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中心
以剑之名,愿你喧嚣罔闻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13

【叶黄娱乐圈paro】露为霜 13


*娱乐圈paro永远不嫌多

*关于荣耀网游的部分私设如山基本胡扯,极端bug请和我说,尽力修改

*叶黄单一西皮HE,其他西皮即使有也一句话带过


 前篇请点: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载一跤也是分很多种的。有平地上摔一跤的,膝盖下巴上磕点灰,站起来甩甩手继续走。有从坡顶上摔下来的,呼啦啦一圈圈往下面滚不见停。也有脚边上一个无底深渊,望一眼下去,黑洞洞的蟒蛇般张着漆黑的大嘴,而偏偏脚一崴,唰啦一下掉了进去。还没触底摔成渣渣,无尽的下落和耳边呼呼的风声就足够让人被吓傻。

黄少天发现自己一跟头栽在叶修身上的时候,差不多就属于最后一种。

前一秒他还在直男的道路上飞奔,眨了下眼他就一个乾坤大漂移弯成了直角,摩擦摩擦的步伐在屁股后留下一缕白烟。

而让他弯成直角的男人有胡渣。

还有黑眼圈。

还虚胖。

黄少天眯起眼打量手机里偷拍得来的叶修的照片,一眼从叶修满是毛球的黑色毛衣下瞥见疑似小肚腩的东西。于是他人生第一次为男人砰然心动的小彷徨里,突然生出淡淡的小悲伤。

比起二十四年直男人生的结束,还是二十四年颜控生涯被终结了更惆怅。

 

《大象在巴黎》电影版杀青后离春节也不算远,蓝雨便给黄少天放了个长假,让他好好休息,准备配合电影春节档的宣传,并考虑一下年后的工作。这个假期对黄少天来说就是那春日里的及时雨,来得恰到好处。

去年六月到今年一月,三百六十天里的一半时间都跟着同一个剧组跑,对黄少天来说是从没有过的经历。摆在一旁贴了主演名字的黑色折叠椅,笨重的背着厚壳的大乌龟似的照明灯,串场时剧务疾风般飒飒的呼喝。一些不起眼的细节,却在一天一天的重复下被反复描绘加粗,在记忆的绘板上勾勒出深刻的轮廓。

连着几天早上起床的时候,黄少天眼睛还没睁开就条件反射地背台词,就像他还在最开始那水深火热的集训里一样。坐在餐桌边嚼面包的时候,黄少天总有下一秒苏沐橙就会从阳台探出脑袋,在楼下对他喊“快点快点,叶修已经把车开到楼下了”的错觉。

《大象在巴黎》对他而言太特殊了。他在跌入满是黑泥且滑溜溜的谷底时接的这部戏,然后这个环境单纯氛围和谐的剧组像是引导迷路的小孩一样,牵着他的手让他慢慢从谷底走出来。

他第一次登上话剧舞台在这里,他第一次于戏里唱歌跳舞在这里,他第一次微博粉丝破百万在这里。

而他遇见叶修,喜欢上叶修,也在这里。

安雅,纪如,林小凡,还有后来的顾若飞,这几个活在童话里一般天真烂漫的年轻人告别了众人,在他们的世界里继续旅行。而黄少天以往的生活却也跟着一起离家出走了一样。

现在是接着演话剧,打磨演技?还是再回去演他那些难以被记住名字的电视剧男主们?更重要的是蓝雨现在想让他怎么办,蓝雨在他和于锋之间会如何取舍?喻文州脑袋里又在想什么?

