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中心
以剑之名,愿你喧嚣罔闻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08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08

 

*娱乐圈paro永远不嫌多

*关于荣耀网游的部分私设如山基本胡扯,极端bug请和我说,尽力修改

*叶黄单一西皮HE,其他西皮即使有也一句话带过


前篇请点:01 02 03 04 05 06 07


08

 

到S市的时候已是深夜,夜色微冷,星光疏远。剧组的大部队已经先去了酒店,苏沐橙和陈果借了辆车,又返回机场来接黄少天和叶修。车停在路边一个不起眼的位置,黄少天连帽衫的帽子拉下来,和叶修两个人一路往外走,没被人认出来,畅通无阻。

苏沐橙在副驾驶座上回过身来,原本想打趣一下黄少天早上睡过头错过飞机,看到叶修也跟着爬进来,眨眨眼:“你怎么也跟过来了?”

黄少天刚想张嘴说刀片的事情,叶修突然在他大腿上掐了一把。

叶修说:“文州给少天大大新安排的助理还在B市培训,再过半个月才能到岗,我来当一下临时保姆。”

“靠!保姆你大爷的!”黄少天瞪了叶修一眼,揉着被掐的地方忿忿不平,“你明明是来骗吃骗喝占蓝雨便宜!”

叶修呵呵了两声,不说话。

等到了酒店,肖时钦正在大堂里等他们,看到叶修也是一愣:“叶……?”他原本想像以前一样叫“叶神”,话到了嘴边又突然想起来在场的黄少天并不知道叶修的真实身份,不能这样叫。可是直接叫名字他又觉得不合适,于是兜兜转转,后面的称呼在嘴巴里转了半天没转出来。

“叶修。之前是苏沐橙助理,现在成少天大大助理了,肖导贵人多忘事。”眼见肖时钦有点尴尬,叶修慢悠悠自己接了话。黄少天在一边瞥了叶修和肖时钦一人一眼。

叶修会跟着黄少天一起来S市事出突然,也没和任何人说,所以剧组没有临时多订房间。这会儿酒店满员了,只能让叶修住在原本给黄少天订的双人间里。

一进房间门,黄少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五指呈爪状袭向叶修腰间,不过还没得逞就被叶修握住手腕。

“少天大大这是干什么?”叶修拎着握在手里的手腕子抖了抖。

黄少天“靠”了一声抽回手:“谁让你在车上掐我掐那么重?不想让我告诉苏妹子刀片的事情,你示意一下我就完了,有必要掐人吗?”

“哦,我怎么示意?”叶修一边问一边选了张床坐下,开始从行李箱里往外面拿东西。

黄少天坐到对面那张床上,在软软的床垫上颠了两下,眼睛转了转,说:“你给我一个眼神不就好了?”

叶修笑了:“那少天大大说说看,我现在看着你是想对你说什么?”

黄少天抬头,直直撞进叶修一动不动盯着自己的眼神里,如同迷路误闯进屋内的鸟啪一下撞上透明的玻璃,再也出不去。平时他和叶修玩玩闹闹,看多了这个人面色苍白眼圈青黑的懒散模样,难得两人这样认真对视。看着看着他脸颊像在太阳下晒了一会儿似的,有点发烫。

黄少天突然觉得,叶修长得不难看。忽略黑眼圈和虚胖脸,甚至可以往帅气那边倾斜一点点。

叶修看对面人半天没吭声,摸摸下巴:“哟?少天大大真能懂我眼神的意思?”

黄少天呆了呆:“你眼神的意思?”

“对。我刚刚想和你说,安静一点。”

黄少天反手抽过床上的枕头往叶修身上一甩。

 

肖时钦原意是第二天等酒店有空房了,再给叶修补订一间单人房,但叶修摆摆手,嫌行李都拆了再搬来搬去麻烦。黄少天在这方面也挺随意,以前郑轩还是他经纪人的时候外出两人合住也是常有。再说剧组在S市停留的时间不足一周,白天基本上都在剧院里排练,晚上回房间了倒头就睡,两个人继续一起住双人房凑合凑合,也用不了几天。

明天就是《大象在巴黎》于S市的公演。有了首演的成功,整个剧组排练的时候压力小了一截。一切按部就班,有条不紊。

“五——六——七——八——停!休息一下!”

