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中心
以剑之名,愿你喧嚣罔闻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10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10

 

*娱乐圈paro永远不嫌多

*关于荣耀网游的部分私设如山基本胡扯,极端bug请和我说,尽力修改

*叶黄单一西皮HE,其他西皮即使有也一句话带过

 

前篇请点: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被人嫌弃就嫌弃吧。作为优质大龄单身男青年代表,黄少天非常想洒脱地挥挥手,同时头顶配合地打上五个字字幕:那都不是事儿。他好人卡都拿到手软了,修行深厚,功德无数,还会受叶修一个小小的“呵”字影响吗?

事实上还是会受影响的,而且影响特别大。毕竟好人卡说的都是“你真好,是我配不上你”,但是叶修那个“呵”字背后说的是什么,只是简单意会一下,就整个人都不太好。

但是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淋漓的嘲讽。黄少天无疑是真的勇士。他化悲愤为行动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做出了三大改变。

第一大改变,他开始健身。其实说健身也谈不上,他没有多少时间去健身房,于是就选了最简单的一个方式,一有空就在房间的地板上趴下,练起了“plank”平板支撑。两个手肘撑住地面,脚尖顶住地板,整个人从脖子到脚踝在空中支撑成笔直的一条线。这种锻炼法简单好用,全身核心肌肉群都能锻炼到,只是要动作做到位,比看起来还是难很多。业余爱好是吃饭睡觉打游戏的黄少天只不过坚持三秒钟,浑身的肌肉就开始跪着唱征服。第二天起来,后颈、肩胛、背部、臀部没一个地方不疼,后遗症还连绵几天,让他白天走路姿势都不太对。

而叶修看到他在地板上辛辛苦苦当一个完美的直线,还总喜欢走过来,蹲下,往他背上轻轻一拍。这一拍,本就苦苦支撑咬牙切齿数秒中的黄少天立刻脸朝下,肚子朝下,整个人贴在了地板上。他深呼吸三秒,从地板上跳起来大骂:“叶修你大爷的!拍我干什么!手痒啊?”骂完一扶腰——跳起来太急了,差点没把腰给闪了。

叶修只是装模作样地掏掏耳朵,问:“怎么突然这么勤奋?你吃饭睡觉的业余爱好呢?不要了?来,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说给我听。”

对此黄少天只是对着叶修翻了一个大白眼,就趴回地上继续练习。他是受了刺激。他没有过女朋友,还被一个喜欢男人的男人嫌弃。这个节奏发展下去,他是不是得在头上戴一个“注孤生”称号?但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和叶修说。所以他只是默默趴回地板上当一个安静的美平板,一边提防叶修冷不丁走过来再拍他一下,一边在脑袋里构想起自己练出人鱼线和六块腹肌后如何嘲讽回去那个虚胖脸。

 

除了开始锻炼外,黄少天还做出了第二大改变。他开始非常关心叶修的情感生活。

W市的演出结束后,《大象在巴黎》话剧的巡演就只剩下在B市的最后一站。一行人去机场的路上,黄少天时不时就突然拉一把坐在自己旁边的叶修。原本闭着眼睛睡觉的叶修转过脸去,“怎么了”三个字还没问完,就看到黄少天鬼头鬼脑地一指巴士窗户外,小声说:“哎老叶,看到那个骑自行车的男生没?挺帅的啊,你喜不喜欢?”

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脑袋一缩:“不喜欢啊?那你再看这边这个,等红绿灯的。这个你喜欢吗?”

叶修的表情有了点变化,他看着黄少天,眼神里清清楚楚一个意思:怎么又犯病了。

其实黄少天会这么问来问去没有别的想法,纯好奇,纯得和白软的棉花糖一样。这就像刘姥姥第一次进大观园,遇到不了解的事情,免不了多问几句多发点感慨。黄少天就是单纯地想知道一个男人喜欢另一个男人的话,会用怎么样的标准来评价。

黄少天虽然先认识的张佳乐和孙哲平,但张佳乐和孙哲平早就成一对了,所以他也没想着问问这个。估计他问了,张佳乐肯定也是回答:“我就喜欢大孙这样的。”现在他知道叶修也喜欢男人,叶修目测还是单身,多好的答疑解惑的机会。

黄少天仰着头盯着叶修看,满脸真诚的求知若渴。

叶修直视着黄少天双眼,慢慢说:“我看人就一个标准,要话少。”

黄少天捂住胸口,倒抽一口气:“周泽楷?”

