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中心
以剑之名,愿你喧嚣罔闻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12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12

 

*娱乐圈paro永远不嫌多

*关于荣耀网游的部分私设如山基本胡扯,极端bug请和我说,尽力修改

*叶黄单一西皮HE,其他西皮即使有也一句话带过

 

 前篇请点: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黄少天突然向叶修扑过去,与其说是扑,不如说是和一颗炮弹似的一头撞向叶修。叶修没有防备,被撞得站在台阶上摇晃了几下才稳住身形,然后手自然地扶上黄少天的肩膀,因为黄少天正箍着他的腰。

“哟,你倒是小心一点啊。”

在场的其他人看到这景象都处于震惊之中。有肖时钦这样知道叶修大神身份,反思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错事才把大神又给召唤过来的。有苏沐橙这样和叶修是朋友,诧异这位一向懒得动弹的人怎么又跟着跑来了的。

但谁的震惊程度估计都没有黄少天高。等黄少天意识到自己的手放在什么地方,而叶修的手又放在什么地方后,脸上一热,呼啦啦的蒸汽从头顶开始冒出来。他立刻往后面蹦了三蹦,叫道:“靠!我怎么就扑上去了!不对!你怎么就抱上来了!你手往哪里放呢!”

叶修瞥黄少天一眼,说:“哦,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做。”

“你应该义正言辞地拒绝!”

“拒绝什么?朋友间相互问候一下有什么问题吗?”叶修眉毛都不抬一下,神色不变地反问道。

这一下黄少天反而被问住了。对,他们是朋友,哥们之间勾肩搭背的,再正常不过。他脸红个什么劲。

其他人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纷纷上来问叶修怎么突然过来了,叶修挥挥手,只是说他想过来就过来了。这回答和没有回答一样,又没人敢继续追问,只得就此放过,转去忙着给叶修找房间办手续,该干什么干什么。闹闹腾腾,黄少天和叶修暂时被分开了。

就在黄少天怀抱着满腹心事准备上床睡觉,假装今天NG数次、被锁厕所、大庭广众之下扑向叶修等等让他人生黑历史又更加浓墨重彩的种种事件不曾发生时,房间的门铃声不合时宜地将他从“这一切都是个梦”的自我催眠里叫醒。他从床上爬起来,往猫眼里一觑。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站在外面的是叶修。

叶修现在在黄少天“想见的人”的名单上绝对排在倒数。叶修是他又一个黑历史的见证者不说,黄少天有点搞不清楚自己在见到叶修时的一系列反应。他不喜欢这种感觉,这样犹犹豫豫找不到出路并不是他的风格。

“开门啊少天大大,知道你站在门后呢。”叶修在门外突然开口。

靠开就开,怕了你不成。黄少天气沉丹田,下盘稳如松,出手迅如风,啪啪两下就把门拉开,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然后他就堵在门口气势汹汹瞪着叶修看。

叶修直接无视了黄少天的眼神,自顾自进门,坐,从黄少天包里掏出来一瓶矿泉水开始喝。

“哎哎,这不是你房间,客气点啊,拿东西拿那么顺手。”黄少天虽然这么说,行动上却是把一包戴妍琦给他带的鸭脖子向叶修的方向推了推,示意很好吃。

叶修也不说什么,撕开包装袋直接下手。他下午接到黄少天电话后就坐最快的一趟航班来的S市,午饭晚饭都没顾得上。而这他也不会和任何人说。

一时间房间内安静得有点诡异。沉默到最后还是黄少天先绷不住了,小声问:“老叶你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过来了?”

叶修吃得差不多了,开口却是说:“把你剧本给我看一下。”没回答问题。

黄少天心里犯嘀咕,手头还是把剧本给递过去。就见叶修打开剧本翻了几页,只翻了几页,叶修就开始笑:“这种程度就搞不定了,怪不得要给我打电话啊少天大大。”

本来看到叶修嘴角勾起来,黄少天心里某个地方也突然传来被勾了一下的诡异感觉。但是听听叶修说的什么,那点微妙的感觉砰一下烟消云散。这人不拉仇恨不舒服么。可叶修说的又是事实。黄少天只有气呼呼地把这几天NG不断的状况老老实实给叶修交代清楚了。

他是生自己气。

叶修一边听,一边继续低头看剧本,手指在页面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等黄少天说完了,叶修才开口:“这也不完全怪你,单看剧本,顾若飞这个角色设计得比林小凡好。”

黄少天点头。他一看到新剧本也是这个感觉。他可以说是完美地把目前剧本上所构造出来的林小凡给演绎了出来,但是顾若飞的角色复杂性本就比林小凡高,于锋演得又不差,因此从观者的感受来看,林小凡就是不如顾若飞出彩。

黄少天一拍大腿:“这个我也知道,但问题是怎么解决?老叶你说点我不知道的行吗?”