结束了一段舞步的排练,黄少天在舞台边上双手一撑,直接从舞台上跳下来,在包里翻找起一杯水。翻出来后他仰起头,刚刚往嘴里灌上一口,突然有人往他背上大力一拍。“噗——”一口水四分之三喷了出来,还有四分之一顺着黄少天下巴流淌到他衣服上。

黄少天呸呸两声抹把嘴,转过身想发火,眉毛都竖了起来,但是等看清眼前人是谁,竖起的眉毛立刻放平了,眉开眼笑。

“二乐乐!”

“你叫谁二乐乐呢!”

张佳乐抬起手作势要再拍黄少天一下,被黄少天躲开了。张佳乐放下手,满脸不高兴:“你说你,对其他人前辈前辈叫得多好听?我也是你前辈,你怎么就不礼貌一点?”

“行啊,你要我对你礼貌一点的啊,张佳乐前辈。”黄少天低眉顺目,毕恭毕敬地称呼道。前辈两个字音拖得又长又软,听上去分外乖巧。结果是张佳乐浑身一抖,恨不得抖落一地鸡皮疙瘩。

所以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叶修从外面抽根烟回来时,正巧看到张佳乐和黄少天两个人坐在前排的椅子上叽里呱啦聊天聊得正欢快,两只鸽子蹲在枝头对着彼此咕咕咕咕一般。他向视线和自己对上的张佳乐点点头:“老张呀,好久不见。”

张佳乐整个人一愣,从椅子上跳起来:“你这个没下限的怎么也在这!你不是说你退——”

叶修把拿在手里的毛巾一丢,刚好盖在张佳乐脸上,把张佳乐未说完的几个字也给闷住了。他低头看到黄少天的衣服湿了一片,皱眉:“你这怎么弄的?赶紧去换件干的,别搞感冒影响演出。”

黄少天视线正在张佳乐和叶修之间转来转去,听到叶修明显要支开他,想抗议。但是嘴张到一半,情不自禁一个哆嗦。之前刚排练完不觉得,现在坐了一会儿热度降下来,湿掉的那片衣服贴在身上还是有点冷。现在毕竟已经十月中旬,不比七八月盛夏当头,于是不情不愿地翻出一件干净衣服到化妆间里去换。等他换好衣服出来,张佳乐已经走了,就叶修一个人坐在椅子上。

大概是他脸上的失望太明显,叶修瞥了他一眼,说:“这么舍不得老张啊?放心,晚上还能见着呢,他做东。”

听到晚上有饭局蹭,黄少天又高兴了一点。他坐到叶修身边,戳了戳叶修肩膀,说:“你什么时候把你后台告诉我?”

叶修说:“少天大大,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

黄少天眨眼:“白天?”

“对啊,白天,这还没到晚上你怎么就开始做梦了?”说着叶修在黄少天脑门上弹了一下。“你为什么总觉得我这个小助理有什么后台?”

黄少天倒抽一口冷气捂住额头,伸手要把挨的这下还回去:“还说你没后台?没后台怎么谁都认识你?你还对谁都那么不客气?肖时钦喻文州张佳乐,还要我继续数吗?就冲你刚刚往张佳乐脸上扔毛巾,你要没后台信不信回头孙哲平劈了你。”

叶修躲开黄少天作怪的手,慢条斯理地说:“认识的人多,不一定是后台硬,时间长就够了。而时间长,不代表着能成功。”他说这话时看着舞台,台上的灯光映在他眼睛里,烛火般闪烁不定。

黄少天盯着叶修看了一会儿,垂下眼睛。他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叶修和圈内大神不同寻常的互动上,却忽略了一个事实——叶修现在就是个普通的助理而已。也许他过去是有后台,是有些了不起的成就,但他现在只能坐在台下,看别人演出。

