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中心
以剑之名,愿你喧嚣罔闻
 

【叶黄】西山有木 01

【叶黄】西山有木 01

 

*本文涉及大量怪力乱神志怪之说,基本胡编乱造都不是真的

*叶黄单一西皮HE,其他西皮有也一笔带过


01


叶修下午六点半的时候被闹钟闹醒。按掉铃声后他起身坐到床边上,把脸埋进双手里揉了揉。这周都是他值兴欣网吧的夜班,晚上八点到次日凌晨六点,作息彻底昼夜颠倒。即使一整个白天都在昏睡,疲惫感仍然厚重的淤泥般慢慢沉积在了血脉底部。

窗外正夕阳斜落,整个天空像一片老窑里烧坏了的陶,顶部开始泛黑,与地面相接的边缘还带着几乎融化了的赤红。红色的光岩浆一样顺着窗户的边沿,缓缓流淌进室内,盖在了屋子里四处散落无比狼藉的衣服、书本、画具上。叶修站起来的时候险些踢到丢在床边地板上的电脑。他弯腰把电脑捡起来,推开餐桌上摞成了小山的旧报纸,腾了点地把电脑放上去。电脑从睡眠状态中醒过来,屏幕上闪现出叶修早上入睡前还在画的一幅草图——一个有着尖尖的耳朵穿着黑色皮衣的精灵族弓箭手。叶修盯着弓箭手看了看,还是删掉了整个文件。

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惜的。从他两个月前被迫离开嘉世后,他就没有过高完成度的原画了。

一边把早上下班时从楼下小炒店打包的白菜炖豆腐放进微波炉里开始加热,一边拿起手机登录微信。一分钟前苏沐橙发过来一个照片。在时代广场上,一群来自各个国家的年轻面孔正对着镜头肆意大笑,苏沐橙的抿嘴微笑在其中被衬得出乎意料的柔婉。而站在苏沐橙旁边的人是刘皓。

叶修回了句:下次照相眼睛睁大点,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然后把手机一丢,不去管苏沐橙回些什么。

嘉世意图打开北美市场的作品《龙战之谷》是他辞去总设计师职位前领队制作的最后一部作品,如果他没有离开嘉世,这次和苏沐橙一起去纽约参加游戏设计师峰会的人应该是他。

没再过多想这件事,瞄了眼微波炉还剩了一分钟,叶修决定先去阳台把衣服收一下。衣服还是苏沐橙去纽约前帮他塞进洗衣机里的,他晾上阳台上后就没管,每次要换衣服的时候才出去拿一件进来。

心不在焉地拿下来一件厚夹克,叶修习惯性地把衣服用力抖了抖,结果这一抖,突然一团黄乎乎的东西从衣服滚出来,“啪”一声重重掉到地上。

叶修猛然回过神来,挑起眉毛低头一看,从衣服里掉到地上的东西看上去是——一只猫?

就是一只猫,满大街跑的那种再寻常不过的黄狸猫。肚皮雪白,脑袋、背部还有四肢布满了黄色的斑纹,此刻瘫在地上,似乎被摔晕了。

叶修皱了皱眉,蹲下身,想了想,像逗狗一样揉了揉黄狸猫的脖子。他没有和猫打过交道,对这只从天而降的猫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被揉了几把的黄狸猫后腿抽动了一下,耸耸鼻子,睁开眼睛。只见它慢慢抬起脑袋,迟缓地左右看了看,小小“喵”了一声,一副晕乎乎十分虚弱的样子。然后它看到了叶修,对着叶修眨了眨圆溜溜的大眼睛,探过去脑袋闻了闻叶修的手指,伸出舌尖轻轻地舔了下。

它的眼睛是琥珀色的。

叶修笑起来。这时房间里微波炉“叮”了声,叶修站起身来,回房间把白菜炖豆腐从微波炉里拿出来。他翻找出来一个一次性塑料碗,倒了点白菜炖豆腐进去。当叶修回到阳台上去的时候,黄狸猫还恹恹地趴在地上,脑袋又垂了下去,下巴搁在两只白爪上面。

