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中心
以剑之名,愿你喧嚣罔闻
 

【叶黄】西山有木 03

【叶黄】西山有木 03


*本文涉及大量怪力乱神志怪之说,基本胡编乱造都不是真的

*叶黄单一西皮HE,其他西皮有也一笔带过


前篇请点: 01 02


虽然王医生和叶修科普了不少把猫阉掉也是为猫好的知识,可是一看到尾巴毛都炸粗了一圈,战战兢兢夹着屁股蛋缩在自己怀里的黄狸猫,叶修还是有点不忍心。

他对王医生婉拒道:“今天就算了吧,不阉。”

怀里的黄狸猫惊喜地抬起头。

叶修继续道:“等长大一点再阉。”

黄狸猫:“……”

于是这次来宠物医院,黄狸猫倒是没有开什么药,叶修反而在王医生那里买了两盒创口贴。因为受到了惊吓的黄狸猫一不留神在叶修手背上又留下了三条红杠杠。

走出微草堂大门的时候,黄狸猫还有气无力地摊在叶修怀里,一脸“宝宝不高兴”。叶修撸了撸黄狸猫仍然炸开的粗尾巴,说:“差不多得了啊,这不是没让你当公公吗。”

差点当了黄公公的黄狸猫气呼呼地吹了吹胡子,从叶修外套的下摆钻进去,在叶修肚子处团成一团,还给了叶修肚子一下。叶修隔着衣服摸了摸肚子上热乎乎的一团,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下,笑了笑,骑着小电驴回家去了。

而他没有注意到,在他身后,微草堂的乌木招牌在寒风吹拂下一个摇晃,仿佛漆黑湖面上被敲碎的倒影般荡漾开一圈圈涟漪。涟漪渐消,融进了无边的夜色里。

 

黄狸猫回家后精神抖擞,又是给点颜色便能够站在柜子顶上嚎叫我是世界之王的模样。该抓沙发抓沙发,该挠窗帘挠窗帘,一点都不耽误,完全看不出来曾经进过医院。一天晚上叶修做梦,梦到滚滚黑云如大军压境,顷刻间化为阵阵巨石从天而降,砸得他东躲西藏鼻青脸肿。一睁开眼睛,发现是黄狸猫在他肚子上翻跟斗,一弹一跳和兔子似的。翻跟斗的间隙还啃他的鼻子,啃得叶修觉得自己高挺的鼻梁都塌下去一块。

叶修又把黄狸猫关在小铁笼里反省一个小时。黄狸猫蹲在铁笼里,可怜兮兮把眼睛瞪得和灯泡一样,泫然欲泣,纯洁无瑕,分外无辜。

叶修看着笼子里的猫笑了:“好吧,这次就原谅你。”

黄狸猫一抖,有点不敢相信叶修会这么好心。然后就看叶修又是一笑。

“原谅你?想什么呢。笼子里呆着吧。”

黄狸猫:“……”

不再理会咬牙切齿开始啃铁栅栏的黄狸猫,叶修打开电脑上网。

虽然一直以来都坚信不能娇养宠物,也不打算对黄狸猫就此心软,可一想到黄狸猫气息奄奄趴着不动弹的模样,叶修内心深处就像被人用指尖狠掐了一把,整个人如坐针毡,总是不太自在。他先是看新闻,看到全国人民生活喜乐安康,没什么大事情发生。又转去看娱乐版,发现现在小鲜肉小花旦没几个认识的,更是索然无味。报道的黑字就和蝌蚪群似的满屏幕乱游,叶修总是集中不了精神。在反应过来之前,叶修就已经打开了淘宝,找到一家苏沐橙推荐的专卖宠物猫用品的店逛了起来。

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就被针对宠物猫的各种商品弄个眼花缭乱。猫爪板,猫饭碗,饮水器,猫砂,猫毯子,猫咪坐垫,一个都不能少。但是逛了一圈,除了购买了一大袋的猫砂,叶修挑来拣去,购物车里还是空荡荡的。

看看这猫毯子,都不是全棉的,猫用的能舒服吗?看看这猫爪板,丑,真丑。再来说这猫粮,黑乎乎一把,谁知道里面掺得什么东西,能放心给猫吃吗?

叶修一边浏览一边啧啧点叉,竟是觉得满店的东西没一个能让他家黄狸猫用得舒心的。那挑剔劲儿比给自己挑衣服用心多了,也全然忘了自己订下的“绝不娇养”原则。

这样挑挑拣拣,结账的时候叶修买了一大袋猫砂,一个砂盆,一个饮水器,一袋猫粮,都是牌子口碑特别好,有点小贵的那种。这些东西是养猫必须,等不得。付款完客服主动敲叶修,说:“本店七周年庆!凡是购买指定商品送猫咪名牌,可以刻字。请问亲的猫咪叫什么名字?”