这个圈子是潭深水,能被人注意到的永远只是浮到了水面上的那几个人,更多的人是在水面下,一声不吭地沉了下去。

黄少天突然有点内疚。他觉得叶修应该是受了很大挫折才沦落到这个地步,而他一直追着人家问后台什么的,无疑是揭别人伤疤。愧疚之余,黄少天又对叶修生出了一根绳上两只蚱蜢的同袍之感。

他一把握住叶修肩膀,豪气冲天地说:“老叶,以后你跟着我,有饭吃。”

叶修被他这突如其来的架势一震,烟盒都掉到了地上。等缓过劲来,看着黄少天亮晶晶的眼睛,呵呵笑了两下,把烟盒捡了起来。

 

晚上张佳乐做东很够义气。他弄来一条小游轮,把剧组拉到江面上看看夜景。考虑到第二天晚上就有演出,游轮上没提供酒,但是食物管够。每个人端个盘子站在甲板上,夜晚江风十里,两岸灯火连绵如闪烁的壁画,月色悠悠,星光悠悠,倒真是减压排忧的好方法。

其他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说话,黄少天照例扎根在摆放食物的长桌旁,一边往盘子里夹东西,一边嘴里嘟嘟囔囔挑挑捡捡:“羊排……这个不行,太瘦了……啧,这个也太肥了……”挑着挑着,伸出去的夹子和旁边一个斜伸出来的夹子撞到了一起。他抬头一看,发现叶修站在一边,也端着一个装的满满的盘子。两个人对视一眼,都觉得此情此景似乎在哪年哪月见过,于是相视一笑,干脆地瓜分起几个好吃的菜点。

吃得差不多了,黄少天摸摸肚子想去找张佳乐说话,问了几个人,都回答说张大音乐人在船尾的甲板上后,便自己寻了过去。等走到地方,才发现张佳乐不是一个人,孙哲平正和他在一起。两个人都手肘倚在扶栏上,看着船尾拖曳出的一线波浪,小声说着什么。他们头挨得很近,风吹过,两人的额发似乎都能缠到一起。

黄少天觉得自己作为单身狗,因眼前景象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所以他很不客气地大声咳嗽了一下。挨在一起的两个人回过头,看到是他后,孙哲平点了点头算是打个招呼,站直身子返身回船舱里。张佳乐拍拍孙哲平空出来的地方,让黄少天过去。

“原来孙总这次和你一起过来了。你早点告诉我一声,我戴墨镜来啊。”黄少天盯着黑龙般潜伏着的江水,和吃了话梅一样酸溜溜地说。

张佳乐拿肩膀撞了他一下:“怎么?羡慕嫉妒恨你张爷脱团六周年?得啦,大孙这次来有正经事要干。S卫视最近从韩国买了《歌王争霸》的版权你知道吗?”

黄少天点头。虽然他的发展方向是影视,这种消息多少还是有关注。《歌王争霸》作为一档音乐竞演节目在韩国人气异常火爆,参与竞演的歌手多为业内成名多年的实力派唱将或者颇有潜力的新人,竞演水平和一般的综艺节目不可同日而语。S卫视引进这档节目的消息刚放出来,国内舆论就开锅一般炸翻天。

想到这黄少天突然一顿,他扭头问:“孙总这次也过来了,是不是说你要参加这个节目?可以啊乐乐!这次拿个第一回来!别再拿第二了!”