黄少天突然前所未有的迷茫。他知道自己的奋斗目标,却不知道前进的道路。一如他那急转九十度漂移后弯掉了的感情,知道那指示的箭头戳向谁,却难以靠近最后的终点。

难得长假的前三天,黄少天健身,睡觉,吃饭,思考,不得其所。于是他决定将成功指导了自己过去二十多年青春的一句话继续发扬光大——不知道做什么好的时候,开机,移动鼠标,打游戏吧。

 

好久没有点击桌面上闪耀着“荣耀”二字的图标,现在一点开,最先弹出来的就是系统请求更新的对话框。一边等新补丁下载,黄少天一边手指慢慢敲击桌面,心里计算了一下,发现又是一个多月没有上游戏。上一次登录还是电影版《大象在巴黎》开拍之前。一晃眼几十天,不知道通缉榜上悬赏君莫笑的奖金又翻了多少。

说起来,君莫笑应该是黄少天玩游戏以来遇到的最让人难以捉摸的人物,没有之一。他在游戏里的每一分钟都是孜孜不倦的作死,可每次被坑的都是别人。他对黄少天的夜雨声烦一直漫不经心,一时兴起还总要欺压夜雨声烦一下。可是无论夜雨声烦多久不上线,君莫笑都没有解除两人的师徒关系。更别提黄少天一直记得那次,他知道《江湖路》男主给了于锋后心情不好,君莫笑主动语音问的那句,你到底怎么了。

这么一想,君莫笑和叶修是一类人。平时使劲嘚瑟着揉搓人,但关键时候,总能良心发现,放轻力度,顺毛安抚着摸两把。

擦!这么打着游戏还能想到叶修身上!真英雄怎能为私情所累!黄少天狠狠在内心给自己竖一根中指,气势汹汹登录进更新好的荣耀世界,一心热血沸沸万马奔腾,只等着大杀四方。

夜雨声烦出现在奥克城的街道上。

配合着现实里深冬的气候,鹅毛大雪正羽绒被一般兜住了整个街道。而一盏一盏胖乎乎圆滚滚的红色灯笼,在茫茫白色的海洋里轻摇尾鳍的金鱼般,悄无声音地带来浓浓的年味。

黄少天正准备打开任务列表看看哪个地方有活动,一个来自“百花缭乱”的组队消息“叮”一声弹出来。

黄少天眨眨眼。这么巧?张佳乐也在线?果断点了接受。他进了小队后一看,小队里居然有四个人,百花缭乱、落花狼藉、索克萨尔、君莫笑,而这四个人,是正在下神之领域副本的节奏啊!

黄少天本来就不是很开心,顿时变得非常不开心。

【队伍】

夜雨声烦:我去我去我去!!!四个大写的没良心!没!良!心!下本居然不带本剑圣!说好的兄弟情兄弟爱一辈子当彼此的小天使呢!还能不能继续做朋友!!

手指飞快的敲打键盘在组聊频道咆哮了一通,黄少天瞪着眼睛等着看四个抛下他去下本的人怎么回应。

结果是没人回应。四个人下本酣战中,根本就没分出神来理会他。

黄少天从本来的非常不开心,变成了非常生气。

他开始把上面那段咆哮复制粘贴,挨个给四个人发私聊,干扰他们下本。

夜雨声烦to百花缭乱:我去我去我去!!!四个大写的没良心!没!良!心!下本居然不带本剑圣!说好的兄弟情兄弟爱一辈子当彼此的小天使呢!还能不能继续做朋友!!

夜雨声烦to索克萨尔:我去我去我去!!!四个大写的没良心!没!良!心!下本居然不带本剑圣!说好的兄弟情兄弟爱一辈子当彼此的小天使呢!还能不能继续做朋友!!

夜雨声烦to君莫笑:我去我去我去!!!四个大写的没良心!没!良!心!下本居然不带本剑圣!说好的兄弟情兄弟爱一辈子当彼此的小天使呢!还能不能继续做朋友!!

在发到落花狼藉的时候,黄少天犹豫了一下。百花缭乱的弹药专家号是张佳乐在玩,那这个狂剑士应该就是孙哲平。眼珠一转,黄少天啪啪啪把复制粘贴的话给删掉,重新打上一行字。

夜雨声烦to落花狼藉:姐夫夫夫!祝你和乐乐百年好合!!!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发完大概过了几秒,黄少天手机振动了一下,他低头一看,微信上面孙哲平给他发了两条信息。

孙总:【红包】

孙总:乖

打开微信红包一看,888元。开完红包再回去看电脑屏幕,落花狼藉的血条突然见红了,紧接着百花缭乱的血条也突然红了。君莫笑和索克萨尔也坚持不住的样子。四个人继续挣扎了十几秒,团灭,副本任务失败。

这下组聊频道终于有人说话了,百花缭乱抓狂。

【队伍】

百花缭乱:你妹啊推boss的时候卡!突然一动不动!落花狼藉你网速多少!能不能提个速再来!

