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中心
以剑之名,愿你喧嚣罔闻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07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07

 

*娱乐圈paro永远不嫌多

*关于荣耀网游的部分私设如山基本胡扯,极端bug请和我说,尽力修改

*叶黄单一西皮HE,其他西皮即使有也一句话带过


前篇请点:01 02 03 04 05 06


07

 

首演结束的那个晚上像是一听被摇爆了的可乐,匆忙颠簸后,哗啦喷出一大股甜滋滋的泡泡。两个多月,七十天,每天都被汗水给浸得透湿。肖时钦对着剧本皱眉不知道多少次,额头上似乎添了一道细纹。苏沐橙和戴妍琦说笑现在不用特意减肥都可以把自己塞进小号的牛仔裤里。黄少天无数个晚上踩着一路星光回家,闭上眼都能把G市的夜空画下来。整个剧组加班加点时喝掉的咖啡,空杯子可以绕着剧场排上一圈。而这七十天里流下的汗水、燃烧的热量、看过的星星和沉淀在血管里那层厚厚的咖啡因,现在都有了回报。

黄少天就记得他牵着苏沐橙和戴妍琦站在帷幕后面等着谢幕,脸上的妆因为汗水有点花。他们看不见外面观众的反应,站在一片漆黑里,苏沐橙把黄少天的左手掐得生疼。然后在帷幕拉开的那一刹那,闪烁的灯光、如雷般的掌声轰然间铺天盖地袭来,雪崩似得将他们淹没。

黄少天感觉自己只不过在视线被台下一张张带着笑意的脸给闪花时闭上了眼,再睁开眼睛时他已经躺在了自己公寓的床上,好似昨天晚上不过一场梦。

黄少天开始条件反射地背台词。过去两个月里他都这么干,睁开眼睛那一刻起就把台词一段段在心里面过。话剧不比拍电视剧可以NG,他台词功底是好,但面对着那么重的戏份和不能出错的压力也有点怵。

他一边在心里默背,一边迷蒙着眼睛摸了件套头衫穿上,然后啪嗒啪嗒踩着拖鞋进卫生间,闭着眼睛刷牙。刷完后咕噜咕噜灌口水,呸一下吐出来,刚好第一幕的台词背完。然后他睁开眼睛,看着镜子里的倒影,脑子和通电一样跐溜一响,想起来昨天晚上真的首演成功了。

镜子里那个黄少天开始止不住地傻笑,嘴角弯弯,两颗小虎牙都露了出来。

笑完黄少天又阴沉起脸。他在首演之前对叶修说,那时候的他是林小凡,顾不上黄少天的烦恼。现在首演成功,林小凡的身份褪去,他又只是黄少天,终于可以安心为自己打算打算。 

拿定了主意的黄少天对着镜子扒拉了一下头发,就风火轮似得蹿出门去,一心奔向目的地——对面叶修的家。

“老叶老叶老叶——”黄少天啪啪啪用力拍起叶修的房门,钢制的防盗门似乎都被拍的一颤一颤的。

过了会儿,门咔擦开了一条缝,叶修露出半边脸,头发翘起来几簇,眼圈青黑。他对黄少天指了指门框左边,说:“那个红按钮,看到没?那个东西叫门铃,少天大大知道门铃怎么用吗?”

黄少天好像完全没听到叶修的话,刷一声扒到门缝上边,似乎叶修稍微松点力度他就要挤进去。他左右瞟了两眼,压低声音往门缝问:“老叶你后台是不是挺硬的?”

叶修一愣,笑了笑,说:“少天大大不是睡傻了吧,我小助理而已,有什么后台。”

黄少天看了叶修一眼,说:“呵呵哒,还想驴人呢。没事,你现在不承认也没关系,老叶啊我求你帮我个忙。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陪我去找个人。什么话都由我和那个人说,你就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在后面坐着就好。”

叶修挑起眉毛:“你要去找谁?”