叶修在电脑前愣了愣。

黄狸猫到他家后他叫得最多的就是“儿子”,“孽子”,“小混蛋”种种,正经名字还真没有。叶修回头看了看,黄狸猫被关在笼子里也不安分,正从栅栏缝里伸长了一只爪子出来,不遗余力地用爪尖勾着叶修的地毯毛边搞破坏。叶修叹气,回头在旺旺里回复客服道:

“姓黄,名烦烦。黄烦烦。”

 

猫咪名牌和其他东西从C市寄过来,还要等个小两天。叶修一边每天继续和黄狸猫大战三百回合,撸猫脸揉猫屁股,一边琢磨着猫毯子猫饭猫爪板这些东西,还是得早点弄回家来,毕竟是对猫有好处的东西。不放心不满意店里卖的,就只有自己花点心思好好弄弄。

这天在兴欣网吧里休息摸鱼的时候,叶修正在看网友分享的手工猫屋视频,冷不丁有人敲了敲他面前的桌子。叶修抬起头,就看到一个瘦高的高中男生有些不安地站在那儿,黑发有点凌乱地散在额前,校服衬衫口子松了两个扣子,有点皱。

叶修盯着看了一会儿,问道:“杜明?”

面前正是之前在网吧里闹过事的杜明。但那一头惹眼的五颜六色庞克头变成了规规矩矩的黑发学生头,耳朵上脖子上手上戴的那些亮闪闪叮当响的饰品也全不见了。

叶修把杜明带到员工休息的小隔间里,还给杜明拿了瓶可乐。

杜明眼神飘忽了一会儿,收紧握着可乐的手,稳下目光开口道:“叶先生,请你帮帮我。我想见一下小柔。”语气诚恳,丝毫没有以往飞扬跋扈的样子。

叶修说:“你想见唐柔应该去找唐柔的家人,找我做什么?”

杜明耷拉下肩膀,有些难过:“之前小柔在医院的时候,我连医院的大门都进不去。现在小柔被接回家,见她就更难了。”

叶修了然。就杜明之前那花花绿绿的打扮,一看就是问题少年,普通人家都避之不及,更何况唐柔家里条件还这么好。

叶修仔细打量杜明,问道:“唐柔现在还没有好转吗?她连你都忘记了?不然就算家人拦着不能见面,也总该有办法联系你。”

杜明的眼睛瞬间红了。他抽抽鼻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小柔一直没有回学校,也不回我短信和电话。”说着他不由自主地前倾身子,盯着叶修恳求道,“叶先生,我之前打听过,小柔失踪的时候是你找到的她。你想去探望的话肯定能行!请你带上我。我能看上小柔一眼就好。我,我就是担心她!”

叶修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继续不动声色上下打量着杜明。杜明一开始还颠来倒去地结巴着求情,后来看叶修一直没有回答,便慢慢闭上嘴不再说话。他面色发白,但腰杆挺得笔直,眼神也更加坚定起来。

最后叶修叹息一声:“我帮你问问。”

 

晚上回家的时候叶修一手捞起黄狸猫搁在大腿上撸猫毛,另一手打开电脑开始绘图。黄狸猫已经深知自己翻不出叶修的手掌心,呼噜噜抗议了几下做做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淫的样子,便安静下来昂着头看叶修画画。只见叶修寥寥几笔,少男少女立于桃花树下的形象便被勾勒了出来。

今天杜明告诉叶修,他和唐柔相识于十月。十月时市中心公园一株老桃花树于深秋中开花,举城皆惊。学者们鼓捣半天也没有研究出为什么。市民但凡有空的,都去瞻仰过老树开花的模样。

杜明就是和狐朋狗友一起去凑热闹的时候碰到和同学一起来赏花的唐柔。十七八岁的女孩子站在漫天燃火似的桃花树下,桃花雨落于深秋,落满迟来的芳菲春意,不似人间。

杜明顿时在这十七岁的桃花雨里沦陷了。

早已告别青春期多年的叶叔叔有些感叹地撸着趴在腿上的黄狸猫,淡淡的惆怅盈满胸腔。年轻真好,自己年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他都有些记不得了。他挠挠猫头,问:“儿子,你还记得自己的十七岁吗?”

