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中心
以剑之名,愿你喧嚣罔闻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11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11

 

*娱乐圈paro永远不嫌多

*关于荣耀网游的部分私设如山基本胡扯,极端bug请和我说,尽力修改

*叶黄单一西皮HE,其他西皮即使有也一句话带过

 

 前篇请点: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黄少天窝在飞机狭窄的座椅里,戴着兜帽挂着耳机。在他左手边的小玄窗外面,夜幕下的G市被留在地面上,璀璨的灯火越来越细小,奔腾的光河渐渐变成点滴的萤火。

耳机里传来音乐声。

“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切歌。

“情人节就要来了,剩自己一个。”

切歌。

“爱的诺言却一点一点走向长眠。”

切歌。

连着切了几首歌,黄少天怒。他的手机是中病毒了还是怎么回事,自动播放的推荐曲目不是生离死别的悲恋就是被埋葬的爱情。这离情人节还有足足两个多月,怎么他这么早就体会到了世界对单身狗的恶意。而在黄少天用深仇大恨的眼神瞪着自己的手机时,旁边也有人在幽怨的看着他。

蓝河放了一杯热牛奶在黄少天手边,黄少天接过来对蓝河笑了笑:“谢谢啊。”结果蓝河盯着黄少天看的眼神里哀怨又厚重了一分,让黄少天毛骨悚然。

蓝河是喻文州派过来,顶替叶修跟着黄少天的新助理。两个人在机场碰头后就一直和和气气地说话,相安无事,对对方第一印象都很好。这才过一两个小时的功夫,蓝河的眼神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黄少天忙放下刚递到嘴边的牛奶,问:“怎么啦!你怎么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什么吗?”说着摸摸自己的脸。

蓝河只是幽幽叹了口气:“黄少,你果然还是不高兴我来当你助理吧。”

黄少天一呆,忙大力拍打起蓝河肩膀,嚷嚷:“胡说!谁说我不高兴!小蓝你能打能抗能加血,居家旅行行走江湖必备!我高兴!高兴!”嚷嚷着手上更用劲,生怕说服力不够一样。

蓝河被黄少天扶着双肩摇来摇去,怨气却一点没散,只是抬起双眼说了句:“黄少要是真高兴,刚刚接过牛奶的时候就不会说‘谢谢啊’。”

黄少天眨眼:“那我应该说什么?”

“你应该说,‘谢谢谢谢谢谢啊’。”

“哈哈哈哈哈哈!”一直在后排偷听的苏沐橙实在忍不住,大笑起来。黄少天回头瞪了苏沐橙一眼,瞪完后转过来发现蓝河还在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并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样子。

蓝河是认真严肃地这么想。

黄少天嘴角一抽。他话多的名声在外面到底是被传成了什么样?

终于大笑够了的苏沐橙靠到黄少天的椅背上,拉了一下黄少天的兜帽,对蓝河笑说:“蓝河你不用理他,这和你真没关系。”说完又转过去和黄少天说悄悄话:“叶修不在,你就这么难过啊?”

听到这句玩笑黄少天原本是想义正言辞地拒绝的。喻文州张佳乐苏沐橙,这一个两个三个,怎么个个最近都喜欢把他和叶修扯到一块。再说苏沐橙哪只眼睛看到他难过了?今天的他明明也是一如既往得风流潇洒阳光明媚。

为了证明自己现在心情很明媚,黄少天主动和蓝河沟通:“小蓝同志,不要用这样阴郁的眼神看世界。要像我一样,随时充满着正能量。来来来,你看!现在外面的太阳多灿烂!”说着大手一挥指向窗外。

夜班飞机,窗外一丁点太阳都没有,只有弯弯的一轮月亮,此时此刻笑得特别嘲讽。

苏沐橙是再也顾不上形象,歪倒在椅子上笑得没完没了起来。等笑够了,她从后排的椅子换到前面去,坐到黄少天身边,八卦起来:“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不知道还真以为你有什么深仇大怨呢。真和叶修一点关系都没有?”