黄少天握在门框上的手指捏紧了,咬牙切齿,啃骨头般磨牙霍霍吐出三个字:“喻、文、州。”

 

叶修啪关上门,回房里慢条斯理地把自己收拾得稍微能见人点。昨天晚上首演结束他把苏沐橙和黄少天送回来后,直接上荣耀熬夜刷了几回副本。之前陪着苏沐橙在剧组加班加点,几天没有上荣耀,他的排行榜位置已经掉了几位。等他收拾好行头打开门,抱着膝盖蹲在门口的黄少天刷一声抬起头,看着叶修的眼神都要往外面冒小星星了。

叶修一边锁门一边说:“我这又不是去帮你,我今天刚好有事要和文州商量。”

黄少天站起来拍拍膝盖:“嗯不碍事,你只要在那里就好了。”

然后叶修照例把他那辆丢在马路上就认不出来的丰田从车库里开出来,黄少天爬上了副驾驶座。

路上叶修问:“你要找文州谈什么?”

上了车后就一直眉头紧锁的黄少天翻个白眼:“什么都谈。”

“怎么,你对文州很有意见?”

“我哪里敢对喻总有意见?”黄少天虽然这样说,可是看他把叶修放在车里的空气清新剂盒子拿在手里恶狠狠捏来捏去的样子,完全是个反话。

叶修瞥了黄少天一眼,没有搭腔。

过了一会儿黄少天自己又开始说话:“你之前也说过吧?喻总这次把郑轩给调去跟着于锋不合适。唐柔录的那个节目你看过没?那肯定也是喻总安排的。你说我什么时候得罪喻总了,他要这样子针对我?”

叶修没有马上回应,专心超了一辆公汽,过了会儿在路口等红绿灯停下时才说:“我说文州胡闹,不是站在你这边。如果你因为郑轩的事情影响到首演,损失最大的是剧组。”

“嗯我知道,本来我也没那个意思。”黄少天还是皱着眉看着前面,看上去没怎么被叶修那句“不是站在你这边”影响。

“那你还叫上我干什么?”

黄少天听叶修这么问,转过头来,慢慢说出两个字:“壮胆。”

“要是我和喻文州打起来了,你去报警时记得说,是喻文州先动的手。”

叶修笑了:“还想着和你喻总打架?你胆子不小啊。”

黄少天只是赶苍蝇一样挥挥手:“哎哎现在别说话,怎么话那么多,打断我思路。我正在想一会儿怎么和喻文州摊牌。”

 

虽然一路上来势汹汹,但真站在了喻文州办公室门口,黄少天把手往裤子上蹭蹭,握住门把手,深呼吸一口气,手还是又放了下来。

叶修在后面催:“站着干什么?秘书不是说文州在里面吗。谁刚才那么神气来着?”

黄少天转过头来瞪他:“又不是你去找老板说话,你这么积极干什么?说好的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呢?”

叶修耸耸肩,让黄少天又转过头去对着门把手干瞪眼。

潇洒地一脚踢开大门然后摇摇摆摆走进去,单脚踩着椅凳举起手给喻文州比一个中指,这种事情当然只能在自己脑袋里想想。喻文州现在还是黄少天上司。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即使是讨说法,也得含腰驼背,低着脑袋小心翼翼讨说法。最后一咬牙,黄少天啪一下握住门把手又啪一声打开门,弓步挺腰气势十足,张嘴就要滔滔不绝气吞山河。

然而等他看清楚门里面的景象,涌到嘴边的滚滚长江又被他硬生生给吞了回去,在他肚子里差点翻江倒海起来。

喻文州是在办公室里,不过不是像黄少天想象的那样端坐于办公桌后,微笑得柴郡猫般温文尔雅又深不可测。他正躺在沙发上,身上就盖了件毯子,似乎是睡得很熟,连黄少天进来都没动弹一下。长长的刘海搭在他额前,被从窗帘里斜透进来的光勾勒出金色的边,让他看上去非常年轻。黄少天愣了愣,这才想起来,这位喻总似乎比自己大不了多少。

