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天中心
以剑之名,愿你喧嚣罔闻
 

【叶黄】喵生一日

【叶黄】喵生一日

 

*算是《西山有木》的番外,但是也可单独来看。如有兴趣正文请戳:(1)(2)(3

*前情简要来说就是普通人叶修收养了猫妖黄少天。因为三尾狐的恶作剧,叶修有一天变成了一只黑猫。

*放飞自我之作,有开黑猫x黄狸猫的兽兽车,注意闪避天雷。

 

叶修是从梦里被闷醒的。梦中景象原本意境悠远,禅意绵长。他乘一叶扁舟缓缓行于青山白水间。秋色深远,山山黄叶,日渡波涛,千里快哉。叶修正站在船头怡然自得,却突然瞧见日头边上窜出来一只黄色大狸猫。黄狸猫嘴巴嗷呜一张,咬了挂在天上的太阳一口,烈烈红日居然和一个晃荡的生鸡蛋黄一般被咬破了。赤色的光焰滚滚熔岩般从四极八荒向着叶修汹涌而来,眨眼就掀翻了小舟。叶修被淹在滚烫的流光里沉沉浮浮,难以呼吸,心里也越愈发气愤。

因为他认出来了。那个没事嘴抽咬太阳的黄狸猫不是他家黄烦烦又是谁!平时咬沙发咬地毯咬窗帘咬枕头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上天了!去咬太阳!必须家法伺候!于是朝着蹲在山头喵喵叫的黄狸猫用力蹬腿一跃呼吸一滞——睁开眼发现自己其实正在热乎乎的被子里踢着腿。被子蒙住了头,浑身湿漉漉都是汗,难怪梦里被岩浆包裹呼吸困难。

梦里黄狸猫咬太阳那幕叶修还记得清清楚楚,暗想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黄少天这几天牙痛咬坏了几双筷子的光荣事迹大概给他留下了不小震撼。一边思忖着还是要带黄少天去王杰希诊所看看牙,叶修一边挪动身体想掀开蒙住了头的被子。这一动就觉得不对劲。手不对劲,脚不对劲,浑身都不太对劲,感觉身体都不像自己的了。他连忙钻出被子,就着窗帘缝里漏进来的昏暗的晨光低头一打量。

叶修看见了一对黑乎乎的毛爪子。他试着动了动右手,就见右边的毛爪子动了动,弹出了尖利的指甲。

叶修:“……”

沉默半晌,叶修伸出一只毛爪,去推一旁正把脸埋在枕头里呼呼大睡的黄少天的脸。弄醒黄少天费了叶修老大劲儿,推脸推额头拉耳朵都没反应,最后一毛爪堵住了黄少天的鼻子,黄少天才打了个喷嚏醒过来。

“靠这才几点……”被强行叫醒的黄少天很不高兴,嘟嘟囔囔地睁开迷蒙的眼睛。然后叶修在那双琥珀色的浅色眼瞳里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圆圆的脑袋,上面立着一对三角耳。明黄色的眼睛,黑色的皮毛。

黄少天眼睛顿时瞪大了,和叶修面面相觑。

叶修想了想,矜持地打招呼道:“喵。”

大概是因为家里饲养猫妖并常年和各种怪力乱神之物打交道,叶修,普通人类男青年,一大早起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黑猫也十分淡然。

 

黄少天刚发现叶修变成了一只黑猫时实在慌乱了几分钟,差点自己也急出原形跟着一起喵喵喵。仔细检查后发现叶修除了变不回人身,并没有其他大碍,也没什么生命危险。放下心来的黄少天立刻做了一件事。

他给叶修拍了照,然后就拿着手机坐到沙发上,眼神火热,神情投入,双手紧握手机把键盘按得噼啪不停,整个人身体紧绷似拉满的弓。叶修蹲在一旁看这比营销号拿钱灌水还敬业、比真爱粉用生命卖安利还狂热的架势,有些好奇黄少天在干什么。于是他用爪子偷偷扒拉过来平板,打开,只见打开的平板上弹出来一系列消息提醒:黄少天在狂发微博和好友圈,还用的都是他以为自己藏得好好的、叶修不知道的小号。