蓝河看两人聊起来,找了个借口到后面去和陈果说话。

黄少天看周围就他和苏沐橙两个人了,脑袋缩了缩,老老实实地回答:“不知道。”他的脑子现在就是糊的,和昨天晚上他站在叶修门口时走廊里那盏声控灯一样,明明灭灭黑黑白白,什么都照不清楚。他现在真的不高兴吗?这不高兴真的是因为叶修不在吗?叶修现在真对他有这么大影响吗?这些问题他一个也答不上来。

苏沐橙又旁敲侧击了好一会儿,奈何黄少天自己肚子里此刻装的全是问号,苏沐橙越捣腾,只是把这些问号肥皂泡一般越摇越多,几乎要在黄少天头顶具象出来把黄少天整个人给埋起来。最后苏沐橙看黄少天被折腾得眼神都虚无缥缈空洞起来,终于放过他,回后排椅子上看电视剧。而黄少天陷入深深的沉思,虽然直到下飞机他也什么都没思考清楚。而再往后,《大象在巴黎》电影版拍摄中出现的重大变故也没给他更多时间来思考这些。

 

肖时钦和江波涛是老朋友,这次在S市棚内拍摄,轮回很大方地把自己的场地租借给了剧组。影棚内部空间大设备好不说,配套的演员休息室更是条件优越,甚至还有健身房淋浴间。剧组还在准备阶段,黄少天先进棚晃几圈,进去的时候刚好碰到肖时钦在发放电影版的剧本,接过来一翻看,果然改动不小,看着看着就干脆站在原地琢磨起来。

黄少天光顾着低头看剧本,没发现有人从背后靠近自己。直到一只手搭上自己肩膀时,让他和耳边炸了一个响雷似的吓一跳。迅速回身一看,顿时一个大大的笑容出现在脸上。

“郑轩!”

站在黄少天背后的不是郑轩又是谁。

上一次见到郑轩,不过是三个月前的事情,但却像是过了很久,连日历都有点泛黄一样。

黄少天立刻勾住郑轩脖子开始哥俩好:“郑轩你大爷!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没有你真是饭不香睡不好心神黯淡日月无光——”

郑轩眼皮跳了一下,说:“黄少对我是真爱,三个月三个电话,平均一个月一个,受宠若惊。”

正在抒发千字感想的黄少天被噎了一下。郑轩说的实话,他被调走后黄少天有和他联络,但联络频率比预期得要低的多。

因为黄少天遇到一个特殊情况,这个特殊情况叫叶修。

黄少天哈哈干笑一下,放下勾着郑轩的胳膊,眼神飘向一边:“今天的天——”

“天气真好是吧?”郑轩又截了黄少天的话。黄少天每次觉得尴尬就只会这一个转移话题的方式。看黄少天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郑轩摇摇头,决定不再捉弄黄少天了,毕竟他是有正事要和黄少天说。但是还没等郑轩开口,黄少天身子突然站直了,眼神越过郑轩,看向他身后。

于锋正站在离两人不远的地方,默不作声地看着他们叙旧。

黄少天一顿。他早该想到的,郑轩并不是平白无故出现在这里,郑轩是跟着于锋过来的。而于锋出现在这里是干什么?难不成真像喻文州说的那样,来和他抢林小凡这个角色?这么一想,黄少天反而对着于锋笑起来。

于锋看到黄少天对自己笑,也是一顿,随即嘴角也勾了起来。两人就这样对着彼此微笑,似乎是在比谁的笑容更灿烂,但是那瞪着对方的眼神,却是一点都不退让。

夹在两人中间的郑轩在内心直呼压力山大,对在旁边的肖时钦拼命招手。肖时钦看到这边的情况后连忙过来。

“黄少,于锋,两位相互都认识。于锋的顾若飞是电影版才加入的新角色,和林小凡有不少对手戏,二位不妨现在先相互熟悉一下,对一下台词?”