在黄少天愣神的功夫,叶修一把把呆在门口的他推进办公室里,然后反手一甩,就把门给甩上了。

“干什么啊?站在门口干什么不进去?”随后就是“啪”一声门被甩上时打雷般的巨响。

黄少天眼睁睁看着熟睡中的喻文州被关门那平地一声雷给惊醒,鲤鱼打挺似的身子一抬,同时手慌乱地往旁边摸索想找个支撑点。结果摸索了半天扑了个空,喻文州身子一歪,直接从沙发上滚了下来。

“噗。”黄少天差点笑出声,但千钧一发之际捂住了自己的嘴。看到自己老板出丑还当着老板的面哈哈大笑,那他是真不想在蓝雨继续混下去了。

不过他捂嘴还是慢了半拍。听到声响,还坐在地上的喻文州抬起眼睛里来看他。于是黄少天又赶紧捂住自己的眼睛,大喊:“哎呀!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一边喊一边手指间漏了条缝,眼睛从缝里往外面瞟了眼,瞧见喻文州还在看着他,又连忙把那条缝给合上,继续喊:“我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喻总你要是收拾好了和我说声,等你好了我再睁眼。”

喻文州顿时失笑,自己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又把之前盖在身上的毯子给折好放进柜子里,然后一边坐回办公桌后面,一边示意两人在沙发上坐:“黄少,叶……先生,请坐。”表现得一点不像一个刚刚当着别人面从沙发上滚到地上的人。

这边黄少天放下捂着眼睛的手,还在犹豫自己那声笑是不是会招喻文州记恨,叶修已经直接往沙发上一坐,拿起放在茶几上的壶,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问:“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子?昨天晚上你没回家?在公司呆了一整晚?”

黄少天看了看叶修,干脆也不再纠结,在沙发上坐下。不过坐下的时候不知道是有意无意,紧紧贴着叶修坐,好像这样比较有安全感。

喻文州看了沙发上大腿都快贴在一起的两人一眼,笑:“昨天晚上是个大日子,多上点心总没错。”

黄少天听着有点蒙。大日子?什么大日子?过了会儿回过神来,想喻文州说的大日子,不会是指《大象在巴黎》首演吧。喻文州对一个话剧会这么上心?

他才眨巴几下眼睛,喻文州就递过来一份报纸,G市晨报。报纸首版上赫然是昨天晚上首演时候的剧照。他哗啦哗啦翻开报纸内页,又是一呆。他之前听戴妍琦讲过,对话剧来说,在报纸上能有一个小豆腐块报道就不错了。但现在在他眼前的,何止一个豆腐块,是跨版。左边一页上写的是有关《大象在巴黎》的报道,右边一页还是的。在他一目十行浏览起报纸对昨晚公演的高度评价时,喻文州在那边慢慢补了一句:“晨报是出得最早的,金报和晚报过一会儿才送过来,《娱乐新干线》是周刊,下午这周的样刊才进厂印刷。不过报道的内容我都看过了,应该是不会出错。”

听到喻文州这么说,黄少天突然觉得手里薄薄的几页报纸蓦地一沉。昨天晚上他们首演完就回家睡觉,喻文州还在公司里忙。而他手里拿着的,正是喻文州一夜未眠忙出来的成果。

喻文州问:“你们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黄少天把报纸折好,放回茶几上,慢慢站起来说:“没事,我没什么事。是老叶找喻总有事,他寂寞,我陪他来。你们慢慢聊啊,不急,我在外面等。”说完就脚底抹油,窜到门外去了。

喻文州盯着叶修笑:“叶前辈也会寂寞?”

叶修喝口水,答:“你听他胡扯。”

 

黄少天出了门,房内两个人说话就比较轻松了。

喻文州揉揉眉心,问:“少天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叶修看他一眼,说:“找你摊牌啊。”

喻文州一愣:“摊牌?”过了会儿自己领悟过来前因后果,面上一点苦笑。不重,一杯茶上浮了两三茶叶一般。比起苦,更多得是无奈的意味。

“他现在估计很讨厌我。”

“讨厌?”叶修笑了。“他都想找你打架揍你一顿。”