对此黄狸猫不屑一顾地打个响鼻:宝宝永远三岁!

叶修当然不指望黄狸猫能有什么回应,只是继续撸着猫画着图,兀自怅惋。

第二天叶修试着给唐家打电话。他答应帮杜明问问的时候没有把话说满,毕竟他其实也不抱太大希望,只是试试。没想到这一试还真试成功了,唐书森的秘书邀请叶修周末去唐家别墅拜访,叶修说想带上一个唐柔的同学唐家也没意见。

于是周日的时候叶修和杜明一起在十五中门口,坐上唐家来接他们的车。

唐家别墅在稍微远离市区的一个高档小区里,闹中取静,环境很好,交通也便利。杜明今天看起来很是把自己收拾了一下,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居然还穿了一套正经西装。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穿西装本应该有些滑稽的,大概是杜明脸上表情太过严肃,看上去竟也不怎么奇怪。

到别墅后叶修被请到二楼的大阳台上喝茶。杜明说想见唐柔,被人领往花园里去找在那里晒太阳的唐柔。叶修站在阳台上往下面看,唐柔正坐在花园里的石凳上,杜明走过去,小心翼翼地坐到石凳的另一端。

“今天太阳很好,小柔难得精神不错,我就让她出来透透气。”叶修扭头一看,是唐书森过来了,正站在自己身边,也看着院子里。

比起上次在警局的匆匆一瞥,不过几天功夫,唐书森整个人都像老了好几岁。叶修记忆力的唐书森还停留在电视上那指点风云的模样。但面前的中年人双眼凹陷布满血丝,鬓角都有些花白。叶修想要开口安慰几句,却又觉得说什么都不太合适。

不在其中,不知苦楚,自然也不敢妄言。

好在唐书森也不是想要外人随便安慰几句的人。他引叶修坐下,说道:“一直都想当面感谢叶先生找到了柔柔,只是柔柔的情况现在还没有好转……”

叶修问道:“唐柔现在还没有恢复记忆吗?”

唐书森摇头:“她还是谁也不认得,也想不起来自己是谁。医生检查说身体没有问题,我想着带她回家可能更好。”说着他叹了口气,“但是回家来她就成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见老师,不见同学,也不和任何人说话……叶先生,能请你再和我说一遍你找到柔柔的情景吗?”

叶修尽心尽力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又讲了一遍。唐书森一边细细听,一边看着院子里的杜明试图和唐柔搭话。等叶修说完,唐书森沉默半晌,哑声道:“她失踪的那天早上,出门上学时我还骂了她几句,让她下课了立刻回家……”再往后面,唐书森说不下去了。

 

他们一直在唐家呆了两个多小时,谢绝对方留他们吃午饭的邀请后,司机送他们回家。见过唐柔后的杜明并没有高兴多少,反而心事重重。

下车时刚好是饭点,叶修提出请杜明吃顿饭,杜明拒绝了,转身就走。叶修一把拉住杜明道:“喂,你没事吧?”杜明脸色苍白得和刷了一层石灰一样,叶修担心他这样浑浑噩噩地走开出意外。

杜明左右看了眼发现周围没有人,嘴唇颤抖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打开手掌给叶修看。

一朵桃花静静躺在杜明掌心。花瓣艳红,鲜嫩的一掐就能流下红色的汁液,生机勃勃好似还生长在枝头般。

“这是小柔给我的。”杜明收回手中桃花,小声道,“我觉得小柔不太对劲。”

回家进门的时候叶修还在想唐柔的事情,心不在焉地脱了鞋往地下一踩,顿时被一声凄厉的猫叫吓得后脖子流下一串冷汗。他低头一看,黄狸猫跛着后腿,浑身毛炸开成了一个刺球,趴伏在地上冲他嘶嘶地吼,分外委屈。

原来是叶修一不小心把主动来叼拖鞋的黄狸猫给踩了一脚。

叶修连忙一把抄起黄狸猫抱在怀里,扶着黄狸猫的后腿抖了抖,确认没有什么大碍后松了一口气,把黄狸猫给摇了摇,哄道:“儿子不哭!爸爸错了!”