导演都站在这里盯着看了,黄少天和于锋也不好再继续针锋相对,各自收敛了目光,找地方坐下看剧本。

撇开和于锋的矛盾不说,顾若飞这个角色的加入让《大象在巴黎》的整个剧情都更加有趣起来。黄少天觉得和走阳光路线的林小凡相比,带着点痞气的顾若飞有着更神秘更复杂的角色形象。而这样的角色一旦演好了,人气通常不会低。

“麻烦啊,麻烦。”黄少天用手指敲着剧本,低声念叨。

“黄少觉得麻烦的话,和我换如何?”黄少天指尖细微颤动了一下,抬起头,看到于锋正逆着光站在他面前。

黄少天微微一笑,从椅子里站起来,说:“和我换?好啊非常好简直不能更棒了!于锋你真够兄弟帮我一个大忙!”

于锋一愣,没想到黄少天会这么说。然后他就看到黄少天拿过旁边一个饭盒递到自己面前。

“小蓝同志怎么想的今天中午居然给我买的盐烤蟹!你说螃蟹有什么好吃的,又难剥肉又少还根本尝不出什么味,麻烦,真麻烦。喏给你你都拿去吧,别客气,千万不要和我客气。”说着黄少天很真诚地又把手上的饭盒往前递了递。

于锋看着面前的饭盒,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最后咬紧牙关,一言不发转身走了。黄少天耸耸肩,自己坐回去,打开饭盒,掰了一根螃蟹腿悠哉自得地啃了起来。

 

下午苏沐橙和戴妍琦也到了,肖时钦把现在变成了四位的主演叫到一起,想让几个人今天下午先试着把四个人都到齐的第一个场景给演练一下,找找感觉。

在话剧版里安雅和纪如是在车站先遇到了林小凡,找林小凡问路,然后三人一起踏上了旅程。电影里添加了一个顾若飞登场的情节。纪如在找林小凡问完路,刚走几步的时候,手里的包就被顾若飞给抢了,林小凡一个飞身英雄救美,把包给抢了回来,还和顾若飞打了一架。

“打架的部分千万别真打起来,重点是把前面的台词给对上,情感到位。动作戏部分后面有专门的指导来教你们,今天先不用管。”肖时钦不知道是有意无意,专门对黄少天和于锋说明这点。

苏沐橙和戴妍琦一脸不赞同地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喊冤:“喂喂你们都这样看着我是几个意思几个意思!你们怎么不去盯着于锋看呢?是他找的我!不关我事啊!”

苏沐橙拍黄少天一下:“还贫!我们都听人说了,你把人于锋给气得午饭都没吃多少。”

黄少天望天。这偏心偏的,不会是看在于锋是新晋小鲜肉的份上吧,他自己也还没成老鲜肉呢。再说他怎么知道于锋这么严肃不经逗。

打岔归打岔,几句闲聊说完,个人各就各位,摄像和简易灯光也就位,肖时钦指示一下,这一个场景就开始了。

本来就只是试演,大家压力不大,心态很轻松。再加上前面的部分黄少天、苏沐橙、戴妍琦三人在话剧里面演过无数次,轻车熟路,闭着眼睛都能演,很自然地就融入了各自的角色里。

而当情节发展到纪如向林小凡问完路后,变数就来了。

一个人影一团被风突然吹过来的乌云似的,跌跌撞撞地挪过来。纪如身子还正对着林小凡,丝毫没注意到身后,一下就和那个突如其来的人影撞在一起。她刚反应过来,手上的包已经不见了。

扮演纪如的戴妍琦是知道后面将发生顾若飞来纪如包的情节的,但是于锋走过来的时机和角度太好,抢走她手里包的时候她真一点防备都没有。惊慌失措喊出来“那人抢了我的包” 时,与其说是演技,不如说她是实实在在被惊到了。

扮演林小凡的黄少天立刻追上去,一把扭住顾若飞的胳膊,把他往回拉。顾若飞回头看了一眼。

面容明明很干净很年轻的一个人,却给人说不出的沧桑感。就好像他走过了千山万水,千山万水都留在了他的眼睛里。

林小凡一呆,顾若飞就挣脱开来跑了。

肖时钦喊停,剧组里有围观的工作人员情不自禁开始鼓掌。

“好!很好!就是这个感觉!我们正式拍的时候就照这样来!”肖时钦很高兴,四个演员之间的化学反应比他预期得还要好,如果所有镜头都能以这样的效率完成,那这部片子赶今年贺岁档的压力会小很多。