叶修笑:“那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个版本的《神雕侠侣》《射雕英雄传》吗?”

黄少天一愣:“这可多了。83、94、99……”

叶修继续说:“都是由同一个小说改的,都是同样的人物,你觉得各个版本之间一样吗?”

“那怎么会一样。”黄少天立刻回答,“83版年代最早,拍摄条件不好,但是人物形象很贴合原著,其实94年的也不差,只是那版的杨过比起83年来,更加风流潇洒却侠气不够,挺多人批评的,其实我觉得也还好,毕竟原作里也没说杨过一开始就是大侠。所以你说这好不好玩,明明都是同一个故事同一个人物但是给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毕竟原作也不是把一个人物一生的每一分钟给写出来,中间空白的部分就是一百个人眼里一百个哈姆雷特了你说是不是?”

叶修不说是,只是看着黄少天呵呵笑了一下。黄少天回头一想自己刚刚说了什么,突然一道闪电划过脑海般,一切都清明起来。

剧本上的林小凡只是个简单的、开朗活泼的年轻人,不像顾若飞一出场就带着危险的气息。剧本没有给林小凡一个顾若飞那样复杂吸引人的背景,可是也没有说林小凡就真只是一个平凡的人物。

叶修问这个问题的目的就是要让他认识到,剧本文字上现有的内容只是冰山一角,一个角色要真正活过来,他的生命是被掩盖在汪洋大海下的那部分,要进一步的去挖掘和创造。

黄少天的眼睛亮起来,一把抢回剧本,不停翻页,皱眉思考。叶修看他这样知道他想通了,也就不再多说,起身准备回房。

其实他还有一句话没说。上面他开导黄少天的那些道理,听着挺艺术挺玄乎,大部分时候其实根本用不上。说白了,一个剧要怎么拍怎么演,最后是导演说了算。演员对剧本的个人解读和发挥是受控于导演的。导演说不,演员自己发挥和解读再多带来的只是麻烦。叶修看到过不少演员在这种不断碰壁的环境下慢慢失去了原有的那种富有创造力的演技。

不过现在不是泼黄少天冷水的时候。更何况是肖时钦当导演,问题应该不大。叶修也还挺想看看黄少天能做到什么程度。所以最后他只是看了看已经完全沉浸到剧本里的黄少天,轻轻带上房门。

 

第二天天微微亮剧组就开始工作,接着昨天NG不断的部分开始拍。这是顾若飞还包后面的一段剧情,安雅和纪如都决定原谅顾若飞,甚至愿意接受顾若飞成为自己的同伴,林小凡也不得不答应。林小凡很认真地看着顾若飞,说,欢迎你。而顾若飞只是吐了个烟圈到林小凡脸上。

昨天拍的时候,黄少天被于锋喷的烟圈呛了一脸不说,林小凡这又呆又软的“欢迎你”在顾若飞面前就和大学还没毕业的小男孩一般,要多怂有多怂,个人魅力方面简直被吊打,看得肖时钦直叹气。今天重新接着这里拍,大家心里其实也没指望有什么进步。

各方准备就绪,拍摄重新开始。

先是安雅和纪如对顾若飞表示原谅。林小凡在旁边站着,看着这三个人,一脸欲言又止。按照剧本的要求,这里林小凡其实是还戒备着顾若飞的。黄少天把林小凡这个表情拿捏得很好。

接下来就是这一段的重头戏,安雅和纪如说完话后,顾若飞转过脸,对着一直没说话的林小凡挑挑眉,挑衅道:“你呢?”