“你说话怎么越来越欠抽了呢?”张佳乐咬牙,“三次风云榜年度亚军也是很了不起的好吗?”说完他看了黄少天一眼,“不过说认真的,你看过原版节目,知道里面有帮帮唱环节吧?你来给我当帮帮唱吧。”

黄少天一呆:“乐乐,你真二了。我是演戏的,不是唱歌的。”

张佳乐斜他一眼:“你在《大象在巴黎》里唱得不是挺好的。这个已经定好了,你回去问你喻总,别问我。”

江上风有点冷,黄少天握在扶栏上的手突然有点滑。他看了看自己掌心,上面有点潮,出了些汗。他说:“靠啊张佳乐,这信息量有点大,我想静静。”

张佳乐翻个白眼,给面子地问:“静静是谁?”问完就打算起身去找孙哲平,让黄少天一个人在这吹风。结果在他双手用力一撑扶栏的时候,那一截扶栏,断开了。

这艘游轮是孙哲平名下的,去年刚进口,质量有保证。每个月定期质检和保养,从没发现过护栏有问题。今天晚上游轮出港前还专门做过一次检查。但就是张佳乐这一用力,扶栏断开了。

坏运气来了,千军万马都挡不住。

张佳乐直接从断口那里掉了下去,他掉下去前一抓想要过来拉他的黄少天,把黄少天也一起拉了下去。两个人先后噗通两声,石头般掉进漆黑的江水里。

一切不过眨眼之间。

黄少天还没有反应过来,冰冷的江水就捂住了他的口鼻,把他往水底按。空气从他的肺里挤压出来,成了一串苍白的气泡。黑暗水藻般缠绕上他的四肢。他冲水面伸出手,两岸的灯火在他眼前动荡成迷离的碎片。

没有什么走马灯般的记忆回放。也没有恐慌或者害怕。江水的冰冷似乎直接侵入了大脑和心脏,让他只是麻木地下坠。

然后突然有人从他身后抱住他,把他用力往上一拉。空气又回到了他肺里。他咳出一点水,树袋熊抱木头一般紧紧抱着把他拖到水面上的那个人。他摇摇脑袋,甩甩水,睁开眼才发现,救了他的人是叶修。离他们不远的水面上孙哲平正揪着张佳乐。

叶修一手环着他,一手去拉游轮上的人扔下来的软梯,看到他的目光,突然说:“你有手有脚吧?”语气很平静,但内容听得黄少天一愣。他还没反应过来,叶修又接着说,“有手有脚不用,乖乖放在身体两边干什么?掉到水里不知道扑腾两下?等着和石头一样沉下去?”

这下黄少天终于觉察到了一点叶修平静语气下的尖锐意味。叶修这是生气?还是就是和平时一样挖苦他?他拿不准。他收紧环在叶修脖子上的手,有些不好意思,想讨好地笑笑,不过嘴角有点冻僵了没怎么笑出来。他嘟囔:“我这不是不知道会跟着张佳乐一起掉下来吗?早知道的话,之前就不吃那么多了。”

叶修看他一眼,把他往游轮上推去。

 

掉下水的两个人以及跟着跳下去救人的两个人很快被游轮上的人们给捞了上去,又即刻上岸送去医院看了看,索性有惊无险,四个人均没有大碍。于是一趟江上夜游草草收场,被折腾了一番的众人都想早点回酒店休息。

黄少天先进浴室洗澡,洗好后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时,刚好看到叶修对着电脑在看些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从水里上来后,叶修就一直不太搭理他。虽然平时也不见叶修对他有多热情,但现在这种相处,让他觉得自己站在玻璃墙搭建的迷宫里,随便一转脸就贴上一块冷玻璃。这是怎么回事?叶修明明是第一个跳进水里来救他的人啊?

他站在浴室边上一边擦头发一边琢磨,直到把头发给揉得一团稻草般顶在脑袋上也没琢磨明白。思来想去,干脆往叶修身边一坐,挺腰并腿,两手端放在膝盖上,低头,大喊:“对不起!”

叶修看他一眼,推开电脑,说:“哎少天大大别这样,我可受不起。再说,你有什么对不起的我的?”

黄少天唰抬头,暗自磨了磨牙,心想叶修真不要脸,如果真没什么,为什么阴阳怪气的。不过他心里想归想,面上还是做小伏低一脸乖顺。

叶修看他眼睛和通了电的小灯泡一样噼里啪啦不服气地闪着光点,摇头。

叶修问:“你还记得你明天晚上,哦,都可以说是今天晚上了,有什么事情要干吗?”