“你刚刚是从哪个方向过来的?我怎么一点都没看见?这故事要是真的,我的包估计就回不来了。”戴妍琦立刻向于锋迎过去。肖时钦也走过去和于锋多交代几句。而于锋则是站在原地往四周看了看,看到黄少天后,冲黄少天骄傲地抬头。

黄少天没有回应于锋的这次挑衅。

他自己心里清楚,刚刚试演里最后一个镜头,林小凡一呆放走了顾若飞,那不是演出来的,而是他看到顾若飞时真实的反应。他当时心里想的是,这样一个人怎么会来抢人的包?就这么一犹豫的功夫,手上力道就松了。在那一刻他忘记了面前的人是和自己处处竞争的于锋,他只看到了顾若飞。

麻烦,这次是真麻烦了。

 

“停!”肖时钦喊了暂停。这是这个镜头第五次NG了。镜头前的黄少天垂下脑袋,站在原地用力揉了揉脸。他知道这次的问题肯定还是出在他身上。

今天是正式开拍第三天了,又遇到一个四人同时出镜的场景。黄少天似乎进入了一个奇怪的循环,凡是没有于锋的顾若飞出场的镜头,他基本能做到一条过。但是一旦和顾若飞出现在一起,他就成了全组的NG王。

肖时钦盯着摄像机眉头紧锁,可以看出来他的耐心又受到了严峻的考验。毕竟电影版里林小凡和顾若飞的对手戏不少,如果黄少天照这种速度NG下去,整个拍摄进度都会大大落后。

苏沐橙接过陈果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问黄少天:“你这几天是怎么了?怎么这么不在状态?”

黄少天一脸茫然。他觉得现在和7月初刚开始拍话剧的时候很像,他就和一只被丢到陌生环境的雏鸟一般,连怎么振翅都忘记了。可7月初那会儿,苏沐橙、戴妍琦和他是三个人一起入不了门,现在却只有他一个人拖累大家。而耽误整个剧组,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肖时钦对黄少天招手,让黄少天坐到摄像机旁边,其他人先休息一下。肖时钦把刚刚NG的几个镜头回放给黄少天看,问:“你自己看看,看出问题来没有?”

黄少天死死盯着屏幕,默不作声。

他们在拍的是紧接着抢包那段后面的剧情,顾若飞发现纪如的包里有护照等重要证件,自己把证件给送了回来,却拒绝还钱,说钱已经花掉了。另外三个人在和他理论。

肖时钦很公平,四个角色出现在镜头上的份额是差不多的,但是似乎不管镜头怎么变,观众整个视线都只看得到顾若飞靠着墙,手里夹着一根烟,低垂着眼,百无聊赖。

肖时钦叹气:“你的林小凡,都要被顾若飞整个给吞掉了。”

黄少天一动不动看着屏幕,不说话,看着自己在屏幕上的存在感被于锋给排山倒海压得一点不剩。 

黄少天向肖时钦请半天假,后面不需要林小凡出场的镜头可以先拍,他想要调整一下状态。不过说是请假,他也没打算走太远,就往上面一层的演员休息室走,想小睡一会儿。走到自己专属的休息室门口,他直接推门,进门的时候非常偶然的往走廊尽头看了一眼。这一眼他就愣住了。

一个人影正在于锋的休息室门口鬼鬼祟祟徘徊。

而这个人是邹远。

百花集团的小少爷邹远。据喻文州说,指使人给自己寄刀片的邹远。绝对不应该此时此刻出现在轮回的拍摄棚里的邹远。

黄少天啪一声用力关上自己休息室的门,大喝:“喂你!说的就是你!在那里偷偷摸摸干什么呢!”

之前没注意到这边的邹远被吓了一跳,看过来一眼,兔子一样转身就跑。

黄少天一愣,立刻拔腿就追。

他一边追还在一边大喊:“靠我说你这个小家伙!跑什么啊是我很可怕吗!一看就是做了坏事!小小年纪不学乖!你这次又干了什么?你不怕警察叔叔来找你吗?”