在之前的拍摄里,黄少天都按照剧本的要求,选择倒退一步,面上没有微笑,有些拘谨和防备地说“欢迎你”来进行表演。这是保守和正确的做法,但是达不到肖时钦想要的那种林小凡和顾若飞针锋相对的结果。黄少天之前努力的方向都集中在怎么把动作和表情拿捏得更到位上,却没想过要换一种对这段剧本完全不同的诠释方式。

所以当这一次林小凡没有倒退一步,而是站着不动,伸出手想和顾若飞握手时,原本夹着烟一脸不屑的顾若飞愣了愣神。

这和之前的不一样。

于锋不着痕迹地往肖时钦那边看了一眼,没有发现喊停的迹象,目光转回来,眼神暗了暗,继续嘴角挂着些微冷笑看着面前的林小凡。而面对林小凡伸出来的手,他撇撇嘴,握住。这是于锋理解的顾若飞,他是比林小凡内心更强大的人,无论是个人能力还是性格,林小凡都不如郭若飞出彩。所以这种时候林小凡无论耍什么花招,顾若飞轻视林小凡的态度都不会变。

结果林小凡握着顾若飞的手忽然力道一紧,往自己面前用力一带,顾若飞一个不注意向前踉跄了一下,一抬头,发现林小凡的脸就在自己面前,两个人距离近到几乎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喂!”纪如和安雅看到这一幕有点紧张,想要上前来。

林小凡只是对顾若飞笑了下,一字一顿地说:“欢迎你。”

他原本看上去不过是一个刚进社会的小年轻,笑起来很单纯,能轻易让人卸下心防,也让顾若飞分外瞧不起。但是现在这个本该无害且温暖的笑容里暗藏的机锋却让顾若飞不由自主地背后一凉。

就像一张薄薄的白纸,干净又空白,却有着能划伤人的锋利边缘。

顾若飞抽回自己的手,往后退。顾若飞意识到自己很有可能小瞧林小凡了。正如于锋小瞧了黄少天。

“好!过!”肖时钦一声命令,才把所有人从这段表演里唤醒。

于锋晃晃头,然后面无表情盯着黄少天看,黄少天只是又回了一个笑容。单纯的骄傲和自信,像是在说,千山万水又如何,我自风雨不动安如山。然后黄少天转头,一眼瞧见了站在肖时钦身后盯着摄像机看的叶修。

叶修给黄少天比了一个“OK”:不错吧,还行。一个简单的手势却让黄少天的心脏在胸腔里猛地撞了一下。

黄少天心里莫名其妙地生出无限动力。叶修的肯定比什么都让他高兴。

 

一旦突破了瓶颈,后面的发展不过是东流的河水一般,自然而然地一鼓作气一气呵成。整个剧组的拍摄进度不仅没落后,反而超前了许多。国内的戏份拍完了,国外部分的取景也非常顺利。黄少天和于锋私下没有变得关系有多么好,镜头前林小凡和顾若飞也是一如既往地互不相让。苏沐橙戴妍琦和肖时钦开玩笑,说她们两个女性角色的存在感都要被两个男人在屏幕上挤没了,肖导剪辑的时候把那两个人戏份给剪少点才能平衡。而路过的黄少天听到这些只是翻了个大白眼。他心情好,不计较。

黄少天觉得自己出道开始演戏以来感觉从没这么好过,演一条过一条,简直和开挂一样。然后这个挂有个名字,叫叶修。自从被叶修点了一下之后,林小凡这个角色在黄少天身体里彻底活了过来。他不再是一个活在剧本里的虚构的存在,一举一动需要仔细琢磨推敲后才能确定的银幕形象。他像是黄少天认识了很久的一个朋友,了解很深,自然而然地就知道他遇到事情会说什么,做什么,怎么想。

跨年的时候他们一行人站在真正的叹息桥上。夜晚的街道灯光闪烁,像是挂满了漫天的星星。苏沐橙和戴妍琦闭着眼睛许愿,而黄少天偷偷用眼角去看站在旁边的叶修的侧脸。

一切都顺顺利利,剧组在欧洲转了一圈最后重新回S市的摄影棚补拍一些镜头。杀青在即,电影妥妥地能赶上贺岁档,整个剧组都喜气洋洋。

一个晚上拍完自己的一场,黄少天回休息室休息,顺便帮肖时钦去于锋的休息室喊他过来补拍。走到于锋休息室门口的时候黄少天看门是半开的,便在门口探头,想要敲敲门示意于锋过来。这一探头黄少天就愣住了。