说到这,两人俱是又笑起来,叹气摇头。

“如果可以,我是挺想找少天说清楚。不过魏琛前辈说还不是时候……”说着喻文州眼神飘向一边。

叶修用手指敲了敲桌面:“老魏不让你和他说,这个我理解。但是郑轩你不应该这么早就调走。万一影响到他首演呢?就这几天的事情,有什么不能等。”

喻文州没有说话,而是在键盘上敲了几下,然后把显示屏转过来给叶修看。

屏幕上滚动播放着一批照片,照的都是些信件。可这些信件上的字都是从报纸上剪贴下来的,充斥着“退出江湖路”、“恶心”等字眼,还有一些是更恶毒的咒骂。即使只是照片,那大大小小单字拼贴出来的信件仍然像是长着许多眼睛的怪物,恶意浓厚得能从屏幕里满溢出来。

这种信件叶修看着真眼熟。当初魏琛收到过,他自己也收到过。

他一张照片一张照片翻看过去,问:“什么时候开始收到的?”

喻文州说:“从于锋加入《江湖路》就开始寄过来。一开始是藏在他粉丝送来的礼物里,他通过公司收到的信件和礼物都经过严格管制后,就塞进他自己私人公寓的信箱里了。”

“私人公寓?找起来很麻烦吧?寄信的人挺了不得啊。”叶修说。

喻文州点头:“收到第一封信后就报警了,但是什么都查不出来。我不是不想把郑轩在这边多留一会儿。只是,”说着他叹气,“现在能信任的人能有几个。如果郑轩跟在于锋那边能早点把一切都查清楚,对每个人都好。”

叶修关上屏幕上展示的照片,沉默半晌,掏了掏口袋想摸根烟出来,转念一想蓝雨整栋大楼也是禁烟的,只有又坐回沙发上,灌口水。过了会儿,他慢慢说道:“当初老魏那样退出,有我的份,算我欠他的,一定还。”

喻文州盯着叶修看了会,说:“叶前辈知道魏前辈从没这么想过。”过了会儿,又补了句,“叶前辈了解魏前辈,如果叶前辈真想帮忙,少天那边麻烦你多提点一下。”

 

从喻文州那里回来后,黄少天心里有点乱。他一心想去为自己寻个说法,袖子都撸好了,只等着干一架。结果去了后发现,对方笑眯眯地把所谓的说法写成白纸黑字恭恭敬敬递到他面前,大有“你不满意我们可以再改”的意思。伸手不打笑脸人。黄少天觉得再不平,也不会不讲道理。至少在《大象在巴黎》上面,蓝雨一点没亏待他。

首演成功如同三月春风,在各个媒体上都吹开了千万朵花,一时间好评如潮。剧组官方微博的粉丝数已经涨到了六位数,连带着他自己粉丝数都往上面飘了一点。巡演下一站S市的1800张票又是半天不到就售空,要求加演的呼声越来越烈。

而趁着这阵子春风,苏沐橙也对外公布了她在离开嘉世后找到的新东家:她自己。兴欣工作室正式成立,旗下艺人除了苏沐橙,让人大感意外的是唐柔都离开了唐氏的经纪公司加入了兴欣。同时现在被很多歌手奉为御用编舞的方锐也加盟进来。

而外界更感兴趣的是之前宣称退隐的叶秋现在在哪里,叶神也会出现在兴欣吗?

网上传闻纷纷扬扬,传闻主角却分外低调。白天苏沐橙结束了新闻发布会,晚上就在公寓里用电磁炉烧起火锅,招呼黄少天和叶修来吃一顿,就当是庆祝自己当老板了。她邀请的其他人要么在外地,要么有工作,不能到场。

一顿饭虽然只有三个人,只要其中有一个黄少天,能吃出三十个人的热闹来。

“来,苏妹子,我敬你!事业有成,鼓掌!啪啪啪啪啪!”黄少天举起一听叶修就在楼下超市买的啤酒,豪气冲天。他另一只手拿着筷子,一眼瞅到之前自己下的鹌鹑蛋腆着雪白的肚皮浮了上来,刷刷两下拨开叶修伸出来捞蛋的勺,筷子尖把鹌鹑蛋串成一串弄进自己碗里。

苏沐橙勉强和黄少天碰了下杯,一脸嫌弃:“你这敬酒也太没诚意了,怎么举着杯子还看着锅里呢。”黄少天听言,忙给苏沐橙碗里夹了一块新涮好的羊肉,说:“哎你别这样。你看我的诚意,在这里!要是哪天我也换东家了,苏妹子还请收留我啊。”

苏沐橙和叶修的筷子都突然停了下来。两个人对视一眼,苏沐橙问:“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离开蓝雨吗?”