在前面跑的邹远突然回了一句:“我没做坏事!”

黄少天一听乐了:“哦?没做坏事那你跑什么?再说你以为你跑的掉吗?你现在身高多少?一米六有吗?告诉你我可是一米七六哦?我每跑一步顶你跑两步!放弃无谓地抵抗吧!”

两个人这样你追我赶,一直跑到顶楼,然后一不注意又通过顶楼的通道从主楼跑到了远离摄影棚和主要办公区域的偏楼。跑到又一个走廊尽头的时候邹远估计是要跑不动了,冲进一个卫生间想要把门锁起来,但是黄少天一脚抵住门,强硬地冲开门挤了进去。

“哈!哈!哈!你跑啊!我让你再跑啊!”黄少天尽管气喘吁吁,却还是硬撑着摆出一副“我一点都不累这点距离小意思”的样子,昂首阔步逼近邹远。

而邹远一张脸都通红了,看着逼近的黄少天,一点点后退。退无可退的时候,他突然一把揪住胸口的衣领,一副很难受的样子。

黄少天本来还想这小子演技真好,结果邹远转过身去扶住洗脸池,弯下腰,就对着洗脸池吐出来。

黄少天一愣,忙迎上去,生怕小孩真有个什么万一。

 

邹远没什么大事,就是平时不运动,突然一下跑这么久这么快,一下子没受住。黄少天又是拍背又是递湿纸巾,很是无语。本来他是来抓人的,结果现在成了临时保姆。

邹远此刻正靠着墙坐在地上,膝盖缩到胸前。他缓过劲来后就努力离黄少天越远越好,黄少天一动,他就和只兔子一样瑟瑟发抖。

黄少天无奈,只有蹲在不远处,耐着性子向邹远问话。

“你不是应该在Y市吗?什么时候跑到S市来的?”

没有回答。

“你来干什么?你刚才在于锋休息室门口是想干什么?”

不做声。

“你一个来的?有人知道你在这吗?”

毫无回应。

黄少天头都要大了,现在的小孩子都怎么回事,一个比一个叛逆。他当年可没有这样一个时期。最后他问了句:“我是什么地方得罪过你吗?你为什么要派人给我寄刀片?”

一直没动静的邹远终于有反应了,但那反应却不是黄少天想看到的。只见邹远抬起头,眼眶有些发红,嘴唇都被自己咬出血了,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黄少天站起来。他不想为难邹远,现在还不如出去找人,把这个小麻烦给领回去。

黄少天走到门口,握住门把手一拉,门没有拉开。

黄少天用力握住门把手,使出九牛二虎之力用力一拉,门还是没有拉开。

黄少天哐哐哐左左右右上上下下折腾起门把手,一脚蹬住门框,用力拉门,门还是拉不开。

得,厕所门坏了。黄少天和邹远被锁在厕所里了。

提问,被锁在厕所里是什么样一种体验。答,“我的内心都是崩溃的”这种感觉。

觉得自己倒霉到家内心很崩溃的黄少天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求外援,他已经可以预感到其他人知道自己被锁在厕所里会笑成什么样了。但没办法,电话还是要打。他点开通讯录滑动了几下本来是想给蓝河打电话,拨出去后手机放到耳边,“嘟嘟嘟”几声后,电话接通了,那头传来声音。

“……少天?”

黄少天一愣。这不是蓝河接的电话。这声音怎么听上去那么像——

“叶、叶修?”黄少天舌头打结了一下。

叶修似乎在电话那头笑起来。

“不是你给我打的电话吗,少天大大?怎么,你打电话都不看打给谁的?”

黄少天嘴角一抽。这熟悉的嘲讽意味,简直酸爽。但是要他真和叶修说是打错电话,他却也不想承认。他举着手机,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开始傻笑起来。

叶修在那头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为什么给我打电话?”

事情可多了。

被于锋给欺负到头上来。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NG王拖累整个剧组。现在和邹远一起被锁在了厕所里。

黄少天开口,刚想说“没事没事我能有什么事,老叶你对我太不放心了”,一个字都还没说出来,电话挂了。盯着手机一看,是手机没电了。

这下黄少天心里真奔腾起一万头草泥马。

关键时刻没电,即使是土豪金要你又有何用!