百花缭乱:不对!我和你用一个网!我都没卡!

百花缭乱:我去!你推boss的时候发微信!

落花狼藉:……

落花狼藉:我就坐在你对面的沙发上

落花狼藉:你为什么要打字和我说话

百花缭乱:!

索克萨尔:……

君莫笑:……呵呵

屏幕前围观了团灭整个经过,还拿了红包的黄先生,终于开心了。

 

黄少天知道孙哲平和张佳乐上个星期就回K市老家开始休假。孙哲平现在自己当老板,张佳乐在乐坛的地位难以被摇撼,两个人自在得让打工单身现在还加一条单恋的苦逼青年黄少天分外眼红。估计是在孙哲平电脑上看到了黄少天发了什么,张佳乐直接让百花缭乱单挑夜雨声烦,一时间弹药专家和剑客扭打到一起。等两个人打够了,五个人重新去下神之领域副本。

由于队里没有奶妈,全程都靠吞落花狼藉友情赠送的药剂回血回蓝。如此土豪的打法,也是酸爽。不过五个人都是高玩,君莫笑的指挥也颇为精彩,因此带着boss放风筝绕圈跑的时候,张佳乐和黄少天还有工夫在私聊频道聊几句。

百花缭乱:大孙家昨天就开始摆酒席,各家轮着摆,一直摆到三十

百花缭乱:老人家们今年身体都好

百花缭乱:好多小孩子

百花缭乱:人呢!怎么不说话!

百花缭乱:烦烦不要沉默!我好方!

说着屏幕上的弹药专家真得踉跄了一下,差点被boss追到,幸亏狂剑士奔过来砍了boss一剑。

屏幕外一直安静如鸡的黄少天内心感觉很复杂。作为一个被秀了一脸恩爱的单身狗,他不是很想接张佳乐的话。

可是百花缭乱还在十分真挚地给他私信,问他最近怎么样。

神思一转,突然如卷入了淡风的柳絮般有些缥缈,黄少天脑海一角心不在焉地又向某个虚胖脸偷偷摸摸爬过去。一股冲动闪电般从胸腔窜过,在反应过来前,黄少天已经在键盘上敲了好几行字,并发送了出去。

夜雨声烦:我和你说一个我朋友的事啊!我朋友谁也没告诉,我偷偷和你说你也别和别人说!我朋友本来是喜欢女孩子的但是他最近突然喜欢上一个男的!你说我朋友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黄少天本来没打算问张佳乐的。按照他的性格,在自己想清楚处理好一切之前,他宁愿一个人想破脑袋,也不会告诉别人。但就是某个瞬间,脑回路噼里啪啦闪烁过一阵火花,黄少天暂时头脑发热短路了。等他猛然回神觉得大事不妙的时候,一切已晚。

他悲痛万分。他伤心欲绝。他肝肠寸断悔不当初。

而等瞪大眼睛看清楚自己发出去的消息不是通过私聊频道,而是通过队伍频道发出去,不止张佳乐,队伍里所有人都能看见时,黄少天一阵呼吸困难。

他觉得他要狗带了。

此时此刻队伍频道里诡异得寂静,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百花缭乱、落花狼藉、索克萨尔什么话都没有说,连操作的角色都在屏幕上静止不动,掉线了一般。过了一会儿,反而是君莫笑先行动了起来。君莫笑把头上的称号给换了下,从下本时带着的“斗神”称号换回了“夜雨声烦的夫君”。

然后君莫笑在队伍频道里说话了。

君莫笑:呵呵,好大一顶绿帽子。

 