黄少天一怔,说:“《大象在巴黎》要演出?”

叶修笑:“你现在记得要演出,掉进水里的时候怎么不记得。之前你不还挺神气,说你是林小凡,不是黄少天。怎么,首演结束了,林小凡就不见了?”

突然被人劈头盖脸说了一通,黄少天有点愣:“不对呀,我怎么知道张佳乐今天幸运E的体质会爆发,会让我一起也掉下去,这又不是我能决定的……”说着说着,黄少天闭了嘴。

叶修并是不责怪他掉进水里,恰恰相反,是在怪他没更好的照顾自己。今天是他幸运,掉进水里也没什么大碍,但是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他自己是一方面,演出不能进行,将承受巨大损失的是剧组。即使是为了剧组,他也应该更小心自己的安危。

想通后黄少天有点蔫,垂下脑袋,说:“对不起。”这次是真心实意的。

叶修看他和打霜的茄子一般,最后只是吩咐说:“赶紧睡觉。”黄少天又看了叶修一眼,慢吞吞地爬上床。他闭上眼睛,安静地睡了十分钟,又突然睁开眼睛对叶修说:“我好久没被人骂了。你今天连着骂我几次,让我想起魏老大。”

叶修失笑,隔着被子拍了他一下,说:“胡说什么,还不快睡。难道等着明天舞台上睡吗?”

黄少天这才又闭上眼睛。过了会儿,他的呼吸缓和起来,是真睡着了。

叶修起身把大灯给关上,就给自己留了个小灯,还注意把小灯往自己这边多偏了点,不会照到黄少天。然后他打开电脑,登陆荣耀,君莫笑出现在他的电脑屏幕上。他看了看好友列表,夜雨声烦今天晚上又不在线。而在他对面那张床上,黄少天在睡梦里翻个身。

 

第二天一早所有人赶到剧院里进行最后的彩排,然后马不停蹄地化妆、换戏服,每个人都在不停地来回奔走,生怕一停下来就慢了进度。到了下午五点,离开场还有两个小时的时候,苏沐橙、戴妍琦、黄少天三个人站在舞台边上听肖时钦最后吩咐几句。S市大剧院的舞台构造和首演时的G市大剧院有略微的不同,所以舞台上演员的站位也有些微的变化。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晚上吸收的信息量太大,黄少天这一天都出奇的话少,除了最后彩排时念台词,休息时基本没开口。

苏沐橙看他几眼,笑着伸手往他脸上掐了一下:“你今天怎么了?该不会是紧张吧?”往常她这样伸手去掐黄少天,黄少天十有八九会躲开。但这次黄少天非但没躲开,等苏沐橙的手在他脸颊上掐了好几下后他才慢慢眨眨眼,“啊?”了一声,似乎这才发觉自己脸颊被人捏在手里。

苏沐橙皱起眉:“你的脸怎么发烫?有这么热吗?”说着手往黄少天额头上摸了一下,顿时抽回手叫道:“你怎么发烧了?”

她这么一喊,所有人都停下来望着这边。

叶修从一边走过来,把黄少天按到椅子上坐下,伸手往黄少天额头上试了试温度,皱起眉。旁边有人拿来体温计,黄少天乖乖把体温计夹到胳膊下量体温,等时间到了拿出来一看,38度。

肖时钦和叶修脸色都有点不好看。

叶修问:“什么时候开始烧的?”

黄少天缓缓抬起头看他一眼,脑袋又垂下去,摇摇头。叶修撕了一个降温贴先贴到他额上。

肖时钦问叶修:“现在怎么办?黄少还能继续演吗?”