黄少天看两个人忽然一动不动盯着自己看,吓得咬在嘴里的蟹棒都掉回碗里:“没!没!我就说说,你们怎么都这么严肃!”

叶修给苏沐橙一个眼色,苏沐橙心领神会,放下碗筷,一把抓住黄少天一只手,拍着他手背说:“你是不是还在生气喻总安排唐柔之前在节目上说的话?我和你说,这是你不懂。你之前的负面消息可是渣贱啊,花花大少呀,女生讨厌男生嫉妒。现在你转型成少女之友,女生喜欢男生无感,人畜无害,多好!”

黄少天张着嘴,看了苏沐橙半晌,又看了叶修半晌,说:“你们收了喻文州什么好处?喻文州资助了兴欣?”苏沐橙看向天花板。“喻文州让你们在我这边替他说好话?”叶修脑袋转向一边。

“哦,你们觉得我这么不明事理啊。”黄少天视线转了一圈,抽回被苏沐橙握着的手,低下头去戳破一个荷包蛋,蛋黄汩汩流出来。他往嘴里塞一个燕饺,含糊道:“喻总现在给我的定位我是不喜欢,但我看得到,现在基本上没人在黑我了。而且《大象在巴黎》很受欢迎,我感谢他呀。”

听他这么一说,苏沐橙和叶修又对视一眼。苏沐橙对叶修摆手,表示她不想管了。叶修叹气,放下筷子,打算自己上。

结果黄少天咽下去饺子,盯着自己空空的碗,低声说:“我只是有点想魏老大。你们说他当时为什么就这样一走了之?什么都不和我说。”

得,这思想工作没法做。叶修又端起碗筷,心想他尽力了。要是哪天魏琛回来发现自己宝贝疙瘩不在蓝雨,成了别人地里的萝卜,那是魏琛自己的问题。

 

一顿火锅吃到后面有点闷。黄少天一发现桌上气氛不对,立刻岔开话头,从对下一场S市的公演畅想扯到S市小吃再扯到越来越不靠谱的天气预报。不过他一个人单口相声说得痛快,其余两个观众不怎么捧场。最后他和叶修一起乘电梯回二十三楼,进家门时仍然垂着脑袋没精打采。

他躺在床上趴了会,一扭头,看到放在桌上的电脑,想到自己又有一段时间没登陆荣耀,顿时有点心虚。像他这种动不动失踪十天半个月的徒弟,换个师父早就解除关系江湖不见了,也是难得君莫笑一直没解除和他的师徒关系。于是爬起来登陆荣耀,照例先给君莫笑打个招呼,照例没被理睬,也不知道对方是隐身还是真离线,照例自己指挥着夜雨声烦去刷怪。之前他已经把夜雨声烦练到了89级,在暗黑殿堂的地图里纵横了一圈,经验条长满,一圈金光绕着夜雨声烦闪烁,显示夜雨声烦现在满级了。

游戏里一切多简单。杀杀怪,下下本,涨多少经验看得见数字,付出多少就回报多少。

满级后黄少天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把夜雨声烦的性别给换回来。每次他看到夜雨声烦长裙飘飘,心里就郁闷地和吃了秋葵一样。之前虽然喻文州说会替他和荣耀官方反应一下情况,但这都反应多久了,高级装备没有到手,他的号还是个人妖号。

就在黄少天打开百度,搜索性别转换任务攻略时,君莫笑发来组队消息。黄少天忙点击同意。加入队伍后他发现,自己名义上那个师兄索克萨尔居然罕见的也在队伍里。

夜雨声烦:看看我刷出来什么!是我加入队伍的方式不对吗?我居然看到了师兄在队伍里!

