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中心
以剑之名,愿你喧嚣罔闻
 

【叶黄】西山有木 02

【叶黄】西山有木 02


 


*本文涉及大量怪力乱神志怪之说,基本胡编乱造都不是真的


*叶黄单一西皮HE,其他西皮有也一笔带过




前篇请点: 01




02




把黄狸猫给面团一样揉搓一顿后,叶修终于住了手。黄狸猫一瞅有脱身的机会,就嗖一声从叶修腿上窜下去直接扑到沙发底下,好似一道明黄色的闪电划过眼前。过了一会儿,圆滚滚的毛脑袋才从沙发底下探出来,吊着两只猫眼,颇为忌惮地瞪着叶修。


叶修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离上班时间已经不远了。于是他站起来拍拍腿上的猫毛,手指一点躲在沙发下的黄狸猫,吩咐道:“乖一点,要是再搞破坏——”说着手向着阳台一挥,做了个“扔出去”的动作。


黄狸猫“喵”了一声,脑袋又缩了回去。叶修没有再去管黄狸猫,披上外套换了鞋就出了门。十多分钟后叶修走到了兴欣网吧,一边换工作服一边和陈果请假说要找个时间白天去修电脑。而与此同时在叶修家里,原本躲在沙发下面一动不动的黄狸猫慢慢爬了出来,站在房间中央脑袋环视一周,最后后腿一蹬,跳上了叶修的床。


房间里没有开灯,室外早已暮色四合,一切都笼罩在流水般的暗色里。黄狸猫趴到枕头上,眯起眼,拉长腰身,懒懒伸了个懒腰。


突然间被单乱堆成一团的床上升腾起无数个细小的光点,如同黑暗中凭空炸开了一朵烟花一样。飞舞的光点没有随时时间流逝而黯淡,反而萤火似的在空中不断飞舞,最后一个个慢慢向正眯着眼休息的黄狸猫靠拢,落在那姜黄色的皮毛上,雪花融化般消失不见。


光点不断升起又落下,黑暗里的黄狸猫粘了一身小光点,好似披了一身霓虹灯泡,闪闪烁烁发着光。而黄狸猫原本闭着的眼睛也睁开了,细长的瞳孔扩散开,胡须颤动。它不断用脑袋磨蹭同样散发出小光点的枕头,在被单上打着滚,喉咙间发出呼噜声。


养过猫的人就知道,黄狸猫现在这情形和吸猫薄荷吸嗨了一模一样。


吸嗨了的黄狸猫一时情难自禁,四爪一伸,锋利的爪尖弹出来瞬间抓破了被单。但晕乎乎乐陶陶如在云端的它早就把叶修的警告忘在了脑后,继续打着滚撒欢,抓来挠去四处乱蹭,不自知地破坏起叶修的床。就和前一个晚上它嗨过头没忍住,情不自禁开始破坏叶修家里其他东西一样。


 


第二天早上叶修下班回家,打开房门的时候屋内一片寂静。他漫不经心地扫视依然保持着惨不忍睹样貌的屋内,心想都已经乱成这个样子,黄狸猫就算真得又搞了破坏也坏不到哪里去。这个念头在脑袋里还没转完一圈,他就看到了自己的床。


他已经认不出来那是自己的床了。


叶修想他好天真。


把新买的小鸡炖蘑菇往鞋柜上一放,叶修站到屋子中央喊:“逆子!滚出来!”