叶修盯着黄少天看了会儿,没说话。肖时钦见状,揉了揉太阳穴说:“我和喻文州联系一下,看看怎么发通告。”叶修点点头,要和肖时钦一起出去。但他步子还没迈开就停了下来。

黄少天拉住了他的衣服。

“我能演。”黄少天盯着叶修,一字一顿地说。

导演是肖时钦,黄少天其实应该对着肖时钦说这句话。但是他下意识地抓住的是叶修的衣服,征求的是叶修的认可。

叶修还是没说话。黄少天的头又低了下去,慢慢说:“对不起。”

这一刻的沉默显得很漫长。舞台最顶端调试灯光的工作人员手一滑,一盏灯被突兀地打开,在空荡的舞台上倾斜下来一注孤独的苍白的光,微尘在光里浮动。

叶修看着黄少天的头顶。黄少天还像个小孩一样,脑袋低垂着,手却伸出来,固执地拉着他的衣服。

他叹口气,对肖时钦摇摇头。肖时钦挂上已经拨给喻文州的电话。于是暂停的电影又按下播放键一样,停下来的人们又开始重新奔走,速度甚至比之前更快,想要把暂停时耽误的时间给补回来。两个小时转瞬即逝,又到了开幕的时候。

黄少天站在舞台边上,看着台上的苏沐橙和戴妍琦,等待自己上台。叶修和肖时钦站在后面一点的地方,看着他。

肖时钦小声说:“这种决定不像叶神的风格。我以为你不会让黄少继续演。他这种状态……”叶修只是打断他的话,淡淡地说:“上午的彩排时他估计就开始发烧了,你看出来了吗?”肖时钦一愣。

“那个时候我们没看出来,现在他也不会让观众看出来。”说完叶修扬了扬手里的烟,转身说要出去透透气,很放心的样子。但他出了后台却没像宣称的那样走出剧院,而是转到观众席的最后面盯着舞台上看。

第四幕时有一个林小凡站在两米高的梯子上唱歌的情景,从叶修所站的位子看过去,黄少天的样子根本看不分明,只能看到一个蓝色的人影,似乎坐在很高的山峰上看着台下。

舞台上安雅和纪如扶着梯子,让林小凡赶紧从梯子上下来。林小凡只是坐在梯子上哈哈大笑。他的笑容澄澈如太阳,也温暖得像太阳。歌声似乎能传递到很远的地方。

【多疯狂/不在乎这个世界怎么看

多奇妙/牵住你的手就再放不开】

林小凡就这样肆意任性的高兴着,他坐在梯子上,好像自己坐在世界之巅。

 

黄少天没有坚持到谢幕。演完最后第十四幕,在帷幕拉上的那一刻,他就一下子坐到地上。一堆人围住他,焦急得团团转。叶修把挡住的人给拨开,一把把黄少天架起来,扶着走到剧院外,塞进车里,直接送到医院。医生一量体温,烧到了39度,立刻给开了两瓶水挂起来。

叶修一手提着药水瓶,另一手扶着黄少天,和玩杂技一手顶碗一手扛沙袋似的寻求着平衡。好不容易在点滴室里找了个空位,让黄少天坐定,再一摸额头,出了一层汗。

黄少天又去拉叶修衣服,用没打针的那只手指了指自己的脸,说:“墨镜,遮一下。”

叶修正活动自己似乎咯噔响了几下的脊柱,听他这么说笑了:“少天大大,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墨镜呢?”

叶修说话声音有点大,黄少天不高兴地把脸皱成一团,说:“你现在别骂我,头疼,等我好了你再骂。”说完又去扯叶修衣服。叶修只有在黄少天边上的椅子坐下。刚一坐稳,肩上就一沉,黄少天非常自觉地把脑袋靠了过来,还宣称领地一般抱定了叶修的半边胳膊。

医院现在没什么人了。一室冷清,就剩下两人浅浅的呼吸,和黄少天留在叶修肩膀上的热度。

 

——TBC——

 

后记:上周份的更新,晚了两天不好意思_(:з」∠)_。

注:《歌王争霸》参考的《我是歌手》,具体赛制文里根据剧情需要会有调整。文中那两句歌词感谢阿羽的赞助,选自阿羽填词翻唱的《你我的潜规则》。


评论(22)
热度(298)
© 东将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