黄少天啪啪啪敲击键盘打起招呼。他之前对这个师兄印象一直挺好的。

然后索克萨尔回复了。

索克萨尔:好久不见,师妹都满级了呢^^。

看到“师妹”两个字,黄少天“啪”一下差点把键盘按键给敲松。

夜雨声烦:师兄你故意的吧?你绝对是故意的!你明明知道我是男的!我现在满级,虐人分分钟的事,不会因为你是我师兄就手下留情的!

没等索克萨尔说话,君莫笑插嘴进来。

君莫笑:哟,满级了翅膀就硬了。过来让为师虐一下,重新教你做人。

黄少天甩了一串“靠”到屏幕上,还真骑马过去找君莫笑和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等级还停留在40级,君莫笑正在带着他刷千波湖。黄少天让夜雨声烦挽起一个剑花,对着君莫笑斜刺过去。于是一旁湖光潋滟,剑光映着水色,寒光阵阵。千机伞几个开合,带起连绵飞花。

两个角色缠斗了一会儿,倒下的还是夜雨声烦。

君莫笑:嗯不错,有进步。

黄少天让夜雨声烦从地上爬起来,对着君莫笑比了个中指。君莫笑威胁地挥了挥伞,黄少天连忙让刚原地复活还残血的夜雨声烦往后跳。

君莫笑:你之前是不是又出差了?这次的企划写完了?

看到君莫笑这么问,黄少天先是一愣,然后才想起来,之前和君莫笑倒苦水的时候他含糊地说自己在传媒行业工作,赶起大项目来忙得昏天暗地,所以上游戏上得也不规律。君莫笑就以为他是在报社或者杂志社干活,碰到他消失一段时间再上来就随口问问。

黄少天连忙打字。

夜雨声烦:恩哈哈哈不算忙完了,阶段性胜利。下周又要去忙。

君莫笑:没事,你现在有空就行。你接着带你师兄刷一下,我去下一个神之领域。

一看君莫笑要走,黄少天急了。

夜雨声烦:哎哎哎别走啊别走!你先带我去做一下性别转换的任务!

君莫笑:做那个干什么?当女的多好啊。我仓库里还有几条裙子就等着你满级。

夜雨声烦:你大爷你大爷你大爷!当女人好你怎么不去转性别!那裙子你自己穿啊!

夜雨声烦:说真的,师父父你就帮我这一次,我再不烦你啦![卖萌][卖萌][卖萌]

大概是君莫笑一想到是个男的在那里喊“师父父”卖萌,细思极恐,良心发现终于答应了。

君莫笑:好吧。

索克萨尔:不行!

这下不止黄少天呆在电脑前,君莫笑在屏幕上的动作也是一顿。

夜雨声烦:什么不行啊?为什么为什么?师兄你今天画风不对,说好的善解人意温柔体贴呢!

君莫笑:……怎么回事?

等了半天,索克萨尔的头顶才又冒出来一个大文字泡。

索克萨尔:内部消息,荣耀的婚姻系统马上要升级了,现在结婚时拿到的限量版情侣称号,升级后双倍加成,而且不会再版。

后面还跟了个链接。点进去一看,是个电子邮件截图,发件人是荣耀官方管理账号,内容和索克萨尔刚刚说的差不多,还附上了详细的加成说明。

黄少天看了一眼就关上了。他这个师兄来头不小啊这种内部消息都能搞到,没听说荣耀有什么VIP制度。不过这和夜雨声烦转性别有什么关系?总不会是索克萨尔想和夜雨声烦结婚吧?虽说他们是名义上的师兄妹啊呸师兄弟,为了一点暴击率的提升,至于找个人妖号结婚吗?

