不会变。”

“哎呀郑轩大大你怎么话比我还多呀!”

一个简单的分别被拖拉成来来回回好几个对话。但是对话再多也有无法再继续说的时候。郑轩一步三回头,身影最后还是消失在剧院的门口。他的影子被门外透进来的淡色月光淹没。而在他身后,黄少天坐着不动,笑容一点点从嘴角滑落,呆坐了一会儿,低头,慢慢把碗里的虾饺夹进嘴里。

 

喻文州并没有正式下达把郑轩调离黄少天身边的命令,黄少天也没和其他人说郑轩的情况。但是媒体们眼尖,找茬能力都是满级的。郑轩跟着于锋去了《江湖路》剧组的事情,第一时间被通报了出来。

作为蓝雨资历老能力强的王牌经纪人之一,郑轩自从黄少天进蓝雨后就在魏琛授意下专心带黄少天。而此时却在黄少天还在舆论风波上晃荡之际跟着于锋走,传达出的讯号无比明显。

有好事者把于锋和黄少天两人作对比,不看好黄少天的居多,说他过去戏路窄、演技单调,而现在《大象在巴黎》作为一个话剧,和必定大红的《江湖路》更是没有可比性。

还有三个小时《大象在巴黎》首演就将开始。黄少天一个人坐到已经被拉好的帷幕外面,两条腿伸在舞台外面晃荡。在他身后的帷幕里面,道具组正在霹雳哐啷对第一幕的道具做最后的调试,头顶灯光师最后检验灯光,红蓝黄绿各色光泽闪烁不息。四处都有人在奔跑呐喊,空气似乎都稀薄起来,被越拉越紧。

但黄少天一个人安安静静坐在舞台边缘,看着即将被观众涨潮般坐满的席位,似乎处在一个不一样的世界,被黑暗拥抱。

叶修挑起帷幕看他坐在外面,啧啧两声:“你怎么还在这儿,化妆师要急疯了,把我都派出来找你。”见黄少天没动,走过去蹲到一边摸出一支烟,叼到嘴里了才想起来全剧院禁烟,只得把烟干叼着。过了一会儿实在没觉察出什么味,还是把烟拿了下来,在指尖转了转,说:“文州这次是胡闹。要调郑轩走,至少也等你首演结束再说。况且于锋那边也——”话没说完,却被黄少天打断。

“你以为我在烦那些?”黄少天转过脸来,叶修这才看见他的眼神。平静若千尺的深潭,其下却蛰伏着跃动的微光。

“你想错了,因为林小凡并不认识郑轩、于锋,也没有媒体对他指指点点。”

“那些是黄少天的烦恼,不是林小凡的。”

“而我现在是林小凡。”

说完,黄少天爬起来,回到帷幕后面。帷幕被揭起来时透出一线光,又很快暗下去。

叶修蹲在原地略微一顿,摇摇头,笑了笑,然后扶住膝盖一把站起来。他没跟着回帷幕后面,而是一个人到剧院外,找了个地方把夹在手里的烟给抽了,吹吹晚风。他身后的剧院如一个海螺躺在夜色里,里面模模糊糊传来剧组忙忙碌碌的声音,犹如从远处传来隐隐的浪潮回响。等他回后台的时候,刚好赶上了开幕。

台下黑压压一片人潮,人影叠着人影看不分明,压迫感却扑面而来,仿佛低垂着的触手可及的乌云。外面苏沐橙和戴妍琦已经先上了台。

【安雅和纪如第一次看到这么蔚蓝的天空,像是从鱼的眼睛里,透过薄薄的带着水色的鳍进行仰望。】

黄少天正站在一边候台。他已经换上了林小凡那套淡蓝色的休闲西装,里面白衬衣解开了上面两颗扣子。他看到叶修过来,对叶修挥挥手,便回过头去,昂首阔步地走上台。等他站好位,换幕时拉黑了的灯光重新一起闪耀,白色的光芒磅礴大雪般落满他的肩,属于林小凡的歌曲在舞台上展翅而飞,随后是安雅和纪如的歌曲抖落轻柔的羽翼。

舞台上俨然是另一个世界,是两个女孩和一个男孩的故事。

他们相遇了。他们前进。他们跌倒并哭泣。然后他们继续迈步,并一路大笑起来,笑声散落在风里。


——TBC——

评论(31)
热度(322)
© 东将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