叶修无语,又补了句:“还要比我矮。”

黄少天松了口气:“哦,那王杰希也被排除了。”

在B市的王杰希和刚回S市的周泽楷,突然一人打了一个喷嚏。

 

巡演最后一场,位置定在了B市的国家大剧院。跟着剧组入驻剧院后,黄少天站在舞台中央,看着三层楼的观众席,仰着头,感觉仰得脖子都要折断了。和眼前这个剧院相比,之前在G市、S市、W市登台过的大剧院,那个“大”字恐怕都要改一改,型号至少改小半圈。在他身边,苏沐橙和戴妍琦也站在偌大的舞台上,仰着头一言不发。

“这些座位要真都坐满人,感觉看上去就有种被人潮淹没的感觉。”苏沐橙突然小声说。没有麦克风扩音,她的声音似乎还没到达舞台另一边就在空荡里消失了。

“何止是淹没,是有种被压扁的感觉呀。”戴妍琦在一旁接嘴。她还在学校里的时候,这个舞台是一个可望不可即的梦。

黄少天最后看了似乎比天空还要高远的剧院穹顶一眼,拍拍手,鼓劲道:“两位女神别这样别这样。我们是第一次登台吗?我们可是最后一次登台。这个排场可正好。”

听到“最后一次”,三个人俱是沉默了一会儿。虽然整个剧组原班人马接下来马上要拍电影版,还不会散。可这样的话剧巡演经历,以后可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了。苏沐橙自己工作室筹备的电视剧等她这边档期结束就会开机,戴妍琦之后在肖时钦的安排下肯定也会继续走影视路线。至于黄少天自己,当然也是想重新回到银幕上。还没到曲终人散的时候,结尾那点伴奏的悲伤却已经在耳边响起来。

从七月到十一月,从枝头榴花燃烧地正旺到秋意黄叶般细碎地扑了满地,四个月漫长成一百多个日日夜夜,却又眨眨眼,就流水般从指缝间漏过,怎么抓也抓不住。

黄少天盯着黑海般幽深无波的台下,觉得舞台就像一个巨大的浮动的孤岛,过去四个月里发生的事情,密集的鱼群般在他脑海里穿梭。

他因为唐柔的事情被雪藏,后来那些不实谣言被澄清。他失去了演《江湖路》的机会,但是他加入了《大象在巴黎》。郑轩被从他身边调走,可他认识了戴妍琦、肖时钦、喻文州。

更重要的是,他还认识了叶修。

为什么要把叶修单独从其他人事里给单独拎出来重点回忆一下,黄少天也不知道。

这是他在被叶修明目张胆地给嫌弃后发生的第三个变化。他想事情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围绕着叶修转。他拼命想要脱离这个奇怪的轨迹,但叶修就像地心引力,他一次又一次自己送到叶修面前。

黄少天在心里对着叶修嘀嘀咕咕的时候,叶修真人提着外卖袋站在台下看他们,挑起眉毛:“三个人站在那里干什么,参禅悟道?再飞升,这饭也不用吃了吧。”

苏沐橙和戴妍琦“噗嗤”一下笑起来,黄少天“靠”了一声,从台上直接跳下去去抢叶修手里的外卖。

三个主演最后每人左手捧着猪排饭,右手举杯豆浆,相互敬一下。

黄少天说:“我也不知道这种时候说什么好,刚刚说什么最后一次苏妹子戴妹子当没听见啊,没听见。我们后面还有电影,电影完了说不定还有第二部,第二部完了还有第三部——”

“说重点!”苏沐橙忍无可忍打断了黄少天的话。

“B市公演成功!”黄少天立刻改口,举杯豪迈道。

“成功!”“成功!”苏沐橙和戴妍琦也举杯。

叶修和肖时钦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叶修瞥肖时钦一眼:“要纸巾吗?”肖时钦失笑:“叶神说笑了,不至于。”他当导演这么久,虽然仍然不习惯杀青时那种分别在即的感觉,但是每个故事都得有个结局,这样下一个故事才好开头。