黄少天拔了电脑插头,企图制造意外掉线的假想。但是张佳乐拒绝被这个假想欺骗,直接打了电话过来。黄少天从椅子里蹦起来,听着手机“皮卡皮卡皮卡丘”的叫声在书房里走了好几圈,最后深吸一口气,还是唰啦一下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

张佳乐那边很安静,没有游戏的背景乐,没有他之前说的很多小孩子的喧闹,连孙哲平的声音都没有。

张佳乐问:“你喜欢的那个男人是叶修吗?”声音很平稳,也很笃定。

黄少天沉默了一下,回答:“是。”

张佳乐“啧啧”两声,弹了下舌头。这是他觉得事情难办时的一个习惯。电话那头悉悉索索响了两声,然后是脚步声。黄少天猜刚刚张佳乐是坐着在,现在他也站了起来来回踱步。

这样踱步了好一会儿,张佳乐才再开口问道:“你知道你选择了一条什么样的路吗?”

黄少天突然鼻子一酸,又有些发热,和突然感冒,又喝了热水一样。

张佳乐没有问“你不是一直喜欢女孩子吗”,也没有问“为什么”,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有的只是真诚的关心。

对此黄少天只有同样郑重地回答一句:“知道。”再其余的回答,也多余了。

张佳乐又叹息了几声,说了声:“加油。”然后挂了电话。

黄少天看了眼手机,人往沙发上一歪,塑料做的皮球皮似的瘫成一滩,内芯里的气通通跑掉了。

一个电话,让他和跑了五十公里一样,却也让他终于拨开眼前的迷雾,下定决心,想清楚了前路要怎么走,走的路有多长多远。

以前其实想过很多次,找到这么一个人,两人一起慢慢在人生剩下的道路上并肩前行时是什么景象。

一起去看自己演的电影,在黑暗的电影院里,不去看屏幕,而是偷看身边那个人在微弱灯光下的侧脸。

一起拍很多很多照片。

成为那个人最喜欢的演员。

可以一起做很多事情。

即使什么都不做,在一起就可以很开心。

大概就是张佳乐和孙哲平那样。但是不用那么黏糊,要低调点,要少拉仇恨。毕竟黄少天当了这么多年单身狗,太理解被秀恩爱的痛苦,正可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也。

但张佳乐和孙哲平,也是奋斗了这么多年,才一个成了霸道总裁,一个成了歌坛巨星,自由自在昂首挺胸在一起。当初两人受过的苦,虽然已经被漫漫时间磨去了棱角,化成了细小的沙砾沉在长河的底部。握在手里,仍然会掌心生疼。

黄少天不想让自己喜欢的人经历这些。他可以等,等他有足够的力量,可以承担起责任,可以面对其他人探寻的目光时不用躲闪,可以珍惜两个人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那个时候的在一起,才是从今以后一直在一起。

但是想想目前自己动不动被黑成碳的体质和堪堪过百万的粉丝,黄少天顿觉压力山大。什么时候才能荣任霸道总裁,赢取不高不富也不是那么帅的某个人,来一场盛大的逆袭,走上秀恩爱的人生巅峰。连幻想起来都觉得困难,这个世界还能不能给单身狗和单恋狗一点爱了。

 

《大象在巴黎》定档在大年初二上映,和阳历的情人节刚好同一天。在同期为一部魔幻一部推理两部动作片两部喜剧片的情况下,《大象》作为唯一的文艺爱情类电影,如同花团锦簇赤若霞光的牡丹包围下瑟瑟抖动的白嫩蒲公英,在重火力围殴下求生存。整个剧组,从主创到背后的投资方,都积极备战,摩拳擦掌要在贺岁档这块大蛋糕里分一份。