叶修把碗放到黄狸猫面前,黄狸猫没有动。

最后撸了把绵羊般乖巧温顺的黄狸猫背上的毛,叶修决定不再管它,先去上班。虽然迟到也不会真有什么处罚,顶多挨陈果一顿骂。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网吧晚上都有点不太平,让陈果一个老板娘看着店不太好。至于黄狸猫,叶修家在二楼,这只猫有本事爬上来,休息够了应该也有本事爬走。

关上房门的最后一瞬,叶修往阳台上扫了眼,只见黄狸猫抬起了脑袋,正伸长了脖子往碗里看。

 

叶修租的这套公寓在一个旧军区家属大院里。前几年市政府在H市南边的新区又修了一个家属大院,大部分家庭的年青一代都带着孩子搬了过去,旧院子里现在住的都是不愿意挪动的老人和外来的租客。陈果的兴欣网吧和大院就隔了两条街,走过去只要十分钟。网吧斜对面就是市第五中学,沿街都是大排档和小吃摊。

叶修走去网吧的时候正是大排档生意最好的时候,马路边上摆着的桌椅都坐满了人,店里打工的兼职生忙得陀螺一样不停转,往外面的桌子上送成盘的烧烤成箱的啤酒。人们的谈笑,油锅炒菜的滋滋声,来往车辆的轰鸣交织在一起宛如一幅随意泼洒出来的老画,说不上美丽,但自有一番惬意。无论是客人还是店家,都想赶在严冬真正到来前的这段时间里,最后享受一下夜晚的安适。

不多时就走到了兴欣网吧。网吧总共两层,是有执照的正规经营。陈果一直对网吧非常用心,店内环境好设备新,对未成年查得也严,未满十八岁不许入内,因此在附近居民区的名声也好,来上网的基本是住在附近的打工一族或者刚入职不久自己买不起好配置的白领。网管的工作也比较简单,除了接待收银这些前台工作,再就是负责处理一些临时出现的技术问题,比如开机异常什么的。比较麻烦的是遇上在网吧内发生口角寻事的,网管身兼保安的职责要上去进行协调。不过好在陈果这网吧客户群成分比较单一干净,叶修这网管当得一直挺省心。这种省心的情况到了最近一周却发生了变化。

叶修走进网吧前门的时候陈果正坐在收银台后面,看到叶修进来似乎松了口气,然后对着叶修冲店里面使了个眼色,撇撇嘴。叶修顺着陈果的目光看过去,皱起眉。在靠窗的那几台电脑前,几个留着五颜六色的庞克头、一摇头耳朵上成串的耳钉恨不得叮当作响的青年正大呼小叫地沉浸在游戏的厮杀里。这种杀马特非主流一看就让人头疼的小混混以前从没出现过,这周开始却几乎每个晚上都出现在陈果的网吧。这让陈果非常紧张,生怕这几个人在网吧里闹出什么事情来。

叶修安慰地拍拍陈果的肩膀,脱下夹克换上工作服,让陈果早些回家休息。两人还没交接完,网吧大门又被人推开,一个穿着五中制服、面容娟丽留着齐耳短发的女生走进来。

陈果原本放松了的面容顿时又紧张起来。她的网吧一直在学校和周围家长评价里声誉良好,从未因为有学生逃课来上网的事情被投诉过。而现在虽然五中应该下晚自习了不是逃课,但是一个高中女生频繁出入,传出去了总是不好听。想把这个女生给拦住,这女生偏偏因为上学早,身份证上显示她今年确实已经十八岁了,没有理由给拦住。

窗户边正打游戏的几个庞克头看到了新进来的女生,其中像是领头的那个人立刻停下游戏站起来,对女生招手:“小柔!快过来!坐这里!”说着殷勤地拉开身边一把椅子。

陈果看着这个名为“唐柔”的女生,眼光更加恨铁不成钢了。好好的高中女生,不去学习,跑来上网,交了个乱七八糟的男朋友,还把这些祸患给引到了她的网吧里。叶修倒是什么表示都没有,登记完后就把身份证还给了人家,然后催陈果赶紧回家。陈果最后长吁短叹了几句,披上外套离开了。

叶修坐到桌子后面,打开PS又开始随手涂涂画画。而网吧里虽然有些吵闹,大家都各自沉迷在自己的电脑里,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挂在墙上的钟自得其乐地滴滴答答甩着钟摆往前挪动指针。但是这片和平并没有维持多久。在指针指向半夜十二点的时候,一声暴喝突然平地惊雷般炸响在网吧里。

“王八蛋!敢动我的女人!”