他们每个人的旅程都才刚开始呢。

 

B市的表演无疑也是成功的。而表演结束后那场新闻发布会,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最后一幕结束后本该是演员谢幕,结果帷幕再一次拉开后,在后面的不是站成一排的演员,而是一条长桌,黄少天、苏沐橙、戴妍琦、肖时钦等人端端正正坐在后面。然后肖时钦很平静地公布了《大象在巴黎》电影化的消息。

坐在底下的观众先是愣了愣,然后议论声就哗啦一下,一桶水被踢翻了一样蔓延开来。肖时钦把通过微博提问的方法教给观众,于是本该是接受记者采访的新闻发布会,变成了接受观众采访。采访放出的官方消息也被直接传到了网上。

“电影版什么时候开机?什么时候上映?”

“11月中下旬开机,上今年的贺岁档。”

“电影版的情节和话剧版有什么变化吗?主演是谁?”

“情节和话剧版相比会有很大变化。演员和制作班底基本不变,是话剧的原班人马。”

“会有新角色和新演员加入吗?”

“电影版剧本还在最后修改阶段,不排除有新角色加入的可能性。”

大部分问题都是针对电影版的,由肖时钦来回答。偶尔也有向黄少天、苏沐橙、戴妍琦提问的,比如对电影版的想法、对角色的看法等等。这些问题大家事前都通过气,回答也就中规中矩。整个你问我答环节也就持续了三十分钟左右,肖时钦表示欢迎大家继续通过官博提问,所有人站起来鞠个躬,就结束了。

然后当天晚上#大象在巴黎电影版#窜上了热搜榜。第二天娱乐版的头条清一色都是关于《大象在巴黎》的。

不少人议论蓝雨和雷霆这是下了大手笔。别人一部电影宣传期也就一两个月,放一放海报和片花,来一两支预告,这是标准配置。而《大象在巴黎》电影版是用四场话剧表演来做铺垫。这种做法以前还真谁也没见过。

暂且不管外界如何议论纷纷,剧组自己对电影版的筹备已经紧锣密鼓开始进行。作品研讨会就在B市举办,但是这个出席阵容,哪里是个作品研讨会,根本就是个全明星大会。

王杰希近年已经把工作重心转移到幕后,不再自己出唱片,但他和张佳乐在华语圈歌坛的天王地位仍然不可动摇。作为原话剧歌曲和配乐的创作者之一,他就坐在张佳乐左边,而他右边是专程从G市前来的喻文州。苏沐橙、戴妍琦两位女神坐在对面,言笑晏晏。诸位大神你一言我一语,各个都是风华无限,世界尽在手中的样子。

于现场围观了整个研讨会的黄少天表示他内心都是崩溃的,在会议上他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喝水。会议中途休息,黄少天第一个蹿出门去。

黄少天在五楼的一个小阳台上找到了正在抽烟的叶修。他扒开小阳台的门,把自己塞进去,还指挥叶修:“老叶,挪一下挪一下,进不去。微草这办公楼怎么把阳台给弄这么小。”

叶修夹着烟看他一眼:“少天大大,自己占地太大怪阳台哦。”

正挤进来一半的黄少天伸着胳膊用力挠了叶修一下:“我去!你怎么不检讨一下自己虚胖!”然后挤挤挤,还是和叶修一起站到了小阳台上。

微草这栋楼建的早,当初选的是市郊,但B市一直呈环状扩散,此地现在离市中心也不算远。因此在五楼的阳台上,根本看不见什么风景,低头下面车水马龙,抬头是对面的大楼挺着腰板挡住了视线。

但黄少天就是觉得他站在这里,和叶修一起,挺好。

叶修问:“会开得怎么样?”

黄少天连连摆手:“不要提不要提!想起来我就心累!你见过两个人说话和打太极一样吗?我今天可算是见识到了。王杰希和喻文州,今天他们座位紧挨着,你知道就让个座他们说了多久吗?”说着他神色一变,模仿起王杰希喻文州的表情和声音,还是把两个人分开模仿,神色和语气变脸一样不停交替,“‘喻总请坐。’‘王总先来。’‘喻总太客气了,让我尽尽地主之谊。’‘王总言重,客人怎么能喧宾夺主。’”那一本正经的语气和角度完美的谦和微笑,还真把王杰希和喻文州说话给学了七八分像。

叶修一个没忍住,嘴角往上勾了勾。黄少天见叶修笑,一拍大腿,俨然找到人生知己的模样:“对吧对吧,我说的没错吧?他们这样说话累不累。”

叶修说:“是,少天大大说的都对。不过你中间休息时间有多长?”