叶修:“……”他是不是应该告诉黄少天,他给黄少天每一个马甲都设置了特别关注消息提醒,黄少天在这些平台上干了什么他都看得见。

叶修面无表情地打开悄悄关注列表里黄少天的小号流沐,一眼瞧见流沐首页挂在置顶的照片。角度诡异,毫无美图,里面的黑猫呆着一双死鱼眼,一脸木楞。

照片配字: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老叶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十个“哈”,一股子扬眉吐气趾高气昂,那兴高采烈的劲儿直冲云霄。

再往下拉拉,看到了黄少天更多心里独白。自从几次尝试突破微博140字限制无果后黄少天就养成了在评论里分条论述的习惯。换一口气发一条评论,再也不会一口气啪啪啪打满字结果话没说完就被憋住了。

黄少天在评论里手舞足蹈放声高歌。

流沐:哈哈哈报应啊报应啊!翻身猫把歌来唱,一屁股把鱼唇的蓝星人压地上!

流沐:让你叫我叼拖鞋!让你撸我屁股毛!

流沐:从今天起,小鸡炖蘑菇只给吃蘑菇,天天只有白菜炖豆腐!

每一条评论配一个图:我们走皮皮修!图里一只黄狸猫骑在一个黑头发叼根烟的皮皮虾背上,一看就是改图自这几天大火的“我们走皮皮虾”。

叶修有点无语。黄少天说的这些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他刚捡到误以为是流浪猫的黄少天,什么都不懂,给黄少天喂过一两次白菜炖豆腐,也训练过黄少天给自己叼拖鞋。虽然这样养猫不对,但是讲道理,黄少天不是普通猫,吃一两次白菜炖豆腐没关系,更别提后面自己挖空心思给他做饭当祖宗供了起来。小鸡炖蘑菇,整只鸡都给黄少天吃掉了。还有是谁每次被撸到屁股毛的时候就舒服的打呼噜和打雷一样。

叶修瘫着猫脸,冷漠地给流沐这条微博点了赞,用的自己君莫笑的大号。几秒后他听到坐在沙发上的黄少天倒抽一口冷气的声音。他发现黄少天偷偷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开始迅速删微博。

恰好这时候苏沐橙发过来一条微信:“快看!你家黄少在外面有别的猫了!他发了后秒删,不过我截图了,证据给你!”发过来的就是流沐刚刚被叶修点赞的那条微博。

叶修:“呵呵。”

 

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一个大活人平白无故变成猫了也不是个办法。黄少天给喻文州打了个电话,喻文州让黄少天带叶修去微草堂,他和王杰希一起给看看。黄少天放下电话,扭头去看叶修。

变成黑猫的叶修正一点“猫姿”都没有地坐在沙发上,和他平时人身的坐姿倒差不多。大刀阔斧叉着腿,懒散地弓着腰,眯着眼看着这边,就差指尖夹一根烟。一只毛乎乎的黑猫这样大叔般坐着本来看着有点好笑的,但黄少天想到刚刚叶修那个冷不丁的赞,就有点笑不出来。他挪到叶修身边坐下:“哎老叶你听到了,队长让我们到大眼那里去,你还坐着不动。”

叶修只是用明黄色的猫眼瞥了黄少天一眼。

不是说要让我顿顿吃白菜炖豆腐,小鸡炖蘑菇只给我吃蘑菇,还要让我叼拖鞋,骑我身上作威作福吗?不要怂,站起来继续怼啊。

黄少天脸上有点发烫,道:“靠,你都看到了?那明摆着瞎说的!我都没说你视奸我微博!”

叶黑猫继续瘫着脸,不动如山。

黄少天有点恼羞成怒,可一想到自己背后说人坏话理亏,刚膨胀起来的怒气瞬间又有点怂。他把下巴搁沙发上,用手指戳了戳叶修的猫爪,小声道:“真的都是瞎说的。我小鸡炖蘑菇就不爱吃鸡,就喜欢白菜炖豆腐。叼拖鞋多好啊,锻炼身体,延年益寿。”

叶黑猫脸色更冷了,看着就是“编,你继续编,我信了算我输”。

抓耳挠腮说尽万千好话,眨巴着圆溜溜的眼睛卖萌这次也没用,黄少天最后服气了,整个人软得和没骨头一样倚着沙发,挤了半天,终于瓮声瓮气挤出来两个字:“爸爸。”轻飘飘的,风一吹就散在空气里。