屋子里还是静悄悄的,安静的一根猫毛落在地上都听得见。叶修眯起眼,走到沙发前,单膝跪下,往沙发底下一看。


黄狸猫正瑟缩在最里面,紧紧贴着墙角,揣着四肢缩成一个球,瞪着眼睛一脸惊恐看着他。


叶修“呵呵”了两下,毫不留情伸手往沙发底下一掏。


黄狸猫尖叫,躲闪,四下翻滚。叶修不为所动,伸手抓前腿,抓后腿,抓尾巴,迅如疾风。


最后叶修拿了扫把过来往沙发底下捅,黄狸猫不堪其扰,终于从沙发底下跑了出来。还没跑几步就被叶修揪住后脖子,拎了起来。


“喵喵喵喵喵——”黄狸猫见叶修拎着自己往阳台上走,开始怕起来。它怕叶修真的把它从阳台上丢出去。虽然这点高度对它来说不算什么,但是被丢掉总归是可怜的。


最后叶修并没有把黄狸猫丢出去。他找了条绳子,给黄狸猫身上打了个井字结让黄狸猫挣不开,然后把猫给拴在了阳台上。


发现自己没有被扔出去的黄狸猫一开始还有点开心,低头看了看拴在身上的绳子,一时又委屈起来,趴下去,隔着阳台的玻璃门,用水光潋滟的无辜眼睛盯着叶修目不转睛看。


叶修被黄狸猫盯着看了一会儿,拉开门在阳台门口蹲下来,在黄狸猫面前放了一小碗小鸡炖蘑菇。黄狸猫伸头一看,碗里全是蘑菇,没有鸡!


叶修笑起来:“想吃鸡吗?来,说对不起。”


黄狸猫有点不情愿,但还是“喵喵喵”了三声。它知道把叶修家里弄成那样是它不对。


叶修看黄狸猫真叫了三声,觉得有点意思,又说:“儿子乖,想吃鸡的话,再叫声爸爸。”


这下黄狸猫真不乐意了,气急败坏乱“喵”了几声,跳起来要自己去捞叶修端在手里的碗。叶修一伸手,又准又狠在黄狸猫脑门上一弹,把黄狸猫弹得整只猫向后翻滚。


这样来来往往好几次,黄狸猫终于服软了,摊在地上“喵喵”了两声。


“乖儿子。”叶修终于往黄狸猫碗里放了几块鸡肉。


当天休息的时候叶修找出来一个充气床垫,就在客厅的地板上睡觉。睡前他还是松了黄狸猫的绳子,把猫放进了屋里。现在天气越来越冷,把黄狸猫拴在外面到底是怕给冻着了。


黄狸猫一得自由,就沿着墙迈着小碎步,灰溜溜躲回了沙发底下。


叶修没有管猫呆在哪里,自顾自闭着眼睡觉。一觉醒来后,叶修发现黄狸猫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沙发底下跑了出来,在他肚子上睡得摊成一张肉饼,四爪朝天。


 


黄狸猫的顽劣虽然让叶修稍微吃惊了一下,倒是没让叶修因此生厌。既然决定要养这只猫了,那当然是负责到底。顽劣了一点,好好教育便是。有过降服破坏大王“雪橇三傻”经验的叶修,手段要多少有多少。


发现上班时把黄狸猫就那样丢在家里实在是不妥后,叶修向楼底小炒店要来一个不要的装待宰公鸡的铁笼子,洗干净后白天就把黄狸猫关进去。一开始黄狸猫还奋起反抗,被叶修拎着脖子往笼子里塞的时候总要试图在叶修手上挠几下。后来叶修只要一指笼门,黄狸猫就木着脸乖乖自己走进去。


至于被破坏了一通的室内,叶修请了一个保洁阿姨来打扫。阿姨第一次进门时吓了一跳,还以为家里被闯了空门。直到叶修说是养的猫干的时候,阿姨才松了口气,唠嗑道:“小心点总是没坏处的,最近这附近也不安全了。你听说了没?就两条街外的十五中,体育馆屋顶上不知道被谁砸了个洞。”


“哦?有这回事?”叶修还没听说这件事。阿姨忙点头:“是真的呀,那个洞现在还没有补上呢。”说完阿姨开始拖地,“有人说是天上掉陨石下来,还发光呢。怎么可能嘛。”