叶修猛地从前台后站起来,只见那伙庞克族已凶狠地围成一个圈,圈里庞克小头目正揪着一个年轻男人的衣领摇晃,而名叫唐柔的女生一脸泫然欲泣,躲在小头目身后。

被抓住的年轻男人脸色惨白,冷汗一颗颗沁出在额头上,连连摇头,争辩道:“我、我没有!我没有非礼她!”

小头目猛地一甩胳膊,把男人抵到桌子上,椅子都撞倒了。

“没有?那你是说小柔在说谎吗?”小头目发指眦裂,就差一拳头揍上去。而唐柔偏偏此时一声啜泣,让小头目的怒火烧得更旺。他举起戴满了金属戒指的拳头就往年轻男人的脸上砸去。眼看着就要得逞,一只手突然斜伸出来握住了他的拳头。

小头目一惊,想要收回手,却更加吃惊地发现没有收回来。

叶修看了所有人一眼,淡淡地说:“已经报警了,一切等警察来了再说。”而手上还牢牢捏着小头目的拳头。

小头目也许是被震住了,什么都没说,只是最后用力一把甩开了叶修的手,有些忌惮地看着叶修。

叶修扶了被找茬的年轻男人一把,对方轻轻说了声谢谢。然后一群人大眼瞪小眼,陷入沉寂,似乎打算在警察来之前就这样对峙着。

这时候原本躲在小头目身后的唐柔推了小头目一下:“杜明,你还没有给我报仇。”

小头目杜明原本还在打量叶修,这时连忙转过身去安慰道:“小柔,你放心,我一定为你讨回公道。等会警察来了一定让警察把这个人给抓进去。”

而唐柔却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又推了杜明一把,推得力气有点大,杜明都倒退了一步。“你给我打他呀。”唐柔固执道。

杜明皱皱眉,有点为难。刚刚火气上来的时候他确实气得想抓着这个非礼了唐柔的男人猛揍一顿,但是现在回过神来,他很清楚真得揍下去,反而给了对方在警察面前颠倒是非的机会。虽然听起来有些好笑,但杜明内心的法制观念其实非常强,而且他不笨,他知道他这样的人本来在警察面前就讨不到好处,此时更要规矩一点。

但是唐柔似乎被杜明的沉默激怒了。她突然用指甲抓向杜明的脸,尖叫道:“骗子!”她这一声太过凄厉,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猫一样。而她娟丽的面孔若隐若现在网吧昏暗的灯光里,一瞬间居然有些狰狞。

杜明被吓了一跳,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一下,挂了四条血印子。然后在所有人反应过来前,唐柔转身冲出了网吧,杜明一顿,立刻叫着“小柔”追了出去,其他几个庞克头互相看了眼,也追了上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反应过来。周围围观的不少人此刻都觉得有些扫兴,纷纷退出登录,准备结账回家睡觉。

叶修扶了一把还站在旁边有些傻眼的年轻男人。这男人叫安文逸,是个熟客,在一家投资公司上班,住在附近,平时挺老实一个人,这次应该是无辜的。叶修拍拍安文逸的肩膀,说:“以后来上网记得看黄历。”安文逸虚荣地笑笑,推了推要掉下鼻梁的眼睛,感叹了一下:“女孩子真可怕啊……”

 

这个晚上的冲突有些离奇,所以叶修和来上早班的人换班时,比平时要清醒很多。走出网吧的时候,天空还半眯着眼睛,只透下来半边阳光。带着凉意的冷风穿过绿化带的草地,卷起几片干枯的黄叶。叶修立起衣领往家里走,脑袋里还回想着唐柔那声凄厉的叫嚷以及有些扭曲的面孔。