黄少天脸色顿时一变。中间就休息十分钟,而他在外面游荡了多久他也不知道。想到王杰希和喻文州两个人对着自己笑眯眯地问“黄少怎么迟到了”,一股凉气顺着黄少天脊柱往上爬,让他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这场景太美他不敢继续想,利索地从小阳台钻回大楼里,兔子一样撒开腿冲着会议室跑。

 

跟着剧组巡演,在全国四个城市之间奔波了一个多月,好不容易在电影版开机前得到了半个月的假可以回家好好休息一下。黄少天、苏沐橙、叶修和喻文州一起回G市,肖时钦和戴妍琦回W市,众人在B市机场匆匆说了几句话,笑言过个十几天再见。

黄少天在G市的房子蓝雨会帮他联系物业定期打扫,所以等他回到阔别一个月的家里时,一切都井井有条一尘不染,就像他从没离开过一样。而他和出国一趟似的,回到家就倒在床上日夜颠倒地呼呼大睡,四个多月里积累的劳累似乎终于决堤,没完没了。他连着休息几天,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

这天早上黄少天照例躺在床上,纠结是起床吃饭还是继续睡。这个时候他手机在床头柜上一尾活鱼一般弹弹跳跳震动起来。捞过手机来一看,是张佳乐,黄少天闭着眼睛把手机放到耳朵边上,迷迷糊糊道:“喂?”

结果张佳乐劈头盖脸一句话:“哎我问你,你有在玩荣耀吗?”本来歪斜在床上的黄少天差点从床上一个侧翻滚下来。莫不是他在荣耀里玩人妖号的事情被曝光了?他忙伸手稳住自己,佯装镇定道:“什么什么?什么荣耀啊?”张佳乐在电话那头嫌弃:“装!你就装!我都在地铁站看到你了!”

原来是黄少天七月时给荣耀官方拍的那段广告开始在网络和地铁移动电视等平台上开始播放。本来这段广告应该是夏天就播出来,但那时黄少天突然因为唐柔的事情被莫名其妙黑了一把,就一直拖到现在。不过配合着《大象在巴黎》的宣传期,效果倒也还不错。

张佳乐看了荣耀第十区的宣传广告,觉得心痒痒,所以来问问黄少天要不要一起玩。虽然喻文州让黄少天别把自己玩游戏的事情再告诉其他人,黄少天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张佳乐,他在第十区的号都满级了。张佳乐在电话那头大叫一声“叛徒”,就兴冲冲建号去,要和黄少天在游戏里约战。

挂了电话黄少天心里有点虚。他左右寻思一下,他心虚什么,他不说,张佳乐不说,喻文州自然就不会知道。对,就是这么天衣无缝。想完,他也高高兴兴登陆游戏去。

一个多月不上,荣耀又更新了一次。等更新补丁安装完,熟悉的界面在面前打开。为了配合现实里四季的变化,有些场景里的树林已然有些萧索。但是天空高远洗练,远远看去也是赏心悦目。不一会儿一个叫“落花狼藉”的人发来好友申请,是张佳乐创立角色创好了,于是黄少天让夜雨声烦回冰霜森林去接应刚出新手村的张佳乐。

黄少天报了坐标,就让夜雨声烦站在一棵挂满银霜的树下等张佳乐过来。过了一会儿,他眼睁睁看着一个顶着“落花狼藉”ID名的狂剑士从夜雨声烦面前目不斜视地跑过去。

黄少天急,忙打字。

夜雨声烦:哎!哎哎哎哎!我去我去啊乐乐你在看哪里!跑过头了!

巨大的文字泡占满屏幕。于是狂剑士顿了下,又掉头哒哒哒跑回来。

落花狼藉:烦烦?烦烦你怎么是个女的!

看到张佳乐的话,电脑屏幕前的黄少天又一次差点把键盘键给按松。

夜雨声烦:啊不!什么叫我是个女的!你听我解释——

落花狼藉:你居然玩人妖!