休息室里,于锋正靠在椅子上闭目休息,似乎是熟睡了。而邹远正弯腰站在椅子旁,脸几乎和于锋的脸挨在一起,还有越来越近的趋势。

这个角度,这个距离,这个画风……

站在门口的黄少天僵住了。他觉得,他此刻知道得有点多,而他一点都不想知道这么多。所以黄少天轻手轻脚,打算原路返回,就像他从来没来过,什么都没看见一样。

偏偏在他后退的那一刻,邹远抬起头来,两人的目光撞在一起。

一时间万籁俱寂,然后黄少天转身拔腿就跑。

空荡的走廊里脚步声哐哐哐皮球一般四处弹跳。不用回头黄少天也知道邹远正跟在自己身后追。

此情此景,怎么总感觉在哪里见过。熟悉的配方,熟悉的感觉。

邹远在后面跑了一会儿,似乎是跑不动了,气喘吁吁地喊:“你、你站住!”黄少天还有余力回头看一眼,喊:“追不动了吧?追不动你不会不追吗?上次我就和你说过,我跑一步顶你跑两步,你不可能追上我的,你怎么就是不信呢?”语气非常痛心疾首。

还在辛苦追赶的邹远被黄少天的话噎了一下,脚下一滑,扑通一下面朝下摔倒,然后就趴在地上不起来了。

黄少天其实非常想就这样一走了之,但是一想到上次邹远跑几步能把自己跑吐的情景,心里纠结地跑远了一点,又蹬蹬跑回来,把邹远给扶了起来。

 

走廊和办公室里有监控,不好说话,所以两人就近找了一个厕所躲进去。关上厕所门的时候黄少天心里暗骂这一夜回到初高中的节奏,谈个小话的最佳地点是厕所,实在是有违他的审美和逼格。关门的时候还要提心吊胆一下,别手重了把锁给搞坏了。一等门关上,邹远就上前来,问:“你,你看到了?”

黄少天立刻摇头:“没没没,你说什么?我什么都没看到。”眼神真挚。

可邹远显然并不信。他大概很想做些什么强迫黄少天闭嘴,但是黄少天比他高了半个头,他也深知自己不是个能打的,所以只有站在原地瞪着黄少天看,死死咬着自己下唇。

眼眶通红,眼角湿润,活脱脱一只想要和人拼命的兔子。

黄少天实在不忍心欺负一只兔子。僵持片刻,他先放低声音,问:“你和于锋,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邹远眼眶更红了,低头,沉默半晌,小声说:“和他没有关系。他不知道。”

黄少天抬头看天花板。原来这还是一出暗恋。这不是让他更不好意思为难邹远吗。

考虑了一会儿,他摸摸鼻子,说:“我和你说我没看见什么,其实我是真什么都没看见。我就看见你弯腰站在一边呢,其他什么都没有。所以你放心,我不会和别人说的。要不我告诉你一个我的秘密,我要是把你这件事给说出去了,你也把我的秘密说出去,怎么样?”

邹远看上去还是不相信。黄少天皱眉想了想自己有什么秘密可以交换,最后思来想去,居然只能坦白一件事:“我没谈过恋爱。我和好多女孩子表白过,结果全被拒绝了。你知道她们拒绝我的理由是什么吗?”

邹远揉揉眼睛,问:“是什么?”

“她们嫌我话多。”

邹远瞪着眼睛看了黄少天一会儿,突然噗嗤一下,小声笑起来。看他终于不再和一个拼命兔子一样,黄少天心里也小小松了口气。两个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起话来。说到最后,邹远终于完全平静下来。

黄少天伸手弹了邹远脑门一下,他现在心里又开始把邹远当小孩看了,还是个特纯情特苦逼的小孩。

“我问你,你让人给我寄刀片的事情,是因为于锋吗?因为我和于锋相互之间的竞争?”

听到“刀片”两个字邹远瑟缩了一下,好像被划伤的是他一样,抬起来不久的脑袋又深深低了下去,小声道:“对不起。”后面越说声音越小,黄少天竖着耳朵才听清楚邹远解释了什么。

寄刀片并不是他的吩咐,而是给他当家教的女生的主意,他只是想让黄少天注意一下于锋不是好欺负的,却并没有任何具体想法。他的家教也不过是个刚入大学的单纯女生,所以在为邹远出谋划策打气时,只想的出来这种电视剧和小说里都用烂了的桥段。

事实的真相让黄少天很是无语。所以说偶像剧什么的果然不能看多了,看多了降低双商,赤裸裸的恶果。他突然想到自己听郑轩说过那么几句于锋收到恐吓信的事情,就随口问了一下:“那于锋那边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不是你弄的吧?不会是什么‘无法让你爱上我就让你恨我’这种桥段吧?”