而漫不经心地打开有些铁锈的家门时,叶修呆住了,脑海里原本思考着的东西呼一声被吹走得干干净净。因为在他面前,他的家,似乎被狂风洗劫了一下。

叶修屋里原本虽然邋遢,但那也停留在一个普通懒人的居住条件内,是个正常的单身汉会有的房间。但不过一个晚上的功夫,这个房间像是被人拿起来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用力摇晃了几下一般,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支离破碎。

原本推在一旁的旧报纸全变成了灰白的纸屑满屋子飞舞,门口是一件被拉扯成了布条的衬衣,放在橱柜上的盘子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叶修面无表情地将目光扫过满屋残垣,最后停留在餐桌上。他看见了造成这惨烈景象的罪魁祸首。

昨天傍晚掉到他家阳台上、原本奄奄一息的那只黄狸猫,此刻正高举着尾巴,扬着下巴,趾高气昂地站在餐桌上。看到叶修回家了,黄狸猫不仅没有受惊害怕,反而得意洋洋地冲叶修特别响亮地“喵喵”叫了两声,当着叶修的面一挥爪,把放在餐桌上的笔记本电脑给推了下去。

哗啦。电脑的屏幕摔裂了。

叶修看着地上的电脑,久久无语。

敢情初见时那楚楚可怜温顺易推倒是演技,全是演技。

而黄狸猫看到叶修一脸憋屈似乎更高兴了,一屁股坐到餐桌上,像个国王巡视自己的领地一样,眼神傲慢地看向叶修,尾巴在屁股后面翘得旗杆一般笔直,脑袋高昂着要上天了。

看叶修半天没有反应,黄狸猫又“喵喵喵”叫了好几声,好似吩咐仆人赶紧来参见主人一样,每一声都无比的屈尊纡贵,满满的嫌弃溢于言表。

于是叶修动了。也许叶修行动得太过杀气四溢凶意难平,原本还得意着的黄狸猫眼见着情况有点不太对,微微一愣,立刻垂下尾巴站起来,有些警惕地看向叶修。然后一扭头冲旁边的衣柜俯下身子,想要跳到柜子顶端躲一下。

叶修“呵呵”冷笑一下,一脚踏上茶几用力一跳,一把抓住正往柜子上冲的黄狸猫的后脖子,活活把黄狸猫从半空中拽了下来。

“喵呀——!”黄狸猫发出一声惨叫,被叶修拎着后脖子,四个白爪子在空中拼命扑腾,挥舞得和白色的风火轮一样,再没有半点得意的样子。而叶修毫不理会黄狸猫的挣扎,一把拿过一个没有被破坏的鞋盒子,把尖叫的黄狸猫塞进去,盖好盖子,再把整个鞋盒子给扔出了门去。

关上门后门外隐隐还能听到黄狸猫喵喵的叫声,听得叶修一阵头疼。鞋盒子盖子不算结实,看那只猫的破坏力,折腾一下能自己打开。最后希望了一下那只猫识相点别再出现在自己面前,叶修选择无视了满屋的惨状,倒回床上闭上眼睡觉。

 

这觉不太安稳,叶修知道自己在做梦。他站在一条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的步行街正中,街道有些眼熟,但是他想不起来是哪里。而两旁的行人都黯淡成灰暗的布景,似乎就叶修自己一个人色彩分明。

叶修不慌不忙站在原地环顾四周,突然间他从一片黑白中发现除自己以外的另一股色彩。那似乎是个女孩子的背影,穿着校服,站在人群中一动不动。叶修皱眉打量了一下,发现那女孩子有点像唐柔。

现在是白天,唐柔不应该在上课吗?难道除了晚上跑出来泡网吧,这个女生白天还逃课吗?