夜雨声烦:我不是有意的是游戏Bug坑我——

落花狼藉:你居然玩人妖!

夜雨声烦:艾玛我都说了这是个意外——

落花狼藉:你居然玩人妖!

夜雨声烦:卧槽啊乐大爷你是不是只会说这一句话了!

落花狼藉:你等着!我去重建一个号。

然后落花狼藉就下线了。

还没等黄少天缓过劲来,一个叫“百花缭乱”的人又发来好友申请。看这个取名字的风格,估计还是张佳乐。黄少天点了通过,过了一会儿,就看到一个顶着“百花缭乱”ID名的弹药专家冲夜雨声烦跑了过来。

一个女号弹药专家。

黄少天有点风中凌乱。

夜雨声烦:……乐乐?

百花缭乱:烦烦!

夜雨声烦:卧槽你怎么建了个女号过来!刚刚那个狂剑士号呢!

百花缭乱:狂剑士给大孙玩!我其实比较喜欢弹药专家。

百花缭乱:我一直想试试玩人妖号!啊第一次当人妖,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

黄少天呆坐在屏幕前,觉得张佳乐果然非一般人也,和他在一起,事情的经过一般就会比较神展开。

 

建号的那阵兵荒马乱过去后,黄少天带着张佳乐去下本。他满级后来刷这种低等级副本,砍小怪和切菜一样,擦擦擦蹭蹭蹭,剑光所到之处一片鬼哭狼嚎。跟在夜雨声烦后面跑的百花缭乱就更轻松了,一边经验条狂涨,一边扔个手雷什么的熟悉一下技能。张佳乐估计是真得手上有点闲,还详细翻起了夜雨声烦的账号信息。这不翻不要紧,一翻,张佳乐高兴坏了。

百花缭乱:烦烦!你都结婚了!

百花缭乱:对方是个男的啊!难道你是深柜?这都不和我说,伤心,真伤心。

在前面领跑的夜雨声烦脚下一滑,差点摔地上。

夜雨声烦:我是个女号啊!我结婚当然只能和男号结!

夜雨声烦:而且对方是男号就一定是男的吗!是个用着男号的妹子怎么办?

百花缭乱:那对方是妹子吗?

夜雨声烦:……不是。

百花缭乱:[手动点蜡]

百花缭乱:你居然在网上和一个男的结婚,那老叶怎么办。

夜雨声烦:我去!怎么又扯上老叶了!这两码事啊!

黄少天终于意识到和张佳乐对话中犯下了一个逻辑上的错误,游戏里结婚又不代表什么,又不是说他真喜欢上男的。再说他这个结婚还是被君莫笑给坑的。而且他和叶修清清白白,这关叶修什么事。于是他吧啦吧啦,把自己和君莫笑之间的恩怨拆分成几段,说给张佳乐听。在他说的这关口,君莫笑偏偏发来了组队邀请。

君莫笑入队。

君莫笑:你这次出差时间挺长的啊,一个多月。

君莫笑:哟?新欢?

君莫笑:真妹子还是人妖?

君莫笑:一看就人妖。唉现在的年轻人,演技太差。

这四句话发出来速度极快,无论是张佳乐还是黄少天都没反应过来。张佳乐一句话没说,人妖皮就掉了,他想体验一把人妖号感觉的愿望,一瞬间被粉碎成一地渣渣。

屏幕上百花缭乱瞪着君莫笑瞪了半晌,转过去和夜雨声烦私信。

百花缭乱:烦烦,我可以揍死你老公吗。

那肃杀之气隔着屏幕呼呼吹到黄少天脸上,吹得他都忘了反驳老公是个什么鬼。

夜雨声烦:……你才十级,打不过。

百花缭乱:靠!说真的,你离婚吧。

夜雨声烦:……

 

休假剩下的时间黄少天在网游里快活得和被放养的鸽子一般。张佳乐以神速满级后,他和张佳乐满地图地跑,君莫笑偶尔来和他们一起下个本。有一次君莫笑问了句,你叶秋的电影看了几部了,黄少天这才想起来他找苏沐橙借来的那箱叶秋的资料还搁在客厅里落灰,于是又把开始巡演前看了一半的叶秋作品集给捡起来继续看。他觉得一个人看没有交流对象,非常自然地抱着箱子去敲对面叶修家的门。

啪啪啪一阵响,叶修门开了条缝,从缝里往外面看了眼,问:“怎么了?”