叶修听到“天上掉下来”几个字,条件反射地低头去看蹲在脚边的黄狸猫。在人前黄狸猫还是很乖的。保洁阿姨拖地,怕猫把地板踩脏了,拿来一张报纸垫在地上,黄狸猫就乖坐在报纸上,一直一动不动。叶修低头的时候黄狸猫恰好也抬起头看了叶修一眼,然后移开了目光。


叶修心想,天上掉下来,这只猫不也是天上掉下来的吗。


 


不知不觉,一个星期眨眼间呼啦啦飞奔而过。虽然家里已经找保洁打扫干净了,但是因为找不到人换班,叶修被黄狸猫弄坏了的电脑一直没有时间去修。浏览网页上QQ什么的手机倒是方便,但是画图没有了电脑,就只有回归最原始的铅笔和纸张。恰好最近没有什么灵感创作,叶修就趁机画素描回炉一下基本功。说起来从最开始学画开始,叶修就一直没有怎么画过猫科的动物,现在家里有个现成的参照对象,不用白不用。


于是叶修在家里没事干的时候就窝在沙发上,手里拿着纸笔,眼睛跟着黄狸猫在屋子里打转。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叶修觉得猫类果然都有点神经病。不仅神经病,还有点蠢。


喜欢嗖嗖嗖地不停从一个家具底下窜到另一个家具底下,沙发茶几下面的地板都被猫毛蹭得光亮。


喜欢玩自己的尾巴尖。


喜欢顺着窗帘、衣柜甚至是冰箱往上方爬。


喜欢照镜子还有用pad玩自拍,极端自恋。


而且叶修觉得非常不正常的一点在于,黄狸猫特别喜欢叫唤。


叫人起床的时候喵喵叫,肚子饿的时候喵喵叫,要喝水的时候喵喵叫。高兴的时候喵喵叫,不高兴的时候也喵喵叫。


一次叶修看着黄狸猫正在地板上打滚撒欢,突然黄狸猫一咕噜坐起来,看着窗外仰着头,就这么摇头晃脑唱起来。真的是唱,一个“喵”字被嚎出了九曲十八弯。


还好老房子都是砖头盖的隔音效果好,而且周围住的大多是耳朵不太好的老人家。一只猫这么喜欢叫真的没问题吗。说好的喵星人都是沉默寡言的高冷帝,全是骗人的。


 


终于一个星期的晚班熬完,叶修打算在周日休假的时候去把电脑给修好。早上难得有机会睡懒觉,还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就听到耳边传来“砰砰砰”巨响。


叶修第一个反应是他家黄狸猫终于成精了,都会用锤子敲东西了。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有人在敲门。被误以为成精了的黄狸猫正摊在枕头边上也在睡懒觉,被吵醒了显然不高兴,闭着眼一蹬腿蹭进了叶修被子里,把自己埋了起来。叶修捏了被子里大爷黄狸猫的屁股一把,起床踩着拖鞋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位染了栗色长发的漂亮女性,正是苏沐橙。


叶修挠挠头,打个哈欠:“你怎么来了?”然后就开着门往屋里走,让苏沐橙自己进来。


苏沐橙撇嘴:“你就这么欢迎我?都不热情点,亏我给你从纽约带礼物回来。”说完弯腰打算自己去鞋柜里找拖鞋。


“诶诶,别动。让我来给你表演一个。”叶修招呼住苏沐橙,俯身狠狠往床上的被子上揪了一把。就听到“喵”一声惨叫,黄狸猫被揪的从被子里跳了出来。


“啊!猫!你什么时候养猫了!”苏沐橙眼睛一亮,十分惊喜。只是这阵惊喜未过,她就目瞪口呆地看着黄狸猫跳下床哒哒哒跑进储物间里,然后哒哒哒跑出来,嘴里叼了一双布拖鞋。


黄狸猫把拖鞋放到苏沐橙脚下,苏沐橙整个人都懵了。


叶修呵呵一笑,把臭着脸的黄狸猫捞起来报到怀里,说:“怎么样,训练的不错吧?”