邹远看上去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黄少天适时地闭上嘴。

把误会解开,也就没必要继续在这里纠结。黄少天拍拍手站起来,捏捏邹远肩膀算是给他打气。邹远和于锋的事情说白了其实和他无关,他也没有那个八卦心态去探究两个人关系的来龙去脉,只要自己不继续无辜躺枪就好。一句“加油”,算是将之前的恩怨两清。

邹远小小笑了一下,对黄少天说:“黄少,你也加油。”

黄少天一愣:“我有什么好加油的?”

邹远也愣住了:“你不是对叶修……?你总是看着他,粘着他啊?”

自己有总是看着叶修吗?自己有总是粘着叶修吗?

邹远一看自己好像说错话,连忙走开,留黄少天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和邹远的这次密谈没有像上次一样闹得整个剧组满城风雨人尽皆知,但是黄少天自己内心受到的冲击一点都不比上次小。

什么叫自己总是看着叶修,什么叫自己总是粘着他。明明没有!黄少天一拍大腿,决定用事实说话,他就一天都不和叶修说话,一天都不看一眼叶修,击溃这些没有根据的谣言。

但是等真正开始实行,黄少天想撞墙。

有一个词叫视网膜效应。一个人没买车的时候,街上开着的那些车他压根不会注意是什么颜色。但是等他买了一辆绿色的车后,会突然觉得怎么街上开着的车都是绿色的。

黄少天没有刻意去避开叶修的时候,根本没注意到叶修到底在自己眼前晃了几下。但是一旦他下定决心要避开叶修,突然就意识到,怎么他的眼神无论到哪里,都能看到叶修的身影。

补拍完一条,去肖时钦那里看看效果,叶修站在一旁。移开目光。

中午休息吃饭,从蓝河手里接过盒饭,叶修走过来也要走一盒盒饭。移开目光。

晚上回去休息,突然想起来手机好像之前让苏沐橙帮忙拿一下还没要回来,开门去串门,刚好碰上叶修回房。移开目光。

移来移去,黄少天发现,他要么一天都仰着头看天,要么一天都低着头看地,不然叶修总在他视线里面晃来晃去。

这到底是为什么,黄少天想不明白。

在黄少天糊里糊涂的时候,所有镜头补拍完,剧组杀青了。杀青宴上众人喝喝笑笑,好不痛快。黄少天灌了几杯,一个人找了个清静地方吹吹风。

冬日呼气成雾,天空被冻住了的墨水般一片幽黑。黄少天鞋子在地上蹭了蹭,在冻僵的土地上比划起剧组的名字。

这下是真结束了。从去年夏日炎炎到又一年开头的深冬,半年的时光就这样从指缝里溜过。在练功房里排练到踩着星光回家似乎是发生在昨天,黄少天觉得伸出手,都能触摸到那个时候汗水淋漓的自己的肩膀。

身旁站了一个人,黄少天抬眼一看,叶修。

叶修里面是难得见他穿一回的正经西装,不过这会儿出来透气外面套了件军大衣,看上去不伦不类,黄少天一点都不客气,哈哈嘲笑起来。

叶修也不介意,点了支烟,抽一口,问:“怎么,少天大大一个人在这黯然伤心?舍不得?”

黄少天立刻反驳:“靠啊胡说胡说胡说!谁伤心了!老叶我警告你,别喝了点酒就瞎说话。”

叶修左手夹着烟,右手有空,突然伸出来揉揉黄少天脑袋:“不伤心就好。别舍不得,你以后这种机会多得是。没有什么舍不得的。”

夜色冰冷,但叶修掌心的热度却很温柔。黄少天懵懵地被揉着脑袋,直到耳边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大,咚咚咚咚,遮盖住了一切。

完了。黄少天心想。栽了。

 

——TBC——


后记:这周的更新!三元次太忙所以最近更新一直不稳定,真的非常抱歉_(:з」∠)_。然后下周的更新提前和大家再请个假。下周就要出去开始留学生活,刚到外面肯定是兵荒马乱的,住宿问题现在还没解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搞定网络。但是一等安顿下来就会恢复更新,希望大家能等我一下哈(*´艸`*)。

 

 

 


评论(89)
热度(320)
© 东将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