黄少天举起手里的箱子,说:“我一个人看电影没劲,陪我看!”

啪叶修把门给关上。

于是黄少天继续敲。

如此顽强抗争几分钟,叶修顶不住,还是把黄少天给放进了家门。叶修家的格局和黄少天家里呈对称状。客厅里一张透明的茶几,一套米色的沙发,墙角一盆绿萝。教会黄少天用自己家里的家庭影院后,叶修就回房间里忙,黄少天自己拿出一碟DVD推进机子里,坐在客厅地板上看。

《南园三日》算是叶秋中后期的作品,主演是虚空的吴羽策。当时吴羽策在虚空并不受重视,叶秋起用他的时候这部作品也不被看好。但当吴羽策穿着灰色立领的长衫,面色苍白,瞳色漆黑地把视线对准镜头时,不知有多少人心里被那视线留下江南氤氲的水汽。

黄少天盘着腿看到一半的时候,叶修出来一趟,伸头一看:“哟,叶秋的电影啊?”

黄少天盯着屏幕,头也不转一下,说:“是啊。”

叶修在他旁边坐下,问:“看这么仔细?看出什么名堂了?”

黄少天脑袋歪了歪,按下暂停键,冲屏幕比划了一下:“我以前都没发现,现在连着看了几部才觉得,叶秋真喜欢这样用镜头。拉得长长的,感觉时间空间都模糊了一样。”

暂停的画面上是吴羽策扮演的陈白画站在褐色的石廊前。石廊一半照耀在光里,一半堙没于黑暗,一端向着镜头深处无边无际蔓延,似乎贯穿着整个地平线。

对此叶修“嗯”了一声,没有说话,于是黄少天按下播放键,继续看。

屏幕里陈白画继续往石廊深处走,影子在身后拖成细长的一条线,在风中动荡。而屏幕外叶修和黄少天一起,坐到整个故事结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叶修是叶秋隐性粉丝的关系,之后黄少天但凡是再上门要求一起看电影,叶修都大大方方让黄少天进去,还会陪着看上几段,和黄少天交流一下电影中的一些细节。虽然这样的日子总共也没几日,但两个人再一起坐在客厅里对着屏幕一起研究时,相互坐得极近,膝盖时不时碰到一起,好像相熟了很久一样。

休假的日子总是转眼即逝。喻文州来了通知,让黄少天先去S市进剧组。《大象在巴黎》虽然故事情节发生在欧洲,也确实有计划去国外取景,不过很多在国内也能满足拍摄要求的戏份要先在国内完成。

挂了电话黄少天高高兴兴地去敲叶修的门,想问明天几点走。

结果叶修倚在门口,看他一眼,说:“喻文州没和你说吗?你真正的新助理已经到岗,这次他陪你去。”

黄少天一愣:“喻总没和我说啊,我新助理不是你吗?”

“不是。”

“你这次真不去?”

“不去。”

黄少天砸吧砸吧嘴,还想说点什么,一时半会儿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在叶修门口站了一会儿,叶修也没让他进门的意思,他竟是只有木头一样杵在原地,默默和叶修对视。

过道里的灯是声控感应,一时半会儿没动静,灭了,一片黑暗。黄少天跺跺脚,灯又亮起来。他哈哈了两下,说:“那老叶你早点休息啊,唉真羡慕你又可以休假。我不打扰了,要是你有什么东西想要打电话给我我给你带——”边说边往自家门口退。

叶修看着黄少天,嘴巴动了动,似乎想说点什么,不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关上了门。

盯着那扇关上的门,黄少天莫名觉得自己心里某个地方,也跟着那扇门一起关上了。他站在走廊里好一会儿,直到感应灯听不到动静再次熄灭,黑暗又落了下来。

——TBC——

后记:这周的更新(跳票十多分钟这种细节就不要在意啦_(:з」∠)_)……感谢阿羽和阿仁帮忙看文!两位是我的天使啊(ಥ_ಥ)!

评论(31)
热度(318)
© 东将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