谁知道苏沐橙回过神来,却是立刻双眼一瞪,叉着腰骂起来:“什么怎么样!有你这么养猫的吗?”这感觉像是回到六岁,捉弄双胞胎弟弟叶秋后被妈妈揪着耳朵骂“有你这么当哥哥的吗”一样,叶修整个人都懵住了。


 


颜值高的人笑起来让人神魂颠倒,发起怒来也是让人惊心动魄。苏沐橙那细细的柳叶眉一竖起来,叶修不自觉心脏一缩,感觉脑袋上悬了两把刀。


横眉冷对的苏沐橙在叶修房间里转了几圈,不住发问:“猫窝呢!猫砂呢!猫爬架呢!猫抓板呢!你到底是怎么养猫的?怎么什么都没有?猫粮在哪里,你买的哪个牌子的猫粮?”


被连珠炮轰炸得灰头土脸的叶修摸摸鼻子,看了看桌上还剩了一点的杏鲍菇炒肉。


苏沐橙捂住自己的心脏:“我感觉我要窒息了,居然有你这样虐待猫咪的人。我需要冷静一下。”说着从叶修怀里抱过来黄狸猫,把脸埋进猫肚子里。


被袭胸了的黄狸猫吓得叫声都变了,“咪咪”了几下,然后看着天花板,一副“我想狗带”的样子。


最后叶修实在受不了苏沐橙那看着虐猫凶手一样的眼神,借口修电脑提着坏了屏的笔记本就出了门,顺路强行把苏沐橙也给送了出来,再三对苏沐橙保证一定改善家里黄狸猫生存状况后苏沐橙才上了出租。


坐地铁去修理店的路上叶修都在用手机浏览养猫指南,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养黄狸猫的方式有问题。叶修记得很清楚,以前和父母去乡下农家乐的时候,农家的猫狗都是养在地里,睡泥巴盖茅草,吃的都是剩饭剩菜,活得好好的。养宠物哪里有那么金贵,都是人作死矫情才把宠物给养娇气了。


然而搜索一番后,叶修三观被刷新了。他看到有一个博主说她家的英国短毛,只吃空运进口的挪威三文鱼,其他东西吃啥吐啥根本不能活。他还看到一个博主说他家的加菲,只用华伦天奴沐浴液,不然就狂掉毛不开心。


搜索完后叶修摸摸胸口,有点良心发现。黄狸猫虽然神经病且蠢且又爱叫唤了一点,但是人家是中华田园猫结实好养接地气,从来没说过要吃挪威进口的三文鱼,每天吃白菜豆腐就吃得很开心。自己也许是应该对黄狸猫好一点。


顺利把电脑送到修理店后叶修打算直接回家,顺路打包一个红烧鱼回去给黄狸猫,安慰一下自己受到了谴责的良心。站在马路边等红绿灯的时候,叶修看了一会对面商场外的广告,好像是一个男装的冬季新装,男模特面无表情迈着大长腿走台,长风衣在身后飘摆出一阵波浪。不远处有一群女生聚在一起嘀嘀咕咕“好帅”什么的。叶修心想原来现在小女生都喜欢这样的面瘫冰山型,有些无聊地把目光移回到马路上。这一看,他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五中制服,短发,像极了唐柔。


时间似乎凝滞了,突然的急刹车让万物身后拖出来一个灰色的朦胧重影。一时间那个诡异的梦境回到叶修的脑海。梦里他和唐柔于这条街上相遇,他上前拍了拍唐柔的肩膀,唐柔回过头来,脸上却没有五官。


而现实里唐柔这一个星期都没有来网吧上网。


脑海里某个角落隐隐响起了警告的号角,说不上为什么,叶修立刻就追了上去,一把拉过唐柔。唐柔回过脸来,却是双目赤红,宛若流血!


叶修一愣,眨眨眼,面前的唐柔眼睛是正常的深棕色,正面色苍白地看着他,问道:“你是谁?”