没办法,出不去,又找不了外援,只能在原地等着。黄少天在厕所里转了几圈,最后坐到邹远对面。刚刚和叶修打了那通莫名其妙的电话带来的冲击晚来的涨潮般,冲刷起黄少天的大脑。这几天因为拍摄压力而暂且退到一旁的,对叶修的种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想法,此刻一起归来。

刚刚怎么就没抓紧时机多说几句话呢?黄少天想捶地。

老叶刚刚问出了什么事,那语气,是关心吧?应该是关心吧?黄少天想在地上打滚。

黄少天抬头,看到邹远在偷偷摸摸瞄自己,忙收了一脸傻笑,虎起脸凶邹远:“看什么看!”把邹远唬的脑袋赶紧又低低埋了下去。

 

两个人不知道在厕所里等了多久。黄少天脑袋靠着墙,歪向一边,几乎都要模模糊糊睡着了。这个时候厕所门外突然嘈嘈杂杂响起喧嚣声。

“黄少?黄少?你在里面吗?”是蓝河!黄少天忙跳起来,大喊:“哎哎小蓝同志!在呢在呢!在里面呢!”

就听到蓝河在外面喊:“黄少!你离门远一点!”然后“砰”一声巨响,门被蓝河踹开了。

黄少天怎么拉都拉不动的门,被蓝河给一脚踹开。

蓝河在黄少天心里成了真勇士。

蓝河进来后,后面还跟着一大串人。黄少天伸着脖子一看,肖时钦苏沐橙戴妍琦全都跟过来了。他叹气,这下丢人可真丢大了。趁着苏沐橙还没有上来嘲笑他,黄少天先拉住蓝河问:“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蓝河说:“是喻总给我的电话,说你可能遇到麻烦,让我去找找你,我才发现你不见了。”说到这蓝河看上去有点愧疚。“我找了整栋楼都没有找到,后来还是告诉了肖导,肖导联系江总派人调了楼里的监控,才发现你们一路跑到偏楼来了。”

“是喻总和你说的?”黄少天眨眼,喻文州怎么知道他被锁厕所里了,喻总不至于这么全知全能吧。他可是只给叶修打了电话——黄少天突然想明白了。

是叶修打电话通知喻文州的。

知道了这点,那点觉得丢人的心思瞬间被单纯的高兴给挤到天边去。

后来苏沐橙果然来嘲笑他,黄少天丝毫不受影响,俨然开了金刚不坏的挂。轮回那边有工作人员来道歉,说偏楼用的不多可能锁有点年久失修,黄少天大度地挥挥手,全然不在意。而至于另外一位当事人,和黄少天一起被锁住了的邹远,还是于锋第一个注意到他的存在。于锋皱着眉走过去,低声问:“你怎么在这?”邹远还是低着头,不说话。于锋就拉着邹远走了,也不知道两个人去了哪里。

这样闹闹腾腾,等一切尘埃落定,都已经到了晚上。肖时钦干脆让众人早点回去休息,明天一早再开工。

下榻的酒店就定在摄影棚附近,一行人结伴回去,黄少天本来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苏沐橙说话,突然目光瞬间聚焦到酒店门口。

星级酒店富丽堂皇大门前的台阶上,大喇喇地坐着一个人。那人头发有点乱,衣服一看就是不走心胡乱穿的,一个运动背包脏兮兮的靠在脚边,还很没形象懒懒地抽着烟。

那个人也看到黄少天了,立刻站起来,上下打量了黄少天一会儿,说:“少天大大看上去好得很啊,没有缺胳膊的少腿的。”

黄少天站在原地,呆住了。直到苏沐橙在旁边用力推了他一把,他才如梦初醒,大喊一声:“老叶!”然后就拔腿,奔跑,朝着叶修飞扑过去。

——TBC——

后记:销假,恢复更新;D。

 

 

 

 

 


评论(58)
热度(295)
© 东将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