果然君莫笑沉默了一会儿也没再理会,直接在队伍频道里打字:跟随,带你们做任务去。于是黄少天喜滋滋点了跟随,夜雨声烦就自动跟在君莫笑身后跑。他们一路从千波湖跑到奥克城里面,进了城后君莫笑带着队伍跑进一个大殿。之前黄少天自己来的时候只从门外边经过,都不知道可以进来。

大殿里一排排黒木做的椅子犹如虔诚的信徒低垂着头,圣母像满目垂怜,光从彩绘玻璃里透进来,斑驳成各种色彩。

黄少天忙着调整视角,仰着头看大殿高高的穹顶。这时候屏幕上弹出来一个任务框,他看都没看内容就点了同意。

然后啪啪啪,屏幕上炸开三颗礼花。世界频道上出现这么一条消息:玩家君莫笑和玩家夜雨声烦在玩家索克萨尔的见证下,于奥克城结为夫妻。愿他们今后艰难与共,不离不弃。

黄少天傻眼了。

 

事后黄少天百度了一下才知道,荣耀现在的婚姻系统里提供三种婚礼方式,最便宜那种,不用做任务满地图跑去发红包一类的,只要双方在奥克城大牧师那里都点击同意就好。无比简陋,非常不浪漫,而且极容易让人上当受骗,同意都只用点一次,都没有个反悔的机会。所以再过几日的系统改革就是把这种婚礼方式给剔除掉。

黄少天还在傻眼的时候,君莫笑已经无比迅速地换上了<夜雨声烦的夫君>称号,浏览起加成效果,还把数据报到队伍频道里,非常满意的样子。

黄少天抗议。

夜雨声烦:我靠啊人性何在下限何在!为了区区加成就和人妖号结婚吗!离婚离婚离婚!还我男儿身!

君莫笑:行啊,你打赢哥就离婚。

夜雨声烦发起一百次挑战,然后一百次躺在地上。

黄少天在屏幕前几乎泪流满面。他看着夜雨声烦,有种当爹的看着闺女被山寨头头抢去做压寨夫人,连场像样的婚礼都不给办的心酸感。

黄少天无比心酸,以致于整个剧组飞往S市准备开始下一场公演那天起晚了,没赶上和苏沐橙一起去机场。于是他只有啪啪啪又去拍对面叶修的房门,让叶修开车送自己去。苏沐橙成立兴欣后签约了一个正式的经纪人陈果,叶修的工作告一段落,这次本来没打算跟着一起去S市。

两人到了机场,行李托运、换机票又是手忙脚乱,黄少天怕被人认出来,戴着墨镜,帽檐压得低低的,走起路来鬼鬼祟祟,要多可疑有多可疑。叶修嫌他碍事就让他站在一旁等着,自己去换票,等回来时发现黄少天原本空空的手里拿了一个信封。

“那是什么?”叶修看了那信封一眼。

黄少天左右环顾了几眼:“刚刚一个粉丝认出我来,塞给我的。我还给她签名来着。”

叶修又看了那个白色信封一眼,伸手说:“把那个给我。”

“啊?你想干什么?你嫉妒我有粉丝送情书吗?”黄少天嘴巴上嘟嘟囔囔,还是把信封递给了叶修。

叶修掏出随身的瑞士军刀把信封口一裁。还没等黄少天嚷嚷完“你怎么私拆我的信”,他就把信封开口朝下抖了抖,紧接着一个东西掉出来,掉到地上还弹了几下。

黄少天低头定睛一看,一块银色的小刀片,在机场的地板上闪闪发亮。

他刷刷刷后跳了三大步。

叶修盯着地上的刀片皱了皱眉,把黄少天拉到自己身边,环顾了一周,给喻文州打了个电话。等他打完电话,黄少天还低头看着那个刀片。又看了一会儿,黄少天抬起头:“飞机不是要起飞了吗?”

叶修还拉着他,说:“不急,一会儿去改签。先等文州过来把这玩意带走查查。再说你新助理的机票也没买好,你得等着和他一起走。”

黄少天一愣:“我什么时候有新助理的?”

叶修瞥了他一眼,说:“刚刚。工资的事情我们一会儿飞机上再说。少天大大坐飞机别害怕,哥罩着你。”

 

——TBC——


后记:这周的更新。


评论(21)
热度(321)
© 东将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