不过叶修好歹听见了。他终于抖抖毛站了起来,俯视着黄少天贴在沙发上讨好的瞧着自己的脸,高深莫测地抬起一爪,把肉垫按在黄少天脑门上。

 

黄少天终于成功把叶修带到了微草堂。他一路上把叶修揣在外套里搂在胸口,刚把叶修从怀里掏出来放在桌子上,就被王杰希给打发去后堂找高英杰抓药。

“抓药?你这都没看诊怎么就先抓药?”黄少天不是很相信王杰希,但是喻文州也在旁边看着。心想喻文州总不至于坑自己,黄少天虽然嘀咕,还是乖乖去了后堂。

叶修蹲坐在黑木桌子上看了鲤鱼精和猫头鹰精一眼,意思是你们这些妖怪,快点得干活。结果喻文州和王杰希相视一笑,一人掏出一个平板电脑放到黑猫面前。喻文州的平板上面是黄少天朋友圈的评论截图,估计黄少天本人都还没来得及看。

张佳乐在下面留言:“艾玛太奶奶的变幻符这么有力!烦烦快爱我!特意给你家老叶留了一张。只有二十四小时,抓紧时间!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张佳乐这只三尾狐仙,他太奶奶是从夏朝就开始活跃的特有名的九条尾巴的那位,老人家后来移民日本,现在去了欧洲。

叶修心想回去就把张佳乐从联系人里拉黑。

至于王杰希那个平板上的截图,是黄少天微博小号上的评论截图,原微博被黄少天秒删了,叶修当时没细看所以也没看到。

有小粉丝在评论里问黄少天图片里的黑猫是皇上,娘娘还是公公。黄少天回答的义正言辞:“我们家羞羞还是黄花大闺女呢!”

叶修:“……”他有冲动举报了这个小号。

黄少天在后堂跟着高英杰在药柜间转了几圈,回到前面时只觉得本能地汗毛倒竖。他低头一看,叶修还是黑猫的样子,老老实实地蹲在桌子上,顿时有点急:“队长,大眼,你们还能不能行?老叶怎么还是这样子?”

被质疑能不能行的两位还是好脾气,摆摆手示意不用急,带回去等一晚上就好。丝毫不知情自己又被两个小报告检举了的黄少天将信将疑地去抱叶黑猫,结果被叶修一爪子勾住袖子。低头一看,就见叶黑猫左右看了看,趁没旁人注意呼地张开后腿,往自己胯下一指,指向不可描述之器官,意为“看看!看清楚点!谁是黄花大闺女!”,动作那叫一个流氓猥琐。

被如此不要脸之行径震惊了的黄少天:“……???”

 

两人各怀心思回了家。进门黄少天把叶黑猫放沙发上,眼见着叶黑猫又恢复了葛优瘫的姿势躺坐在沙发上,十分颓废。他一直没看到张佳乐的评论,不知道叶修真的只要过了二十四小时就变回来,也不太信王杰希和喻文州了,因此担心着叶修的心一直悬在胸口,和被掐着吊起来一样。现在看到叶修的颓废样,更是如同火烧屁股,坐立难安。

叶修倒是在颓废些其他东西。他在反省自己。黄少天在小号上那些吐槽不是些大事,却让他又一次想起,他只是个普通人,而黄少天是只猫。他现在机缘巧合当了一天猫,这才意识到黄少天眼里的世界和他眼里的世界有多不一样。

光影的角度都有些奇怪,耳朵里有溪水流淌一样一直充满各种潺潺的声音,尖尖的爪子时刻有挠点什么的冲动。还有面对遮天蔽日般庞大的人类时,从内心底生出的本能抗拒。

以前他骂黄狸猫总是破坏东西还不悔改,现在才体会到一些本能冲动要控制起来谈何容易。而他不顾抗议把黄狸猫翻来覆去撸的时候,黄狸猫大概是真得很不舒服吧。这样让黄狸猫觉得不舒服的事情,他无意中又做出了多少。