黄狸猫气得翻个白眼,一个肉球攻击在叶修脸上呼了一巴掌,尾巴一甩从叶修怀里跳下来蹿回茶几下面蜷着,还拨拉着电视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开什么电视,你又看不懂。”叶修坐到沙发上,伸脚在黄狸猫背上踩了踩,见黄狸猫不理自己,有些无趣,便也看起电视。只是看着看着,他的眼皮开始变重,眼前的电视画面也有些模糊。

叶修顿时内心一沉,在自己手臂上一掐,瞬间清醒了过来。

有些不对劲。光天白日大中午的,他又没做什么,怎么就想睡觉,还好现在精神了。但是抬头看了下周围,叶修说不出话,觉得还不如真的睡着了人事不知好。

他还好好坐在自家沙发上,但是面前的电视上一片嘶嘶闪着雪花,看上去故障了。而原本在茶几下方的黄狸猫没了踪影。周围静悄悄的,如同被笼在一个真空的罩子里。

叶修扭头看了看窗外。窗外一株桃树正在盛开。赤红的花瓣漫天飘摇,像极了一场艳丽奢华永不凋零的烟火。

情不自禁地,叶修走到窗边向下望,只见桃花树下站着一个女人。女人低垂着头,面孔模糊看不清楚。叶修一开始以为是唐柔,但是越看越觉得不像。在他极力想看清这个女人的长相时,女人猛地抬起头——

叶修蓦地睁开眼睛,顿觉两边脸颊上火辣辣地疼。眼珠子往中间一对,看清了是黄狸猫骑在自己胸口,正扬起两只前爪,一边嚎叫一边左右开弓扇自己耳光。

“喵!喵!喵!”啪!啪!啪!

叫声和扇耳光的动作都极有节奏。

“竖子!造反了吧!”叶修呵一声冷笑,提住黄狸猫后脖子把它拎了起来。黄狸猫见叶修醒了过来,似乎是松了口气,原本细成一根针的瞳孔恢复正常,蓬起的毛也服帖下来。叶修左右看看,电视机好好的,在播放《歌王争霸》。窗外的老槐树秃着一截枝丫,哪里有开出桃花的迹象。

叶修拎着黄狸猫,沉默半晌,反手把黄狸猫抱回怀里撸了撸,压压惊。

“儿子,爸爸可能中邪了。”

 

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不提什么科学发展观建设和谐社会,光是建国后不许成精这条,就足以让怪力乱神成为不可能。如果不是最近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太过邪门,叶修也不会说出“中邪了”这种话。而且说完他自己就当玩笑,想要忘干净。

可人脑毕竟不是电脑,说删掉就能删掉。周一早上出门上班的时候,叶修仍然有些心不在焉。黄狸猫跟着叶修一路走到门口,仰着圆脑袋冲叶修喵喵叫了几声,叶修这才回神,想起来今天起来都没有理会黄狸猫。于是又蹲下去,把黄狸猫从头到尾巴顺着摸了一遍,黄狸猫侧卧在地上舒服地直打呼噜。等叶修摸完,黄儿子尾巴懒洋洋地在地上拍打了一下,示意叶爸爸可以跪安了。

叶修笑起来,捧住黄狸猫的脸用力搓了搓,才戴上去的“黄烦烦”名牌挂在黄狸猫脖子上左右摇晃。黄狸猫整个身体都热乎乎的,那热度停留在叶修指尖,让人莫名心安。

“儿子好好看家!”说完叶修出门去,浑身轻松了一些。等大门一关上,黄狸猫就窜到窗台边,把脸贴到玻璃上往下看,一直目送叶修走出小区,才跳下窗台,然后拱开阳台的滑动门,嗖一下跑了出去。

黄狸猫在墙头屋顶奔跑跳跃,速度越来越快,直到最后宛若一道明黄色的闪电划过。有路人走在街上抬头看,只觉得眼前一阵黄色的闪光,低头揉揉眼睛再抬头,发现什么都没有,估计是自己看错了。

黄狸猫这样奔跑了十多分钟,跑到一个路灯下。它在路灯底下徘徊了几圈,路灯后面原本的砖墙水纹一般摇晃起来,最后消失不见,现出一条路。原来这是个分叉路口。黄狸猫丝毫没有犹豫,跑到这条凭空出现的路上。再跑了不过一两分钟,一家乌木招牌的店出现在路边,上书“微草堂”。

黄狸猫喵喵嚎叫着冲进去。坐在桌子后面穿着白大褂的年轻人有些惊讶地抬起头,问道:“黄少?”此人正是上次叶修带黄狸猫来看病时接待他们的王医生。

黄狸猫跳上桌子,一屁股重重坐下,昂头对王医生龇牙,张开嘴,开始破口大骂:“好你个大眼!阉个蛋蛋!”

王医生王杰希:“……”


——TBC——


后记:谢谢还在等候的诸位T_T!感激不尽!

 

 


评论(59)
热度(178)
© 东将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