黄少天的假期在小年的时候就结束了。接下来录综艺推广电影、路演、见面会,陀螺一样转个不停。所有主创们并不一定每一场宣传都一起做,而是被分开来,力求广泛撒网,全面收割。W市黄少天和戴妍琦一起,在G市的时候和于锋一起,至于苏沐橙,两人一直没被安排到一块,直到大年初一晚上在S市的电影首映会才能见上一面。而因为陈果入冬后就有点小感冒,一直拖着没完全好,这段时间跟着苏沐橙全国飞实在难以顾全,叶修又回去跟着苏沐橙照看一二。这让好不容易在假期拾掇好心情规划好了攻略步骤的黄少天,满腔热情和撞到堤坝无处流淌的江流一般,只能揣在怀里,越积越高,有决堤的危险。

黄少天有点小郁闷。早知道就假期的时候不矫情,抓紧叶修在家的时间多制造点二人空间。

一转眼就要跨农历年,除夕十二点黄少天是一个人在C市飞S市的飞机上度过的,就他一人被延机,蓝河和其他剧组工作人员都坐了上一班。黄少天拉开隔板,云朵蘸满了浓黑的墨水,地上的灯火、烟花,都被遮盖得严严实实。下了飞机黄少天火急火燎立刻开手机,零下的夜晚手套都来不及戴,和捧着小火炉一样捧着手机看。微信里面一连串拜年的信息。张佳乐戴妍琦苏沐橙甚至周泽楷都给他发了群发的祝福。黄少天把信息从上到下扒拉一遍,又从下到上扒拉一遍。没有。什么都没有。叶修没给他拜年。原本火热的心立刻冷风一吹熄了火,手机也不稀罕了,随手一丢扔进包里,戴好口罩遮住脸,垂头丧气往外面走。走到一半肩上突然被人用力拍了一下,黄少天被咬了屁股的兔子似的一蹦三尺高,竖起眉毛吊起眼睛转过身,看到是谁后,眉眼立刻又乖顺了。

叶修拉了拉黑色的围巾,露出原本被遮住的半张脸,嘴角勾了勾,说:“新年快乐啊,少天大大。”

黄少天嘴巴一张,立刻回了句:“恭喜发财大吉大利减肥成功甩掉小肚子。”说完被叶修教育了一顿不会拜年。黄少天嘴上继续反驳,嘴角却再没放下。

晚上首映的时候,黄少天和叶修挨着坐。正式电影版黄少天并没有看过,但是他的眼神总是不自觉地往旁边叶修身上飘。叶修的侧脸鼻梁高挺,下颌线利落,面孔隐在时明时暗的投影光线下,有些冷淡。但那双眼睛正聚精会神地盯着电影看,兴致盎然。

电影已经接近尾声。安雅、纪如、林小凡和顾若飞站在伦敦眼下面,于人群中仰起脸。电影里伦敦眼后面,泰晤士河上方升腾起万千烟火时,放映的舞台后面也燃放起巨大的烟火。花火如逆行的流星般升腾至天空,洒下金色糖霜般的光辉。

黄少天又斜眼偷看一眼,目光却被叶修捕捉到了。叶修笑了下,转过头来,问:“少天大大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吗?”漆黑的眼睛被烟花映得发亮。

黄少天愣了愣,什么都没有说,收回目光,深深吸气。

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对自己说。他给自己定的目标是一年。接下来一年好好努力,至少一年后,能有开口说那句话的担当。

远处有钟声响,叮叮当当十二下,情人节到了。

 

——TBC——

 

后记:久等了的更新!拖了这么久真得非常非常对不起Orz!有特别多需要感谢的人。感谢这大半年来一直不断留言支持这篇文的可爱姑娘们,感谢可亲可敬的阿仁,感谢亲爱的阿羽,感谢所有现在还在等这篇文的读者!真的非常感谢!

一转眼大半年居然就过去了,Lofter好像都改版了TAT。出来读书后一直忙,乱,许久没写东西,现在一边更新一边慢慢复建,朝着美好的大结局飞奔。最后再次感谢诸位!

PS:叶神并不是真的有小肚子=L=。送黄少一句话:(小肚子)今日让你嫌弃不已,(腹肌)明天让你高攀不起。


评论(121)
热度(388)
© 东将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