叶修皱眉:“你不认识我?”


唐柔看起来只是更害怕了。


叶修眉皱的更深,拉住唐柔不放,到五中官网上看了看,打了校办的电话。


 


和唐柔老师一起赶过来的还有她的家人和警察,原来过去一星期唐柔没有去学校也没有回家,她家人早就报警,大家都以为唐柔失踪了。而现在唐柔被找了回来,看上去却像是忘记了一切,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在警局录口供的时候叶修碰到一个经常在财经频道露面的商业大亨唐书森。五中是有不少大家子弟,但是豪门到唐柔这种程度还不显山不露水也是让人惊讶。商场上叱咤风云的铁腕男子见到女儿的那一刻眼眶就红了,让叶修看到也有些感慨。尽可能提供了自己知道的一切后叶修才回家。


不知道最近是不是有点流年不利,总是遇到些奇怪的事情。回家的路上叶修还觉得某处有些不妥,心里像有一块不合适的拼图被硬塞了进去,有些别扭,一时半会又说不出来。回家路上他没忘打包一条红烧鱼,给黄狸猫带了回去。


进门的时候叶修在门口喊了声:“儿子!拿拖鞋来!”过了会儿就看见黄狸猫慢吞吞地叼着拖鞋,从里间走出来。叶修刚想罕见地表扬一下黄狸猫孺子可教,却见黄狸猫突然丢掉了拖鞋,弓起背龇起牙,瞳孔收缩成一条缝,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勃然大怒的模样。然后在叶修能反应过来前,黄狸猫一把跳到了叶修背上,对着叶修的后脖子就下嘴去咬。一股黑烟如同一条小黑蛇般嗖一声从叶修的后衣领里窜了出来,被黄狸猫咬了个正着。


叶修一伸胳膊反手就把黄狸猫从自己背上揪了下来,他没看到黄狸猫吸溜一下把自己身上窜出来的那股黑烟给吞进了肚子里。他甩了甩手里的黄狸猫,呵呵道:“干什么!反了你!”原本耍威风的黄狸猫开始装死,安静如鸡。叶修又修理了黄狸猫几下才放过它。


和黄狸猫大战三百回合基本上三百回合都是叶修赢,不然黄狸猫那么顽劣也不会被训练成乖乖给人叼拖鞋。乖了那么久的黄狸猫突然一下发难,这才让叶修稍微松懈了一下。


把红烧鱼用碗装好后叶修去找黄狸猫,发现黄狸猫有些懒散地趴在了茶几下面的地毯上。他走过去把鱼放到黄狸猫面前,原本每次看到吃的都会高兴得手舞足蹈扑上前去的黄狸猫这次却没有动。叶修不以为意,以为黄狸猫是刚刚被修理过心情不好,转身就去忙自己的事情。而到了晚上睡觉前,叶修发现黄狸猫还是趴在原地没有动,碗里的红烧鱼也一点没碰时,才觉得有点不对劲。


叶修蹲下去把黄狸猫抱进怀里,黄狸猫身子有点烫,原本咪着的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了叶修一眼,眼皮又像有千斤重般落了下去。


有什么东西重重落在了叶修心上。


白天里浏览的信息回到叶修脑海里。


猫是需要人疼爱的,脆弱的。要好好照看,很容易受伤生病的。


沉默了一会儿,都穿上了睡衣的叶修又换衣服,披了外套,抱着黄狸猫出门去。


 


最近的宠物医院走过去要一个多小时,必须坐车。叶修拦了一辆出租,想上车时司机一看叶修还带了只猫,就不接这单生意。


叶修说:“师傅帮个忙,猫生病了,急着看医生。”