想了想,叶修还是决定走上前去问两句。他拍了拍唐柔的肩膀,问候的话语还没有出口就愕然断在舌尖。

唐柔回过头来,细瘦的脖子上方没有五官,是一张完完全全空白的脸。

 

叶修猛然睁开眼睛,喘了口气,瞪着自己出租屋的天花板,一身冷汗。就这样平躺了好一会儿,他才意识到有人正在敲自己的房门。叶修揉揉眼睛,起身打开房门一看,一个个子高高留着小辫子的大男生正一脸不赞同地看着他。叶修认出来这是住在三楼的包荣兴。还没等叶修说什么,包荣兴就劈头盖脸批评道:“老大,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爱心!怎么能随便抛弃宠物呢!”说着把一个东西塞进叶修怀里。叶修低头一看,正是自己睡前丢出门去的鞋盒子,黄狸猫卧在里面,一脸柔弱,看到叶修,软软“咪”了一声,琥珀色的双眼湿润起来。

叶修的左眼皮顿时跳了下。

包荣兴看到黄狸猫的悲惨样,顿时更加觉得自己是在替天行道乐善好施,用力一拍叶修肩膀,沉痛道:“你知道这只小猫有多惨吗?趴在你门口哀叫了一天,别人赶都赶不走,太可怜了。”说着摸摸黄狸猫的头。而黄狸猫特乖巧地一动不动。包荣兴最后威胁道:“你今后可要好好对它,要像对自己的老婆一样,好好过日子。”说完最后瞪叶修一眼,噔噔噔噔上楼回家了。

走廊里寂静下来。叶修顿了下,关上房门,低头看向鞋盒子里的黄狸猫,“呵呵”一笑:“宠物?”

还软弱地卧着的黄狸猫身体一僵。

叶修又冷笑一声:“可怜?”

黄狸猫背上的毛拱了起来。

叶修再不多说什么,拿起盒子走向阳台,一副要把盒子从阳台扔出去的架势。

黄狸猫顿时慌了,“喵”一声从盒子里跳出来,扒到叶修的胸前。叶修一皱眉,揪住黄狸猫的后脖子往外面拽,黄狸猫一声尖叫,爪尖应声从肉垫里弹出来,勾住叶修的衣服。“刺啦”一下叶修的睡衣前襟多出几个小洞。

叶修左拉右拽,黄狸猫“喵喵喵”叫着拼命拉扯叶修的衣服,顽抗到底。最后叶修手上一用力,“呲”,睡衣彻底报废,黄狸猫终于被拉了下来,爪尖还带着新鲜生成的布条。

叶修站在原地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睁开眼,把黄狸猫丢到地板上。重新落地的黄狸猫立刻把自己缩成一团,乖乖蹲坐,低着头研究自己的爪尖。

叶修拉过一把椅子坐下,盯着黄狸猫,淡淡地说:“你是不打算走了是吧?”

黄狸猫没什么反应。叶修也没指望它有反应,本来一只猫也听不懂人话。不过叶修发现黄狸猫偷偷看了还放在阳台上的塑料碗一眼。那是之前叶修给黄狸猫装白菜炖豆腐的碗,现在已经空了。

叶修沉默了一下。马上冬天快到了。以前冬天他见过那些流浪猫蹲坐在广场的地灯上面,就为了灯光照明产生的那一点点温暖。

叹了口气,叶修俯下身去,猛地一弹黄狸猫脑门。黄狸猫“喵嗷”一声大叫着向后翻滚去,在地板上弹了好几下。

叶修笑起来,但那笑容却让黄狸猫有些惊悚地趴在原地不敢动弹。

“要我养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得按我的规矩来。”

黄狸猫抖了抖耳朵,偷偷抬起眼睛看了看叶修。

叶修继续笑,这次笑容里多了点黄狸猫看不懂的意味。

叶修拍拍大腿,说:“儿子,听话,过来让爸爸摸肚皮。”

黄狸猫还愣愣地趴在地板上没有动。直到叶修一把抓起黄狸猫两条前腿,提起来把猫放到腿上,像揉面团一样揉脸揉肚子揉屁股的时候,黄狸猫才“喵”一声声嘶力竭地吼叫,猫毛全部炸开。

叶修从没和猫打过交道。但是他养过狗。在叶修看来,养猫和养狗,其实应该差不多。

 

——TBC——

 

后记:对不起没忍住开了一个新坑TAT,因为实在想写吃白菜炖豆腐吃得吧唧作响的猫黄少Orz!这个以后和《露为霜》同步更!

*可以收藏tag方便追更新 

评论(26)
热度(192)
© 东将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