越想越颓废,叶黑猫在沙发瘫着,面上没什么显露,可周身氛围明显愈发低落,好似有一圈圈乌云环绕下来。

冷不丁的,叶黑猫毛乎乎的脸被舔了一下。舔他的舌头上有小小的倒刺,一下又一下,从他的耳朵舔到颈后,仿佛一阵阵细小的电流窜过。原来是黄少天变回了黄狸猫,正搂着叶黑猫的脖子给黑猫梳毛。黄少天看到叶修瞅自己,喵喵叫了几声,继续卖力地舔毛,舔得上气不接下气。

大概是现在都是猫,叶修听懂了黄少天那几声喵里的保护欲和担心。于是他肩上陡然一轻,之前的颓废和自责都烟消云散,心里一时百味杂陈。不管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做的如何,黄少天都是他的猫。叶黑猫情不自禁地回搂住黄狸猫的脖子,学着去舔黄狸猫的脸。两只猫抱在一起,歪歪腻腻地互相舔起来。

舔着舔着,叶黑猫下腹突然升起一股陌生的热流。他对猫的身体十分陌生,在脑袋反应过来前,身体先一步凭着本能一个翻腾,把黄狸猫给压到自己身下,然后趴到了黄狸猫的背上。

正舔毛舔得高兴的黄狸猫突然被压住了,一脸懵逼:“???”

然后黄狸猫感觉到身后有个硬硬的东西戳着自己:“!!!”

卧槽啊禽兽!终于回神的黄狸猫炸毛了,后腿一蹬把黑猫从自己背上踹了下去,一跳蹦出去三尺远,回过身来对黑猫嘶嘶怒吼,背上尾巴上的毛全竖了起来像个刺球。

老叶你在想什么?我们两个现在都是猫啊喵喵喵???

就见被踹下去的叶黑猫仰面朝天敞着四肢瞪着天花板,生无可恋。

黄狸猫一时又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踹重了,毕竟它不是一般的猫。转念一想,叶黑猫说不定这辈子也变不回去了,不管是人是猫,他肯定还是要和叶修在一起,那两只猫早晚也得……

叶黑猫本来都对自然性战胜了社会性的猫生感到深深的绝望,扭头一看,窜远的黄狸猫又扭扭捏捏地蹭了回来,在他面前趴下,对自己撅起屁股,竖起尾巴。

叶黑猫激烈思想斗争了一会儿,趴回了黄狸猫背上。

去他的社会性,自然万岁。

 

当夜春风忽渡,冬日最后一点料峭在枝头消融殆尽。清晨叶修醒来时朝窗外一望,被蓬勃如轻羽飘飘扬扬的旭日刺激得眯了眼睛。他伸出手,瞧见自己恢复了的修长五指,松了口气。再转头一瞧,黄狸猫在一边的枕头上盘成一团,脑袋埋在肚子下,睡姿无比委屈。

叶修把黄狸猫抱到怀里,黄狸猫只是翻了个身,继续睡。

这时候床头柜上黄少天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叶修捞过来一看,张佳乐给黄少天发来一个“青蛙乱舞”的兴奋表情:“怎么样烦烦?昨天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吗?”

叶修呵呵一笑,一只手笼着还呼呼大睡的黄狸猫,低头在黄狸猫脑袋上吧唧亲了一下,另一只手自拍。有些事情他平时不做,不代表不会。

给自拍P上去一个爱心,广发朋友圈微博,还专门给张佳乐私信发了一张。

配字:情人节到了,给你们单身狗发口粮。

 

后记:

情人节实在想写点萌萌甜甜的东西,撸正文撸不出来只有撸个小甜饼,放飞自我写了很多个人的恶趣味,如果有雷到筒子们真的非常抱歉_(:з)∠)_。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PS.《露为霜》和《西山有木》正文一直有写,但是修修改改一直没施工完,还有一些其他小甜饼脑洞,比如明星叶x脑残粉金主黄等等,也都没写完QAQ。看着这些未完成的文档我就像年迈的老皇帝看着一群爱妃,有心无力翻不了牌子好难过_(:з)∠)_。但是我会努力填坑的!谢谢还在等待的各位!不胜荣幸!

 

 

 


评论(40)
热度(119)
© 东将阡陌 | Powered by LOFTER