出租司机不耐烦道:“猫看什么病!找个地方丢了不就行了!”说完一踩油门就走了。


接连拦了几辆车,都是类似的情况。怀里传来点动静。叶修低头一看,发现黄狸猫偷偷用爪子勾住了自己的衣领。他沉默了一下,摸摸黄狸猫的脑袋,说:“不会丢了你的。”然后把黄狸猫揣进外套里,抱着黄狸猫往兴欣网吧走。走到网吧门口的时候,正碰上陈果出来打算骑自己的小电驴回家。


陈果一看恹恹的黄狸猫,心疼道:“这就是你家猫吗?怎么成这样了?”问清情况后大方的把自己的小电驴借给叶修。叶修用手机导航,骑着小电驴往宠物医院赶去。


夜已深,冬日的凉薄已经渗透进黑暗。街上没有什么行人和车辆,只有昏暗的路灯和冷冷的风。导航显示到了目的地,叶修骑着小电驴转了几圈,却找不到宠物医院的招牌,只得停在一个岔路口的路灯下,低头研究地图。


叶修专心研究地图的时候,黄狸猫把脑袋从叶修外套口里探出来,看了看叶修的脸。路灯的光线像金色的雪片般缓缓落下,给叶修的侧脸勾了一条明亮的边。在寒夜里骑着小电驴被风吹了半个多小时,叶修的脸早就被冻得通红,划动屏幕的指尖都冻得有些发白。而黄狸猫一直被包在外套里,贴着叶修的肚子,浑身暖烘烘的。它缩回脑袋,把头靠在叶修胸口,听着下面传来的坚定有力的心跳。


叶修的手机突然卡壳了一下,头顶的路灯也一阵诡异的闪烁。等一切恢复正常的时候,叶修发现地图上出现一条明确的路线指向另一家宠物医院。


这条路刚刚在这里吗?这家宠物医院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顾不得多想,叶修直接顺着新出现的路走,按照导航走了五分钟,果然看到一个大大的招牌。


微草堂。


三个用行草书写的大字刻在乌木做的招牌上。怎么看怎么像是古装电视剧里会出现的那种药庄。给人看病的那种药庄。


叶修走进门去,一张木桌子后面,一个穿白大褂的男医生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来。叶修看了眼医生胸口的名牌,王杰希,打招呼道:“王医生,请你看看我的猫。”


王医生恢复冷静,接过黄狸猫放到桌子上面的软垫上,很专业的拿出听诊器,对叶修说:“我看看,你先去后面挂个号吧。”叶修便往后面去找地方挂号。


等叶修一走,王医生立刻丢掉手里的听诊器,右手迅速捏了个决,然后双手结印往黄狸猫身上一划,一个闪烁着篆文的金色光圈笼罩在黄狸猫身上。几声水沸腾一样的咕噜声后,几缕细小的黑烟从黄狸猫身上飘出来,被王医生伸指一弹,消失得干干净净。过了一会儿光圈便消失了。


王医生松了口气,然后抬头,皱眉看向黄狸猫道:“你不要命了吗?内丹都没有了还敢吞煞气?”


黄狸猫趴在桌子上不说话。


王医生看了眼叶修离开的方向,又数落道:“那个男人是怎么回事?他只是个凡人吧?”


黄狸猫还是趴在桌子上不说话。


王医生还想说什么,叶修这个时候回来了。


叶修看了看趴在桌上的黄狸猫,问:“王医生,我家的猫怎么样了?”


王医生淡淡地说:“没什么,吃多了而已,揉几下肚子就好了。”


叶修想了想,又问道:“王医生,我家猫特别喜欢叫唤是怎么回事?”


王医生瞥了眼黄狸猫,眼睛里寒光一闪,说:“发情了吧,阉掉就好。”


一直装死的黄狸猫听到这终于有了点动静,呼一下从桌子上站起来,一声惨叫,夹紧后腿屁股蛋,钻进叶修怀里拒绝再出来。


 


-TBC-


 


后记:在想给这篇文写文案的话写什么好,想来想去,只能想到:天上掉下个黄妹妹=L=【泥垢了。


 


 


 


 


 


 



评论(26)
热度(186)
© 东将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